返回

金宝贝官网 目录共1339章

首页

金宝贝官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2995章 醒来后

金宝贝官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候,却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拨打的电话之中,同样传来了一道惊怒恐惧的怒骂声:“张天,你个小杂种惹大祸了!我草拟大爷,你竟然敢得罪林先生!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否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子!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有你这种小王八犊子!”张天:“……”看着手里挂断的电话,张天同样目瞪口呆,怀疑认错了爹。尤其,当他看到,徐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心头。“子……子恒哥!我们好像闯大祸了!”两大恶少这一刻,头皮瞬间炸裂。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让自己二人的老子,尽数惊恐到如此的程度,那林凡……究竟是什么恐怖人物!“快!发动一切人脉!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找到我们,我们死定了!”徐子恒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发出一道惊恐欲绝的声音。一瞬间!两大恶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凡的疯狂行动。怕是林凡都想不到!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轰动了。夜色渐渐降临。而作为江市最大的会所——盛世,则是一如既往的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一辆奔驰车,停在了盛世会所的门口,而从上走下一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白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秀眉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凝重。毕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是江市两大恶少。那么日后的麻烦,想起来都让白伊心颤。“白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仿若银铃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艳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了过来。这名女子,便是白伊的同学兼闺蜜——温倩。不过,在她看到白伊身边的林凡之后,温倩秀眉瞬间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和鄙夷之色:“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寒酸,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温倩的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伊有些尴尬。只是,尚不等白伊回话,温倩的目光一转,盯着林凡,居高临下的说道:“喂!你个土老帽,你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看到你,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赶紧滚!哪里来滚哪里去!真是恶心!”温倩话语尖酸刻薄到了极致。瞬间,林凡的眉头微微一皱:“关你屁事!”什么!听到这话,温倩和白伊尽数愣住了。在她们的印象之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笑脸相迎,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如此不客气的反击。“你……你!!!”温倩当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着林凡竟然说不出话来。深吸一口气,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气极反笑:“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就来吧!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哼!人均一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说完,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拉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而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其后。盛世会所!是一家餐饮娱乐一体的豪华会所。一楼便是酒吧,刚刚进入便可以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昏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佛奔放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刚刚进来,林凡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最高处的一个卡座,给吸引了。那个卡座,位于酒吧的最高处,从上往下看,俯视一切。仿佛这个卡座,便是这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高在上,只能仰视。不仅如此!整个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她仿佛整个会所内的女王!那一双玉手,摇晃着红酒杯,淡淡品尝的尊贵和气质,让人怦然心动。似乎观察到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温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夷和玩味:“你个土鳖,没见过吧?告诉你,那是盛世会所的玫瑰王座!也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卡座!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坐!”血玫瑰!这三个字,对于林凡来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个江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杀人不沾血,沾血必杀人!血玫瑰,乃是江市手眼通天的人物,通吃黑白两道,威名赫赫,无人敢惹。当听到这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微一白,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着二楼走去。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凡则是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为何!他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林凡淡淡的摇了摇头,当下并未在意,便跟着二人向着二楼走去。与此同时!在玫瑰王座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着红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神色惊喜、迷茫、感激和亢奋。“原来你是我的老板!”血玫瑰看着手里照片上的男子,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母、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仇而至,全部杀死。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一个少年。那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有人想象,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足三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那少年的手里。直到最后!那位国际大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中。他救了她的命!血玫瑰永远忘不掉,那个少年稚嫩而又坚毅的面庞,那是她的恩人。直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会所的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直到今天!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到她的手中,她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的幕后BOSS!“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面孔,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血玫瑰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这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林凡!而就在这时!当血玫瑰的余光,扫过刚刚走上二楼的一道身影之后,她的娇躯狠狠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是……”这一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上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片,和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对。直到她确定是一个人后。轰!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哗!当血玫瑰从玫瑰王座上走下,整个一楼酒吧,都是猛然一静。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流露出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一般。嘈杂的议论声,在酒吧内,响彻起来。这还不止!哗啦啦!一名又一名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跃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玫瑰的身前。。有一个短发圆脸的瘦弱小姑娘,脸上红扑扑的,背一个小包包,手里拿着一杯刚刚从士多店买来的那种袋装的牛奶,嘴里还叼着一根吸管,从人群中挤到车中部,来到我的边上。我闻到一股清香,就仔细打量了她一眼。不高,大概只到我下巴的位置,这么算可能也就一米六不到的个子。其它位置,属于前平后板,要啥没啥,完全不符合我的审美。火速收回了目光,再次看着车窗外。这时,车子再次开动,眼睛余光,能看到那小姑娘把吸管插进了牛奶的包装袋子里,准备补充一下能量。突然,公车一个急刹,小姑娘估计是常坐这种公车,反应迅速,一只手环过扶柱,紧紧地将自己固定住。我就没反应过来,而且刚刚双手也没有扶着任何东西,身体直接往前倾。然后,我的视线已经看到了她正拿着牛奶准备往嘴边送的动作。心里刚刚喊糟的时候,胸部已经直接扑了过去。然后,那支牛奶,被我和她亲密无间的接触下,牛奶被挤出来一大半,溅了她一脸,也溅了我一身。那只吸管正被她咬在嘴里,吸管的另一头,尖尖的那个方向,正透过牛奶袋子扎得我胸口生疼。我本能反应迅速后仰,哐的一声撞在了车中部广告挡板上。小姑娘本来一脸的懊悔:“我的奶!你,你把我的奶全挤出来了!”这个时候,我肯定是觉得有些冤枉想分辨一下,我并没有有意挤到你的奶时,边上坐车的其它乘客,听到这句话时,已经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甚至有很多双眼神,纷纷往她那个部位看,有个老太太却在瞪我,嘴里喃喃地不知道说些什么,花城土语我还听不懂,估计也是骂我是一个公车之狼啥的。小姑娘这个时候和我同一时间反醒过来。我脸皮厚,觉得还好。那小姑娘就整个人像被电到了一样,脸上瞬间飞红。恶狠狠的小眼神,盯了我好几下,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估计百分百是死干净了。瞪了我几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用处时,她才从小包包里摸出纸巾将脸上的牛奶抹干净。她掏纸巾的时候,我眼尖,看到她包包里装了好多的东西,钥匙,钱包,纸巾,mp,还有一两样女人专用的东西,我一直很好奇,女人的包包那么小,怎么能装得了那么多样东西?多啦A?我心里有些发笑,但脸上平淡地道歉到:“对不住啊,刚刚挤掉了你的…牛奶!”我可不能犯和她一样的错。奶和牛奶,还是分得清的。一个是器官,一个是食品。她的脸上仍然飞红,又羞又恼,要不是现在人多,我感觉她可能会直接攻击我的下三路的脚尖路。这小俏脸,咋这么容易发红呢?我很是好奇。中间她趁车子开得平稳的时候,把破了两个洞的牛奶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她本来想换个地方站,但刚刚又上来几个乘客后,公车越来越挤,她要不是手里握紧扶柱,估计早被人挤到我的怀里来了。这个时候,小圆脸姑娘低头准备在包里准备拿mp的时候,抬起头的刹那,突然紧紧地盯在我的那个大背包上。盯了差不多有五秒钟。然后指着包包说道:“欸,你的包包,好像被人割开了?!”我惊讶地看她一眼,总感觉她好像是报复我刚刚的无意行为。但看她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有假。勉强将背包翻转过来,果然,有一道整齐的口子,从背包中下部裂开。我脸色突变,那个地方,可是我放那笔五百巨款的地方啊!伸手进去,摸到了信封,但没感觉到里面东西的感觉,心里暗叫不好,将信封奋力掏了出来,一条刚刚划破信封的刀口露在我面前,里面的五百大洋,不翼而飞了!我靠!这什么时候的事?在车上还是在下车或是在公车上的这段时间?现在也就是没有镜子,如果有的话,我估计能看到一张扭曲之极的脸。我的思索急速转动,仔细回忆从车上下来的每个细节。出站前,我是检查过包包的,没有任何异常。那么,就只有下车后的这段时间里了。包包离开我的身边,只有那一个时间段。就是我打电话的那几分钟,记得是有几好拨人撞上我,但我根本没有在意。几乎能肯定,是那个时间段,中间有人对我下的手。这帮人,眼睛这么毒?咋知道我会把放钱的小信封塞在包包的那个位置?“司机,停车,我要下车!”我吼到,这可是我的一大半的身家,我得回去找他们,至少得报个警啥的!人声鼎沸的车内,司机完全听不见我的话,就算听见了,也不可能在半路上给我停车的。边上的几个人似乎见怪不怪,随意看我一眼,完全没有其它反应,只是不约而同地摸摸自己的裤兜!小圆脸对我这个反应奇怪地看我。“你是第一次来花城吗?你不知道,火车站这一带,最多的小偷小摸,连丨警丨察叔叔都管不过来!”我突然感觉到,我自以为从老刘开始的这个坑,高处掉下来已经到地面了,原来没有,才刚刚到中间位置!我的肝,隐隐有些疼!在整车人淡漠和事不关已的气氛中,我把握到一个事实,就算我转身回去,也不可能找得到那些下手割我包包偷我钱钱的人,就算找到了,我也不太可能把他们怎么样,说不定身上最后三百多大洋都有可能被抢走,顺便被暴揍一顿。强忍!强忍着回去找到他们,揍他们一顿的冲动。小圆脸看我一脸的黑线,手里差点要把信封捏碎了的样子:“被偷了很多钱?”“我的全部家当!”妹子震惊了一下,看着那个小信封,再看看两个又旧又破的背包,她突然觉得刚刚被我挤掉了奶,真的不算事儿了。她沉默,我则心疼得无法呼吸!我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现在只有内衣兜里的三百大洋了,还有几十块的散钱。如果要租房子,加上吃,找工作,我能顶得住多久?要不要先回家或是找亲戚借点生活费?这肯定不行,丢不起这人!要不要找老刘算账?这个到是可以,但去他那里,还在三百多公里,万一他又出门了,这路费,我还得自己掏!还要另外找住的,现在可经不起这种折腾了。还是想办法先找地方落脚,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找一份可以日结的工作。这是我迅速给自己整理出的路。不要为挤掉在地而不能喝的牛奶懊恼!这是哪个名人说的?管他娘的哪个名人,我只是相信,今天的倒霉值,铁定已经到谷底了而已!“妹子,我想和你打听个地方!”我觉得,有必要马上从她那里,侧面打听一下我要去的地方。“哦,你说,你是刚来花城吧?”小姑娘刚刚早打量过我了,还有我脚边的大编织袋。“对啊,刚刚下火车。我同学原来在这里的,本来想找他的,但刚刚打电话给他时,他这个坑货,居然说被公司外派到其它地方去了。要我自己找住的,说有个地方叫显村?”。  “不过,咱可先说清楚了,我是求财的,可不要命!“放心,两只眼睛一个肾,最多三局,出不了人命!”萧逸一屁股坐在赌桌前,指了指桌上的骰子,“玩点简单的,咱就……摇个骰子吧!”“萧逸。”小七最后喊了一声。萧逸瞟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女人,一言不发!赌局,开始了。哐啷……骰盅落桌!“大还是小”“小”萧逸随口说出了一个字,随意的,就像赌的不是自己。小七看着都替萧逸急。“就这水平还敢跟老子玩狠得?”当骰子被揭开那一刻,小七差点瘫坐在地上,五点大,萧逸第一局输了。“一只眼了!”大光头咧咧嘴。“继续,这次换我摇!”萧逸一脸平静的接过骰盅,粗糙的手法略减笨拙。哐啷……一下、两下、萧逸怔了下,眉眼间一下明朗了。一连摇了十几下,大光头瞅那架势,笑的都裂开了嘴!咋地,你抡开了膀子摇,还能摇出个花儿来不成?砰……骰盅落桌,萧逸嘴角也翘起了一丝弧度。“小”没等萧逸问话,大光头嘴里就蹦出来一个“小”字。听完大光头的话,萧逸笑了,刚才他摇骰子的时候就发现里面被注了水银,这次大光头的急切回答,更加确切了。萧逸没再理会其他直接抱起了丫丫。“几个意思?来横的?”萧逸也不废话把骰子拿过来就朝着桌上一拍。“还让我说的明白点吗”看着桌上碎掉的骰子,还有水银。大光头望着萧逸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死了。从里面出来,小七脑子里面还是一片混乱,就这么没事了?“以后别赌了行不行,不为了我也为了丫丫。等把赌债还完,我们一家好好的过日子”“我答应你”面对小七希冀的目光,萧逸内心的柔软被碰触了一下,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对陌生的母女,不等小七开口,萧逸就先说话了。“我想一个人走走”“那......那你早点回来,我和丫丫等你”萧逸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想以后的生活,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七母女。突然他觉得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对了爸妈昨天打电话让他回家拿钱还赌债,萧逸怀着忐忑和复杂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晓晓,这个学期结束爸给你找个工作,就别去学校了”“凭什么啊?”“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爸也不想...”“又是我哥,为了他就不让我上学。凭什么啊为了他看看咱们家现在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你和你哥不一样,他现在,一事无成,要再这样下去,他那个家都要散了啊。”“不听,我不听。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上。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呜呜,从小到大,你们有什么都是先我哥,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是让着他,我难道就是捡来的,呜呜呜”萧逸走到家门口,听到这些,心被狠狠的揪了一把,还有种暖暖的感觉。前世不论多有钱多成功却没有这种感觉。“爸妈我回来了”平复了下内心,萧逸推开门笑着进来。“快进来, 我去给你们做饭”萧逸他妈红着眼说道。“怎么了”“没.....没什么”“什么没什么,就是因为他让我上不成学,还说没事。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偏心,我难道不是亲生的呀,我恨你”萧晓狠狠的瞪了一眼萧逸哭着跑了出去,屋里面就剩下父亲萧建明、萧逸和母亲黄淑兰,气氛有点压抑。看着父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萧逸有点难受。“爸妈,你们担心我的着落,还有晓晓的学费吧”“家里事你少操心,我和你妈活一天家里的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你少赌点就是对家里最大的贡献,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七和丫丫着想呀。”“你爸说的对,咱们家这种条件你也知道,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你就听妈句劝,别赌了行吗。”“恩,以后不会了。但是晓晓的学还是要上的,妈我饿了,你去做点好吃的,我去看看晓晓跑哪了”“还在生气?”“要你管,你跟来干嘛,我恨你,不想看到你”“当然要管,谁让你是我妹妹”萧逸看着坐在路边的萧晓笑着说道,只是萧晓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他,直接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眼角还挂着泪花。“都哭成小花猫了,都不可爱了”“哼”萧逸边给萧晓擦眼泪边说着,这次萧晓没有再躲闪,兄妹俩感情挺深的。不知道是因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关系,还是晓晓看起来和上一世自己妹妹特别像,萧逸对这个妹妹格外亲切。“爸妈说让你上学了”“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可.....可咱们家里没钱”“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哥,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没有,是我以前不懂事,只知道赌,不求上进”萧逸看着妹妹这样,心里说不出的心酸,穷人孩子早当家一点都不假。萧晓不是不理解家里,只是对于她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而已,缀学的事情,一下子太接受不了了。“哥,我刚才也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想好了,等过几天我就跟着小英去饭店刷碗。到时候等我赚到钱了,把钱都给你我一分都不留,听说饭店管吃管住,我也用不到。这样你就能给嫂子和小侄女买好多东西了”“哥,还有就是你别赌了,这些年爸妈还有嫂子丫丫他们过得太苦了,他们太不容易了。”“哥的事你不用操心,上学的事没商量,你必须上”“哥,算了吧,咱们家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爸妈说的对,你是男的,你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都老大不小了,也不能这么晃荡下去,咱们家的钱还是留给吧。至于我就算了,再闹下去,也只能让他们为难,这样挺好,挺好”萧晓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看着懂事的妹妹,萧逸眼圈也红了。萧逸最终没有要爸妈的钱,虽然他现在还欠着不少债务,但是看着已经生出白发的爸妈还有懂事的小妹,他怎么忍心拿走家里唯一的积蓄。“臭娘们,你男人欠我们三千块钱,赶紧还”“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 老子宽限你们,谁宽限老子啊,少废话把你男人叫出来”“就几天”小七面对上门要账的只得苦苦哀求,丫丫害怕的抱着妈妈纤细的腿懂事的不哭也不闹,只是眼睛里面露出害怕的样子。“没钱是吧,弟兄们搬东西,把值钱的搬走”“你们.....你们不能这样,,等有了钱一准还”看着要把电视机搬走,小七伸开双手拦着不让他们搬,电视是这个贫穷的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也是丫丫童年唯一的乐趣。“让开”“不行,你们不能把电视搬走”“兄弟们把这娘们儿拉开,今天老子还搬定了”丫丫的哭声、小七和这些人撕扯的声音乱成了一团。。很多干部虽然看出张富贵和刘小娟关系的不正常,但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话,否则,得罪刘小娟的公公,以后就永远了别想发展了。有的人心里虽然有着吃不到葡萄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眼睛是亮的,知道该说什么,就说这个问题是个人的私事,谁去注意,所以不知道。当然,刘小娟是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和张富贵在一起接触比别人多是肯定的,也许是有人借此来做文章。姜照光在和调查组谈话的时候,借上厕所的机会,给党政办主任赵大海打了电话,命令赵大海告诉被调查组找谈话的乡干部,如果瞎说,影响乡镇的形象,到时候会严肃查处,绝不手软。没有干部敢违背丨党丨委书记的意图。调查组找了很多乡镇干部谈话没有结果,就知道这样调查肯定是无果的,于是就找和张富贵一起到乡镇做驻村挂职的几个人来谈谈,整天在一起吃饭,住在一层楼上,了解的肯定比别人要多。刘大明是几个人级别最高的,第一个被找来调查谈话的人。刘大明的回答,让调查组很吃惊。刘大明说,关于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事,去年就听人说过,说在张富贵的宿舍两个人多次乱搞,被同来的很多挂职目睹,影响很不好,市里派人来调查,为对个人负责,我认为应该对当事人进行教育,有利于发展。调查组就问,你看到过吗?刘大明就说,我虽然没有目睹,有人看到过,并且不是一个人。如挂职的吴龙、秦书凯等人都亲眼看见过,如果他们不说,别人也不可能知道。有了刘大明的这些话,调查组又分别找金大洲和吴龙等人进行调查。金大洲听了调查组的问话,就知道肯定是刘大明所为,老家伙常玩的手段,看来是想把张富贵搞臭。于是,金大洲说:“肯定没有这回事,至于说几个挂职亲眼目睹,一句话,我是没有看到,也没有听人说。”到了吴龙,就是他举报的。吴龙于是就把那天晚上看到刘小娟进入张富贵宿舍,感到不正常,就去看看,听到不正常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到张富贵宿舍刘小娟和张富贵**的事,把当时场面进行了很详细的描绘,听的几个调查组的人下面都有了感觉。吴龙还说,那天晚上,张富贵和刘小娟**的事,不仅自己看到,秦书凯也看到了。如果调查组不信,可以去问秦书凯。秦书凯就成为张富贵和刘小娟**的关键人物。秦书凯那天正好和胡丽丽到了联系的村去开会,接到乡政府通知让他回来有急事,没有细问,赶紧往回赶,路上接了两个电话,不得不让他想了很多,所以很迟才回到乡政府,对于调查组的询问,显然是有备而来,他说的话,让调查组很意外。秦书凯说,自己和张富贵住的是隔壁的房间,他那儿发生什么事应最清楚,从没有发现张富贵有不正常的行为。至于说和刘小娟的事,一无所知,也从没有听人说过。调查组就提醒说,有人发现你在某天亲眼看到,是否有这回事?秦书凯就知道吴龙出卖了自己,想了想说,我没有看见,别人怎么能说我看见,难道我的眼睛长到别人的脑袋上面。所以说,这件事,没有看见,也不知道有这件事,至于说有人反映。我认为,是有人利用这种事来打击报复,谁都知道,做官的就怕出这种事,也怕别人举报这件事,因为谁都说不清楚。那天,秦书凯完全否定了吴龙的话。调查组就很难定性,因为只有一个人说看见,一个人说听说这件事,其余没有任何证据。调查组回到市区后,向领导做了详细汇报,最后认为举报证据不足,一个人证明不能说明这件事为真,此事就到此为止。组织部和市纪委的领导要的也就是这个结果,否则,得罪了张富贵的岳父,市委常委,那是得不偿失的。几天后,张富贵从市里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的办公室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说谢谢姜书记帮助自己洗刷这个举报,否则,肯定会背上不光彩的黑锅,对发展就很有影响,有机会一定请姜书记等人到市区好好聚聚。姜照光知道张富贵话里的意思,心里说要不是我帮你压着,你这次肯定完蛋了,操他妈一到乡镇家伙就管不住,把很多人想而不敢下手的女人压在身下,当然有人不服气举报。嘴上很大度的说:“到了码头镇,就是我码头镇的人,如果被人举报出事,对我的名声也没什么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后来,张富贵又到别的领导办公室走了一趟,最后回到宿舍走进秦书凯的房间,狠狠的拍了他的肩膀两下,感激的说:“小兄弟,够爷们!”张富贵有着岳父的背景,他知道调查组调查的所有情况,也知道乡镇和每个挂职说了什么,如果不是秦书凯刻意的瞒着,顺着刘大明的话,也许真的就出事了。“都是兄弟!”秦书凯回答说,知道为了得到张富贵这句“够爷们”的评价,他的代价是很大的,那就是胡丽丽工作的事,刘大明再也不会帮助了。自己在调查组来的时候说了什么,刘大明肯定会知道的,现在的官场很多时候要求保密,其实真的说了什么,不会被保密的。大到常委会、小到单位的党组会,没有一句话能够保密的。那天,秦书凯接到乡党政办主任赵大海的电话,让他尽快回来,领导找有事。于是,和胡丽丽打着招呼,就骑着车往回赶。半路上,接到刘大明的电话,刘大明说:“小秦啊,现在市纪委来人调查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事,本来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市里的人要我们实话实说,为了对党负责,对自己的职务负责,对整个挂职队伍负责,我说了实话,调查组肯定也会找你谈话,作为老领导想关照你几句!”秦书凯就说,老领导请指示,肯定遵照执行。刘大明就说,我也没有什么要嘱咐你的,就是希望你能把看到的事对调查组实事求是的说出来,不参与个人的任何感情。当然,这样做,也是人事干部说真话做实事的表现。至于上次和你一起联系胡丽丽工作的事,我也要和你说几句,肯定没有问题,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这个时侯,刘大明肯定要安慰秦书凯,胡丽丽工作的事一直没有实际进展,秦书凯也问过几次,最近也不问了,说明秦书凯心里已经没有积极性了,就不会顺着自己的。无所求,肯定无所欲。秦书凯知道刘大明和张富贵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挂职队长竞争失败造成的,现在有机会了,肯定想打击报复。就在秦书凯想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接到金大洲的电话,金大洲说的话,让秦书凯想了更多。金大洲说,秦书凯,刚才市纪委和组织部找我谈了关于有人举报张富贵的事,不用证明我就知道是刘大明或者刘大明指示谁做的,是这个家伙常用的招数,我和几个人身受其害。我知道,最近为了胡丽丽工作上的事,你和刘大明走的很近,但是刘大明做任何事目的很强。秦书凯就说,周科长,胡丽丽找工作是我求他的,很多事我会知道如何做的。金大洲就说,刘大明为了个人的利益,也许会答应,但是在这关键时候,作为男人要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你背叛张富贵,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以后官场就没有人敢用你。金大洲后来说,秦书凯,你怎么做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以张富贵的能力,肯定会给你更多,即使暂时不能。,妇人在旁边见了,顿时生气了,铁青着脸道:“志鸿,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浩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被人欺负了你都肯不出头,干脆,咱俩离婚好了,我带儿子出去过,也好给你挪出地方来,让那小妖精扶正。”“行了行了,别嚷嚷了,为这么点小事,吵什么吵?我去办不成了嘛!”杨志鸿把筷子一丢,满脸的不耐烦,转头问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杨浩重新坐下,恨恨地道:“叫宋建国,是农机厂的一个普通车间工人,没什么特殊背景,我都打听清楚了。”杨志鸿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道:“那没什么问题,找到机会,我和刘厂长打个招呼,让他赶紧滚蛋。不过,你也别太分心了,要努力工作,争取干出点成绩,也好让领导提拔你!”杨浩一把将筷子折断,丢了出去,咬牙切齿地道:“爸,工作的事情你别担心,我在单位混的好着呢。不过,要尽快把这事儿办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子还敢不敢跟我嚣张了。”他们一家人正说着话,门外进来一个胖胖的年男人,男人满头大汗,手里拎着两瓶茅台,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杨志鸿一眼认出,这人正是农机厂的副厂长周衡阳,赶忙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过去,笑着打招呼道:“衡阳厂长,什么事情啊,看您忙得满头大汗的。”周衡阳瞥了他一眼,这才停下脚步,笑着道:“原来是杨老板啊,刘厂长在楼的包厢里陪尚市长,刚刚喝的酒,觉得味道不对,怀疑是假的,让我赶紧去拿两瓶过来。”说完,他笑着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了楼。“尚市长?是尚庭松?”杨志鸿捕捉到这个信息,心情变得大好,笑着对妻子道:“没想到尚市长也在这儿,今儿可是来巧了,一会儿我得去敬杯酒,你和孩子先吃着。”妇人也很高兴,笑着道:“志鸿,既然刘厂长也在,顺便把浩的事情提一下,你和刘厂长关系很好,这点面子,他总要给的。”“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杨志鸿暗自叹了口气,又等了十几分钟,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抓起一瓶好酒,端着酒杯,笑眯眯地来到楼。楼包厢里面,是一个私人性质的小聚会,以副市长尚庭松为首,还有一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彭克泉,至于刘先华和周衡阳,以及旁边那个老实木讷的年男人,则完全属于陪衬了。杨志鸿暗自吃惊,原本以为只有尚庭松在,看到彭克泉时,更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了,他赶忙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见众人都停下筷子,向他这边张望,才满脸堆笑地道:“尚市长、彭市长,二位领导,打扰了,我过来敬杯酒,两位领导请随意。”说着,他扬起脖子,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掉,脸露出讨好的笑容。尚庭松和彭克泉也都认识杨志鸿,知道他生意做得挺大,彼此之间虽然没什么交情,不过,对方既然过来敬酒,总要给些面子。“好,好。”两人都端起杯子,各自沾了下嘴唇,算是回应了。杨志鸿脸的笑意越浓,又转向刘先华,故作吃惊地道:“刘厂长,原来您也在啊,我也敬您一杯。”刘先华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爽,暗想:“你眼里只看见两位副市长,哪里还能发现我区区一个厂长,打招呼时连个诸位领导都不会说,真特么没水平。”他心里有些不痛快,脸却没有表示什么,拿起杯子,浅浅品了一口,把杯子放下,转头和尚庭松说话。见刘先华神色冷淡,杨志鸿心里‘咯噔’一下,马意识到,自己在礼数可能出问题了,他赶忙向周衡阳也敬了酒,不敢再多说话,摆了摆手,点头哈腰地离开了。彭克泉展颜一笑,轻声道:“这杨志鸿倒挺机灵的,很会来事儿,难怪生意做得那么大。”尚庭松笑了笑,却不以为然地道:“生意人嘛,圆滑点也正常,但也应该本本分分的做事情,不能总想着拉关系,走后门。”刘先华笑着点头,举起杯子,轻声道:“尚市长,彭市长,咱们继续喝,难得请到两位领导,一定要尽兴。”这顿酒喝了大半个小时,一行人离开包房,说说笑笑地下了楼,杨志鸿还没走,见众人走来,赶忙前敬烟,尚庭松和彭克泉都摆了摆手,没有接烟。显然,他杨志鸿的面子,还没有大到让副市长对他另眼相看。刘先华倒是接过了香烟,而且很客气地凑去,笑眯眯地道:“杨老板,还没走?看这样子是在等我们吧,有什么事儿?”杨志鸿笑着点头,掏出打火机,帮刘先华点烟,压低声音道:“刘厂长,还真有一件小事情要麻烦你。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前些日子,在单位里被一个穷小子给欺负了,同事都在背后笑话他,到现在我儿子都没法抬头做人。”刘先华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道:“杨老板,你儿子又不在我们厂,这事我能帮什么忙啊?”杨志鸿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当然能帮忙了,这事情对刘厂长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欺负我儿子的那个小子叫叶庆泉,他的父亲在你们农机厂班,叫宋建国。刘厂长,反正现在下岗的人很多,你能不能把他弄滚蛋?”“杨老板,你的意思是……让我开除宋建国?”刘先华睁大了眼睛,故意提高音量大声的说道,走在前面的尚庭松停下脚步,回头望向这边,眼里满是诧异之色。“啊,不是,刘厂长,您别误会,我只是随便说说,不方便算了。”杨志鸿也是个人精,感觉苗头不对,想趁机开溜。刘先华却招了招手,笑着道:“老宋啊,正巧你在这里,有什么误会,大家澄清了较好。”宋建国走了过来,纳闷地道:“刘厂长,我不认识他啊!”杨志鸿见状,心里是一惊,赶忙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地道:“抱歉,抱歉,刘厂长,宋师傅,这是个误会,误会!”“误会?”尚庭松走了过来,满脸不悦地道:“老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刘先华笑着走过去,悄声的道:“尚市长,是这么回事儿,他家儿子和叶庆泉之间有点小矛盾,闹得不太愉快,杨老板琢磨着,让我把老宋赶出农机厂,帮他儿子出一口恶气。”“胡闹!”尚庭松勃然变色,皱眉看着杨志鸿,声色俱厉地道:“杨老板,你不要以为有几个钱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这样下去,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杨志鸿登时懵了,满头大汗,吱吱唔唔地道:“尚市长,这件事情的确是个误会,我的本意……”刘先华斜眼望着他,哼了一声,悄声道:“尚市长,咱们走吧,这种人,不值得和他一般见识。”尚庭松冷冷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彭克泉道:“这是什么歪风邪气,小一辈之间闹一点别扭,居然让他这当家长的赤膊阵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彭克泉也笑笑,附和道:“这人是有点莫名其妙,心胸这样狭窄,还怎么做生意啊!”刘先华微微一笑,转过头,对着副厂长周衡阳道:“回头把合同取消了,和这种人做生意,早晚要跟着倒霉。”周衡阳笑了笑,悄声嘀咕:“这个杨老板,真不知是怎么想的,看去挺精明的人,怎么做出这样的蠢事。”宋建国有些不忍心,小声劝道:“刘厂长,还是算了吧,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洪荒女团随我终结末世》《岳两女共夫》《猎星4260》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宝贝官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80500_913918.html
金宝贝官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