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tt彩票注册 目录共3273章

首页

tt彩票注册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3410章 醒来后

tt彩票注册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现在想想,当年的我确实很幼稚!我来到她家门前,进了屋,老妈正在织毛衣,一件蓝色的高领毛衣,已经到袖子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在我生日的时候要送给我的,虽然这家人对我隐瞒了很多,但是对我好也是不掺假的,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换成现在,可能想的就有点多了。我问苗苗去哪了,她说还没回来,不是找你吃饭去了吗?我有点慌,她天没黑就走了,没回家吗,老妈也有些紧张,问我你们吵架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没有,我去找苗苗,慌不择路的走了。我在想苗苗会去哪里,把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想了一遍,最后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地方是电影院和溜冰场,那是我们约会去的最多的两个地方,我先去了溜冰场,找了一圈没看到人,后来又去了电影院,电影已经放了一半了,我买了票进去,开始一排一排的找,最后一排到第一排都没有。我出了电影院,心里很压抑,沉甸甸的,就像星爷电影里的台词一样。在你面前的时候不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我的脑细胞疯狂运转,突然我好像抓住了什么一样,一个词语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饭店,对了,一定是饭店!我们第一次约会不就是在饭店吃饭嘛。我向那个饭店狂奔而去,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细节忽略了,我平时侦探小说没少看啊,关键时刻还是起作用了。几分钟后,我来到饭店门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走到楼上,苗苗果然在这里,桌上六七个空酒瓶,那一刻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走到她面前,语气轻松的说,苗苗,喝酒不叫我吗?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她抬头看我,大眼睛忽闪忽闪,下一刻,眼泪就夺眶而出,站起来扑进我的怀里,牙齿死命的咬住了我的胸膛,咬的牙齿打颤,咬的我出血,我一声没坑,任她咬着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头,忍着巨大的痛苦。二十年过去了,这两排牙印还在,每次我去洗澡,一会看看左手,一会看看自己的胸膛,这两个女人都给我留下了一辈子的烙印。我何德何能,能让这些女人爱我如此之深,当然后面还有更狠的,老家有个姑娘,大冬天的从几米高的河上跳下去,我都没有勇气下去捞她,是我朋友下去给她捞上来的。女人一旦为情发疯,男人拍马难及,说死就死,当然我也干过这事,不过没死成,不然也没这么多时间在这里写这些了。发泄过以后,她冷静了一点,看着我衬衣上的血迹,有点心疼,问我疼吗我说不疼,她醉眼朦胧,泪花闪烁看着我的脸,和我说我要听你唱心太软,我唱;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我吻她的脸,吻她的眼睛,把她的泪水吃进嘴里,咸咸的,有点苦涩。我和她说,我要娶你做老婆,你愿意吗,我不在乎之前的事情怎么样,我也不想知道过去的你是如何,我只要你以后陪在我身边,好吗?她有点情绪失控,没说话,只是用嘴用她的舌头一个劲的往我嘴里钻,呼吸急促,很明显是动了情了,可是这是在饭店啊,理智让我推开了她。你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家,我把她带下楼,从她的兜里掏出钱结账 (汗啊)她喝了瓶啤酒,还有半斤的白酒之前就喝掉了,酒量不错!我把她背回老妈家,老妈帮着我七手八脚的给她弄到床上,她紧紧的箍住我的脖子,用她的小嘴来拱我的脸,老妈还在边上看着呢,我也是尴尬的很。我说;妈妈她喝了不少,你照顾她吧,我回去了。明天来看她老妈应该也隐约猜到一些什么了吧,看了看我,嗯了一声,就去拿热毛巾去了。我慢慢的走回家,躺到床上,想起我说的话,想起我的决定,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第二天下班以后,我从表叔那里借了块钱,准备请苗苗吃饭,走到商店,老妈和苗苗正准备关门,看到我来了,老妈笑了笑走开了,很明显母女交流过了,我也没怪老妈,以前不知道,现在还不知道吗,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带着苗苗来到另外一家饭店,这家是做川菜的,我和杨来过她没来过,点了两个辣的,也点了两个不辣的素菜,要了瓶花雕加热。她明显不能吃辣,脸上汗都出来了,舌头直伸,我特意关照老板微辣就好,她还是不行,拿瓶矿泉水给他漱口吧,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和她说起了我的家乡,以前也提过,但是没那么详细,她听的很入迷,我说;家乡的小河可不像萧山的小河,萧山的河水又脏又臭,我们那的河水清澈,以前的村民都是直接喝的。夏天的时候,我和哥哥光着膀子,带一条毛巾,一块肥皂,从几米高的地方直接跳下去就洗澡,洗完回家换个裤头就好了。她听得很神往,说以后一定要去我家乡看看。吃完饭她坚持要买单,被我拦住了,说好了我请你吃饭的,然后再请你溜冰去,这一次她没和我犟,以前有几次我是犟不过她的,在溜冰场的时候,有好几个姑娘主动要过来拉我的手,我都婉拒了,我不想让她生气,我一直都在看着她溜,她很开心,红色外套倒映着她红红的脸庞,我发现其实她还是很美的,就那大眼睛就能让人过目不忘,我跑过去拉住她的手,紧紧扣着。没几天以后,我生日到了,中午的时候跑去外面给母亲学校打了个电话,那时候家里还没电话,我一般半个月左右打一次电话到学校,母亲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还说今天生日吃什么,我和她说我恋爱了,是个本地姑娘,晚上在她家吃饭。母亲沉默了几秒,她说儿子终于长大了吗?回去和父亲说了他也会很高兴吧。晚上下班,苗苗已经在等我了,她拿给我一件白色的长款棉衣,带着毛内胆可以脱卸下来的让我穿上看看大小怎么样,说是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问她多少钱,她说不贵,块,我张大了嘴,从来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啊。套上以后,转了一圈,苗苗说,帅,真帅!我也很喜欢那件衣服,后来第二年我没穿的时候就一直挂在家里的,到今天那件衣服还在,还有老妈织的毛衣,那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的生日礼物,此后多年,我很在意女孩给我送生日礼物,我岁那年生日,中午在老婆家吃的,老婆送了一件阿玛尼给我,晚上和哥哥他们吃的,收到的是香烟,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吃完晚饭去和小三过,那是我第一个小三,她什么也没买,我大发雷霆,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心意。小三泪眼汪汪,连夜跑去给我买了一条皮带,第一个小三也是我这几个三里面最爱我的,最专一的。她根本不图钱。晚上去老妈家,她爸在市里没回来,老妈依然和奶奶做了很多菜,爷爷奶奶每人给了我块钱红包,老妈拿出蓝色的毛衣给我。。  我低着头不说话,心里仿佛有一个魔鬼随时要冲出来。萍姐以为我还在为刚才的事儿内疚,为了安慰我抱着我的头放到她的胸口上。我的脸贴着她的胸膛,嗅到女人体味的香气,心里又冲动了。这让我非常害怕,生怕萍姐看到,却偏偏被她看到了。萍姐犀利的眼神令我无地自容,脸红心跳,但不知从哪冒出的勇气,我脱口而出,说:“萍姐,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女人长什么样,我想研究研究,可以吗?”我注意到萍姐明显愣住了,满脸匪夷所思地盯着我。说完这句话我就追悔莫及,我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紧张得全身都是汗。我没想到,萍姐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她边笑边说:“小坏蛋,你果然是你老子的好儿子,跟你老子一个德性,小小年纪不学好。”我鼓足勇气,面红耳赤地请求道:“萍姐,我真的很好奇,你就让我研究研究吧。”萍姐脸色通红,眼睛里却带着笑,略带娇羞地说:“去,小破孩你能研究个屁。”我不服气地地说:“小屁孩就不能研究啦,这是什么道理嘛。”萍姐看着我的眼神一点点变化,最后脸色变得绯红,一把将我搂进了怀里……从此之后,我找到机会就和萍姐在一起。萍姐一步步引导着我,在这个暑假把我训练成了一个高手。在那个暑假,萍姐还告诉了许多关于老爷子的秘密。作为江海大少的老爷子风流成性,跟萍姐的关系也有些不清不楚。据萍姐讲,老爷子还有一个爱好,喜欢写笔记,经常纪录一些隐私,或者心得体会。这个笔记本被萍姐形象的称之为《杨家笔记》。萍姐之所以知道这些,是老爷子有一次和她偷完情后,得意忘形之下跟她说起的。萍姐想看看这本笔记,但老爷子却死活都不同意,而且表现得非常紧张和愤怒。老爷子竟然有写笔记的习惯,这让我感到十分好奇。总想找机会偷看,但至今没有看到过。这本笔记父亲保管得非常严密,因为他也明白,那本笔记涉及了太多隐私,一旦流传出去就会成为自己的罪证,必然对他会产生毁灭性打击。我隐约想起,爷爷似乎也有记笔记的习惯,我小时候无意间看到过一本线状书,是用毛笔字写的,作者是爷爷,书名似乎就叫《杨家笔记》。如此看来,父亲喜欢写《杨家笔记》是遗传自爷爷。如果说爷爷的笔记叫做《杨家笔记第一季》,父亲的完全可以叫做《杨家笔记第二季》,那么我呢,要不要来个《杨家笔记第三季》?这些事除了我自己之前就知道的,很多都是萍姐断断续续讲给我的。大半个暑假我几乎足不出户,每天缠着萍姐给我讲老爷子的故事,以及她和她老公的故事。直到暑期快结束时,萍姐的老公终于妥协答应离婚,萍姐才回省城和他办离婚手续。临走之前,萍姐恨恨地对我说:“你老子杨天成根本不是人,是个畜生!”在萍姐看来,老爷子是一个绝情绝意的男人,如今她真的要离婚了,老爷子居然躲着不肯露面,像一个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这一点我也可以这证明,萍姐在我家里住了快一个月,总共只见过老爷子两次,一次是来的时候,另一次是临走的时候,期间有什么事都是电话沟通,老爷子连面都没露过。多年之后我明白了,老爷子一定是怕萍姐离婚后要求和他结婚,或者不想让外人知道萍姐离婚与他有关,因为一个情感枯竭期的女人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否则,萍姐怎么会在这段非常时期对我畅所欲言呢?严格来说,正是萍姐这个风情万种的少丨妇丨成为我的启蒙老师。然而负气离开的萍姐把老爷子恨透了,虽然老爷子为了补偿她,出资帮她搞了一家贸易公司,让她自己经营,但萍姐并不领情,对老爷子的憎恨反而与日俱增。好在萍姐对我的感觉还好,挺照顾我的生活,周末萍姐偶尔还会带我去她的新家,做点好吃的给我吃。直到她和第二任丈夫结婚,我们之间的关系才结束。后来到了北京上大学,上大二时百无聊赖,于是决定自己创业。我之所以打算创业,是因为我当时已经发现了一个可以赚钱的项目。当时和我一起踢球的几名计算机系高年级学长在研发制作一款应用软件,这款软件主要是用于网络游戏,我觉得他们这个软件有卖点也有市场,就要求参与他们的团队,加入团队后我们再分工合作。他们负责软件制作,我负责联系买家,然后把软件高价卖出去。说穿了,我就是个中间人和二道贩子,但这也需要较高的资源整合能力和谈判能力。我平生第一次完全靠自己操作一个买卖,心里居然出奇的冷静。我平时上完课早晨就去学长们的实验室里去看他们如何研究和制作软件,下午出去找客户谈判。无论做什么事第一次都是充满艰辛和痛苦的,我带着说明书和样品找了无数家软件公司和游戏公司,没事就跑中关村,钱花了不老少,可进展几乎没有,没有一家公司对这款软件感兴趣。我心灰意冷,不想这么漫无目的地出去乱跑了,可又不忍心这个软件就这么砸在我手里。当时那几个研发设计这款软件的学长一开始是出于个人兴趣,后来听说还能卖钱就有了更大的动力。但当我跑了快一个学期都没跑出个结果,时间拖得太长了他们也觉得兴味索然,几乎准备彻底放弃这个软件剩余部分的研发。这反而刺激了我,我鼓动他们一定要把这款软件制作完成,如果这个学期末仍然没有人购买,我就自己出钱把这款软件买下来。学长们看在钱的面子上,把最后的一点程序做完,软件制作好之后要求卖给我,他们要筹集资金暑假去旅游。我拿出了所有的生活费,也不过区区两千元,这点钱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我第一次开口向在省城滨河市做钢材贸易的老舅借钱,老舅问清楚情况后二话没说,就给我打了一万块钱。我向老舅保证,这笔钱最迟我毕业后还给他。老舅是个很爽快的人,他说这个钱你有能力就还,没能力就当老舅给你的生活费,不用还了。老舅的慷慨大方成就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我用这一万块钱从几名学长手里买下了软件的版权。学长们很高兴,一万块钱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有了这笔钱他们将度过一个无比快乐的暑假。我却高兴不起来,如果这个软件版权卖不出去,那我就要从此举债度日,过上饥一顿饱一顿的苦逼生活。暑假我没回家,在北京到处找买家,可找来找去都没人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因为他们不相信一群小屁孩能做出什么有用的软件。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走近了我,这个人便是我的师姐余昔。余昔是北京人,她不仅是我们法律系的系花,也是系文艺部的部长,能歌善舞,交际广泛,在学校里的人缘非常好,她的谈吐和口才绝对是一流水准。最重要的是,余昔不仅身材高挑匀称,五官俊美,长得非常大气,上大学时就隐现出一股贵妇的潜质。这样一个女人,几乎集合了女性所有的美貌与智慧,不知要让多少女人嫉妒得夜不能寐。。我笑了笑,忙站了起来,用装衣服的纸袋遮挡着后面,急匆匆地去了卫生间。我打开纸袋,见里面放着两个崭新的服装盒,除了一条黑色的高级西裤,还有一件白衬衫,另外还有一条鳄鱼皮带,竟是全套的装束,这让我心里感觉暖暖的。把衣服取出来,我躲在卫生间里面麻利地换,在镜子边看了一下,却见里面的人精神奕奕,神采飞扬,自己也有些臭美,摆了好几个POSS,才转身回到办公室。回到办公室时,却看见高启荣居然来了,前几天被他老婆厮打的疤痕还没有褪去,脸还残留着一些青肿和指甲划痕。而他这时正在我办公桌旁边,询问着宋嘉琪什么,那双眼珠子色迷迷的在宋嘉琪身来回打量。看他那副模样,像是恨不得一口将宋嘉琪吞下肚子里去。我暗自一激灵,心想这老家伙可不是啥好鸟,不行,得赶快将宋嘉琪支走,省的老家伙打她的坏主意。“高局,这是这次安全检查的名单,张局长让先给你过个目,你看过之后,我让小潘去……”我正琢磨的时候,潘奕欣跟着局办主任贾胜走了进来。贾主任话说到一半,抬眼突然看见高启荣脸的伤痕,愣了愣,脱口而出道:“高局,你脸怎么受伤啦?”“啊?没……没什么,前几天酒喝多了,走路碰了一下,快好了……”高启荣被突然问及此事,老脸登时一红,他吱吱唔唔的解释了两句,想转移话题,这时看见我一身新衣站在旁边,他眼前一亮,赶忙笑呵呵的道:“哟,小叶啊,你这身衣服真是不错,怕是花了不少钱吧?”我微微一笑,偷瞄了宋嘉琪一眼,见她正一脸喜滋滋的看着我,点头道:“是一位亲戚送的,她很时尚,会买衣服。”高启荣走了起来,啧啧赞道:“真是不错,当然了,主要还是你长得帅气,稍微这么一捯饬,变了样子了。”说着,她还笑眯眯的在我的肩头重重地拍了几下,向一旁的潘奕欣调侃道:“小潘呐!看见没,大帅哥啊!听说小叶还没女朋友,你们得赶快行动,要不然被外面的美女抢走了。”不巧他那巴掌刚好拍在我伤口,我“啊”地发出一声喊,疼得脸色惨白,高启荣愣了愣,询问道:“小叶,你肩膀怎么了?不会是次和歹徒搏斗,受的伤还没好吧?”我脸色一变,忙说是自己昨天不小心撞的。高启荣不信,说道:“小叶啊!我看看,要真是受的伤还没好,那你可不能班,得回家歇着。”这下轮到我吱吱唔唔的搪塞起来,我刚想学他一眼将话题转移开,但没想贾主任竟然撩开我的衣服,抬手把纱布解开……随后,贾胜愣了愣,紧接着哈哈大笑道:“高局、小潘,你们快看,这哪里是撞的啊,分明是被牙咬的!”高启荣看了朝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看不出来啊,小叶,我刚才还以为你没有女朋友呢。”说完,他摸着我肩头的伤口啧啧叹道:“这小娘们真够骚的,居然把你给咬成这样。”我知道这时候辩解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无奈之下,也只好顺着他的话道:“是啊,是挺骚的。”这时,我脚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一旁的宋嘉琪已经涨红了脸,用尖细的鞋跟狠狠地踩住我的脚,用力碾压,我大声痛呼道:“快缠,快缠,肩膀又疼了。”下班之后,我想到英阿姨家里去找宋嘉琪,但是又怕宋叔叔气还没消,犹豫了一会儿,只得无精打采的打道回府。在车站意外的遇张晓芬,这个小少丨妇丨看见我时一脸的惊喜,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我去她家里吃饭。吃饭?我心里暗自嘀咕:你是想吃我吧?要是搁在以前,我对这容貌俏丽,说话羞怯怯的小少丨妇丨确实挺有兴趣。可这两天我多年的心愿得偿,才和宋嘉琪有了亲密关系,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女人。看见我婉拒了她的邀请,张晓芬心里有点失落,垂着脸,淡然的“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了。晚吃了饭后,我躺在床,想着宋嘉琪的一颦一笑,心里痒痒的似百爪挠心,实在忍不住了,我摸出手机,给对方打了过去,“嘉琪,宋叔叔气消了没?我想你了,过来看你好不好?”宋嘉琪红着脸,轻轻摇头道:“你别来,老爷子还没有消气,吃晚饭时还骂了我半天呢!”我听了,嘿嘿地笑了起来,小声道:“嘉琪,都怪我,这次太不小心了。”“知道好!”宋嘉琪娇嗔地一笑,摸着发烫的面颊,羞恼地道:“怎么,偷吃了一次,连姐姐都不肯叫了?”我心里痒痒的,忍不住调笑道:“那当然了,以后‘嘉琪姐’这三个字是不能再叫了,叫你‘小浪蹄子’好了!”宋嘉琪啐了一口,说道:“小坏蛋,还在说风凉话,你是运气好,逃得够快,要不然,被爸逮到,非得打断你一条腿不可!”我哈哈一笑,摸着鼻子分辨道:“我看不见得,泰山大人哪舍得下狠手把未来姑爷打成残废,也是吓唬一下罢了。”宋嘉琪俏丽绯红,撇嘴道:“哎呦!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不像话,早知道不拦着了,害得我还大哭了一场!”我心头一软,压低声音道:“我又没受伤,你哭个什么劲儿!”宋嘉琪哼了一声,悻悻地道:“好啦,这次是个教训,下次千万要记住,不能再乱来了。”我听到‘下次’两个字,不禁心花怒放,悄声道:“嘉琪,下次去我那儿吧,我屋子里安全,肯定不会有人来棒打鸳鸯的。”宋嘉琪满面晕红,咯咯地笑了起来,忸怩着道:“不去,你还瘾了呢!”我点了点头,轻笑道:“是瘾了,你不喜欢吗?”宋嘉琪大羞,娇嗔地道:“当然不喜欢了,都肿了,现在走路还疼着呢!”我摩挲着下巴,嘿嘿一笑,道:“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好了。”宋嘉琪扬起俏脸,赌气地道:“少来,别想有以后了,咱俩这断交!”“断交?”我咧了下嘴,笑着问道:“你舍得吗?”宋嘉琪嫣然一笑,撇嘴道:“有什么舍不得的,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我嘿嘿地笑了起来,暧昧地道:“那你还叫得那样大声,房顶差点都要被你掀开了!”宋嘉琪面发烧,耳根红透,一跺脚,啐道:“臭小子,别说那种下流话!”“说的是事实嘛!”我想起两人在床颠.鸾倒凤,翼齐飞的样子,如同吃了人参果,心里美滋滋的。宋嘉琪却有些生气了,忿忿地道:“不和你说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该引狼入室。”我连连摆手,不无得意地道:“嘉琪,那可不是引狼入室,咱们俩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宋嘉琪‘扑哧!’一笑,一撇嘴道:“去死吧,谁和你两情相悦来着,还不是你仗着力气大,欺负人家!”我面带笑容,悄声的道:“嘉琪,我想欺负你一辈子。”宋嘉琪心头一荡,却咬着嘴唇,温柔地道:“小泉,别乱说,咱俩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皱起眉头,诧异地道:“为什么?”,有一个短发圆脸的瘦弱小姑娘,脸上红扑扑的,背一个小包包,手里拿着一杯刚刚从士多店买来的那种袋装的牛奶,嘴里还叼着一根吸管,从人群中挤到车中部,来到我的边上。我闻到一股清香,就仔细打量了她一眼。不高,大概只到我下巴的位置,这么算可能也就一米六不到的个子。其它位置,属于前平后板,要啥没啥,完全不符合我的审美。火速收回了目光,再次看着车窗外。这时,车子再次开动,眼睛余光,能看到那小姑娘把吸管插进了牛奶的包装袋子里,准备补充一下能量。突然,公车一个急刹,小姑娘估计是常坐这种公车,反应迅速,一只手环过扶柱,紧紧地将自己固定住。我就没反应过来,而且刚刚双手也没有扶着任何东西,身体直接往前倾。然后,我的视线已经看到了她正拿着牛奶准备往嘴边送的动作。心里刚刚喊糟的时候,胸部已经直接扑了过去。然后,那支牛奶,被我和她亲密无间的接触下,牛奶被挤出来一大半,溅了她一脸,也溅了我一身。那只吸管正被她咬在嘴里,吸管的另一头,尖尖的那个方向,正透过牛奶袋子扎得我胸口生疼。我本能反应迅速后仰,哐的一声撞在了车中部广告挡板上。小姑娘本来一脸的懊悔:“我的奶!你,你把我的奶全挤出来了!”这个时候,我肯定是觉得有些冤枉想分辨一下,我并没有有意挤到你的奶时,边上坐车的其它乘客,听到这句话时,已经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甚至有很多双眼神,纷纷往她那个部位看,有个老太太却在瞪我,嘴里喃喃地不知道说些什么,花城土语我还听不懂,估计也是骂我是一个公车之狼啥的。小姑娘这个时候和我同一时间反醒过来。我脸皮厚,觉得还好。那小姑娘就整个人像被电到了一样,脸上瞬间飞红。恶狠狠的小眼神,盯了我好几下,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估计百分百是死干净了。瞪了我几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用处时,她才从小包包里摸出纸巾将脸上的牛奶抹干净。她掏纸巾的时候,我眼尖,看到她包包里装了好多的东西,钥匙,钱包,纸巾,mp,还有一两样女人专用的东西,我一直很好奇,女人的包包那么小,怎么能装得了那么多样东西?多啦A?我心里有些发笑,但脸上平淡地道歉到:“对不住啊,刚刚挤掉了你的…牛奶!”我可不能犯和她一样的错。奶和牛奶,还是分得清的。一个是器官,一个是食品。她的脸上仍然飞红,又羞又恼,要不是现在人多,我感觉她可能会直接攻击我的下三路的脚尖路。这小俏脸,咋这么容易发红呢?我很是好奇。中间她趁车子开得平稳的时候,把破了两个洞的牛奶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她本来想换个地方站,但刚刚又上来几个乘客后,公车越来越挤,她要不是手里握紧扶柱,估计早被人挤到我的怀里来了。这个时候,小圆脸姑娘低头准备在包里准备拿mp的时候,抬起头的刹那,突然紧紧地盯在我的那个大背包上。盯了差不多有五秒钟。然后指着包包说道:“欸,你的包包,好像被人割开了?!”我惊讶地看她一眼,总感觉她好像是报复我刚刚的无意行为。但看她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有假。勉强将背包翻转过来,果然,有一道整齐的口子,从背包中下部裂开。我脸色突变,那个地方,可是我放那笔五百巨款的地方啊!伸手进去,摸到了信封,但没感觉到里面东西的感觉,心里暗叫不好,将信封奋力掏了出来,一条刚刚划破信封的刀口露在我面前,里面的五百大洋,不翼而飞了!我靠!这什么时候的事?在车上还是在下车或是在公车上的这段时间?现在也就是没有镜子,如果有的话,我估计能看到一张扭曲之极的脸。我的思索急速转动,仔细回忆从车上下来的每个细节。出站前,我是检查过包包的,没有任何异常。那么,就只有下车后的这段时间里了。包包离开我的身边,只有那一个时间段。就是我打电话的那几分钟,记得是有几好拨人撞上我,但我根本没有在意。几乎能肯定,是那个时间段,中间有人对我下的手。这帮人,眼睛这么毒?咋知道我会把放钱的小信封塞在包包的那个位置?“司机,停车,我要下车!”我吼到,这可是我的一大半的身家,我得回去找他们,至少得报个警啥的!人声鼎沸的车内,司机完全听不见我的话,就算听见了,也不可能在半路上给我停车的。边上的几个人似乎见怪不怪,随意看我一眼,完全没有其它反应,只是不约而同地摸摸自己的裤兜!小圆脸对我这个反应奇怪地看我。“你是第一次来花城吗?你不知道,火车站这一带,最多的小偷小摸,连丨警丨察叔叔都管不过来!”我突然感觉到,我自以为从老刘开始的这个坑,高处掉下来已经到地面了,原来没有,才刚刚到中间位置!我的肝,隐隐有些疼!在整车人淡漠和事不关已的气氛中,我把握到一个事实,就算我转身回去,也不可能找得到那些下手割我包包偷我钱钱的人,就算找到了,我也不太可能把他们怎么样,说不定身上最后三百多大洋都有可能被抢走,顺便被暴揍一顿。强忍!强忍着回去找到他们,揍他们一顿的冲动。小圆脸看我一脸的黑线,手里差点要把信封捏碎了的样子:“被偷了很多钱?”“我的全部家当!”妹子震惊了一下,看着那个小信封,再看看两个又旧又破的背包,她突然觉得刚刚被我挤掉了奶,真的不算事儿了。她沉默,我则心疼得无法呼吸!我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现在只有内衣兜里的三百大洋了,还有几十块的散钱。如果要租房子,加上吃,找工作,我能顶得住多久?要不要先回家或是找亲戚借点生活费?这肯定不行,丢不起这人!要不要找老刘算账?这个到是可以,但去他那里,还在三百多公里,万一他又出门了,这路费,我还得自己掏!还要另外找住的,现在可经不起这种折腾了。还是想办法先找地方落脚,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找一份可以日结的工作。这是我迅速给自己整理出的路。不要为挤掉在地而不能喝的牛奶懊恼!这是哪个名人说的?管他娘的哪个名人,我只是相信,今天的倒霉值,铁定已经到谷底了而已!“妹子,我想和你打听个地方!”我觉得,有必要马上从她那里,侧面打听一下我要去的地方。“哦,你说,你是刚来花城吧?”小姑娘刚刚早打量过我了,还有我脚边的大编织袋。“对啊,刚刚下火车。我同学原来在这里的,本来想找他的,但刚刚打电话给他时,他这个坑货,居然说被公司外派到其它地方去了。要我自己找住的,说有个地方叫显村?”《晏晏于归》《后宫传奇之施嫦仪传》《岳两女共夫》《青州娘子》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tt彩票注册》。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36371_785660.html
tt彩票注册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