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庆百丽宫影城天地店 目录共9753章

首页

重庆百丽宫影城天地店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5475章 醒来后

重庆百丽宫影城天地店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安夏,原来你是我们策划部的啊,你不知道,公关部的那群美女都羡慕死了。”我尴尬一笑,没想到自己在公司的女孩子心中,很受受欢迎的。“大家好,我叫安夏,希望各位多多的给予支持。”“安夏,为什么放着助理的位置不要,却要选择和我们几个人一起挤一间办公室呢。要是我,我就宁愿坐在单独的办公室里,一个人多自由啊。”我说:“你不觉得几个人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更热闹嘛。真要是你一个人坐一间办公室,多无聊啊,想找一个人说话都没有。”“同志们,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事加入我们部门,欢迎策划部的安夏同志。”大眼镜妹妹提议着,掌声在策划部的办公室里响起。我能感觉出,这里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团队,他们的谦和,让我第一天就喜欢上了这个办公室里的一切。接下来,他们逐个的把名字作了介绍,我用心的记着。大眼镜的名字和她人一样可爱,赵巧巧,她是我们办公室里最活泼的一个女孩.办公室里的人都说,巧巧就是策划部的一个宝,有她在的一天,就有大家的快乐。巧巧当仁不让地对大家拱手,客气一番。她的这个调皮动作,引起大家的一阵欢笑。当大家都被巧巧这个乖宝逗得十分高兴的时候,一个美女站在门口,这个美女我见过,就是我早晨刚到公司来的时候,是她把我带到了胡经理的办公室里。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冉倩,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女孩。冉倩站在门口,看到我们办公室的气氛很好,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些什么呢,这么开心?”巧巧好像是故意想逗大家的乐子,她把我朝前面一推,差一点就把我推到了冉倩的身上,吓得冉倩赶紧后退了几步。“看到了吗?”冉倩不明白地问道:“什么?你们办公室不就是几个人吗。”“看到这个了吗?帅哥,我们办公室新来的。”我回过头去,看着巧巧,“巧巧,你要干嘛?”“炫耀一下,你现在是我们策划部的招牌,形象代言人,以后,我们策划部有什么重要公关的活动,就委派你为代表,代表我们策划部,跟公司的其他部门接触,要让其他部门眼馋一下。”巧巧好像是说给我听,也好像是在说给门口的冉倩听。冉倩撅了一下嘴角,也开了玩笑。“巧巧,不会安夏才来第一天,你就看上人家了吧。”“咋个,不可以啊。不抢先下手,以后想下手,恐怕都没有机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公关部的那一群美女,单身的还多着呢,要是让他们和安夏混熟了,能放过安夏啊。”“那你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鱼。哦,不,是先下手为强。我看啊,你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别人想要抢安夏,那时就没有机会了。”“要想得到安夏的人,首先要得到安夏的心。生米做成熟饭有什么用,那还不就是夜痴情。”“看不出来,我们的巧巧早就有了计划,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安哥哥愿不愿了。对吧,安哥哥。”冉倩好像故意要逗巧巧,也摆出一幅不饶人的架势。两个年轻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的闹着。我和办公室里的其他几名同事就当成是在看热闹,不时的笑两声,来增添一下她们的气氛。巧巧说:“不?茉趺囱衷诎蚕氖俏颐堑娜恕!?“你这话又说得不对了吧,安夏是我们安雅尔公司的人,他不光是你的同事,也是我们的同事。安夏哥哥,你有女朋友了吗?”冉倩在和巧巧斗了一阵子嘴角以后,突然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问上了我感情方面的问题。我想到了心里藏着的女人,苏雅,她在我心中,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可是,苏雅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老板,是我只能在夜里躺在chuang上的时候,悄悄去想念的女人。巧巧也追问着。“安夏,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这会儿,策划部的几个同事,加上行政部过来的冉倩,都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期待着我的答案。难道,我有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她们真的关心吗。我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她们眼中的宝呢。我回答:“目前还没有。”巧巧抢着说了一句,“那就是没有了。不过,没有关系,公司里的美女多,不用担心会成为老光棍。”“我听说,公司里有规定,不许同事之间谈恋爱,对吗?”我想起了刚才在苏雅办公室里,苏雅说的这句话,于是,我拿了出来,想要证实一下。冉倩鼓着一对大眼,讶异地问道:“谁说的啊?”“有这回事情吗?”“当然没有,谁告诉你的?”“我只是听说的,是谁说的,我也记不起来了。”这个问题还没有谈论完,策划部的另外几个人都嬉笑了起来。我这才明白,是苏雅给我开的玩笑,或者,苏雅说的这句话中,还包含了其他一层意思。不会是......我心里突然乐了一下,苏雅的心里,会在乎我吗。这个问题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想到了苏雅,想到了她那迷人的笑容。巧巧拍了我的肩膀,对我说:“安夏,别相信刚才你说的那话,公司怎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呢。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安雅尔公司这么多的美女,那不是全部都要拱手让外面的男人占便宜啊。”我笑着,对巧巧说:“巧巧,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公司就应该合理利用资源。安雅尔公司里的美女,也是公司里的一种资源,我们就应该合理的利用。”“安夏,我支持你。如果你看上了公司的那位美女,给我说一声。如果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帮你说去,我还从?疵挥懈说惫饺四亍!?冉倩又来上了,似乎,她和巧巧凑在一块的时候,口水战争就会爆发。“安夏,你听出巧巧话里的意思了吗,如果你想在安雅尔公司找女朋友,巧巧就愿意当你的女朋友。”“那又怎么样,安夏这么好看,只要他愿意,我就愿意。”“你就先美吧,晚上回家做chun梦。”“有些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干脆去给苏总打一个申请,调到策划部来得了。”身边的一位男同事看不下去了,问了冉倩。“倩倩,你不会也是专门过来看安夏的吧。”这下,冉倩才做了一个惊愕的表情出来,好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哎哦,我差点忘记了正事。刚才苏总说了,为了欢迎新来的几名同事,今天晚上一起聚餐以后,到大歌星去嗨一下。”巧巧反应最激列,疑惑地问了一句。“真的啊?”“时间,下班后一起出发,吃饭地点暂时还没有定。”“苏总早就该带我们去大歌星了,算算上次去的时间,恐怕有三个月了吧。”“我的任务完成,回办公室。各位,记下了啊。拜拜,安夏,拜拜。”冉倩转身离开的时候,莞尔一笑,冲着我们挥手。“各位,还有一个小时下班,努力的工作吧,别辜负了苏总对我们的关心。”巧巧说完,率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碟子,顺手在柜台上的自动筷子机里抽出一双筷子,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坐下便吃起来。吃到一半我才想起来——这家店没有开灯,我怎么还能看得一清二楚?虽说我视力没毛病,但在一家没开灯的店里,我没有理由能看得清一切啊,那老板娘夹菜还开着手机的灯!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想多了,还是我真的具有了夜视能力?!我匆匆把碟子里的拌面扒拉完,扫码买单,便往水北新村公交站走去,虽然没有路灯,但我对脚下的路、身边的事物、旁边花店的招牌,看得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天光与远处的路灯的缘故吧。我走到公交站台,坐在石头长凳上,等路公交车,七八分钟后,路公交缓缓驶来,车上很多老人——因为这趟车终点站是市民广场,很多老人去那里跳广场舞。我在车后门旁的一个角落站好,一只手扶着吊环,一只手拿着手机。我右手边是一个足有两百斤重的老爷爷,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突然一个机器人般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起: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不懂事,都不懂得为老人家让位子。这声音很奇怪,之所以说像机器人的声音,就好像是腾讯读书里那种机器读出来的感觉,语气没有轻重快慢,一直都在一个调子上。音质也很奇怪,就像金属撞击发出的回声,听得我脑袋疼。我再看向我的左手边,是一个漂亮的妹子,长得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女主角,齐耳齐刘海的短发,上身黑色小皮夹克,下身穿着黑色皮短裙,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野性活力。我感觉到她的眼梢的余光似乎也瞟了我一眼,然后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妈蛋,看什么看,臭流氓!我一下子做贼心虚地低下头,但转念一想,我也没干什么啊!老子是抱着欣赏的眼光看啊,很单纯的好不好!但也只是心里想想,便没有真的理论,毕竟只是我脑子里听到的声音,是我脑子里的幻听还是真的她的心声,还未可知!你们想象过捡到金子的感觉吗?如果你想象过,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兴奋(老子发财了),也很慌恐(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还很担心(相信这么不靠谱的事,难道是我脑子进水了吗?)越想越觉得可疑,什么夜视眼、什么读心术,这恐怕就是我的幻觉吧!按我的专业知识来说,神经病与正常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正常人有幻觉后,他能区分出来,哪一部分是幻觉,哪一部分是真实;而神经病,不能区分幻觉与真实,他可能会把真实当幻觉、把幻觉当真实,也可能把把所有的幻觉都看着真实发生的。按这个标准,我不是标准的神经病吗?心中有事,便无心再看旁人了,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人影,虽然晚上七点多了,但窗外灯火通明,因为只要驶过那一段老社区,路公交就进入了惠城区最现代化最像大城市的一个区域——江北CBD,这里有惠城最高的写字楼佳兆业中心,也有惠城最好的商业中心华贸天地。佳兆业中心不仅有写字楼,还有公寓与商场,我就住在佳兆业公寓楼的室。大约分钟后,我下了车,走上佳兆业中心的前广场,前广场白天人不多,晚上却非常热闹。有很多人在踩那种三个人骑的车子,一般是一家三口玩;还有那种小孩子骑的电动车,好像是十块钱绕着广场转一圈;还有很多年青人在玩滑板。还有几个女孩子在拍抖音视频,两个女孩子在假装一边走一边吵架,有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孩在给她们拍摄,一边走一边往后退。他离我大约有三米远。本来那两个假装吵架的女孩,走得很慢,所以这倒着走拍摄的男孩也走的很慢,但好巧不巧的是,那两个女孩子突然像遇到抢动犯一样,突然往前猛冲。那倒走男也飞也似的往后退,本来就离得近,他又是突然加速,我闪躲不及,那倒走男的后背一下子撞到我身上,我倒没事,只是往后一踉跄,便稳住了身形,但倒走男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那两个疯女子也一下子收不住脚撞上来,还好,她们应该是条件反射地收住了脚,要不然恐惧要踩在这倒走男的头上。我下意识地走过去,扶起那倒走男,那倒走男没说什么,站起身时,手机依然紧握在双手里,看来这是个相当敬业的摄影师。那男子站起来,看起来足有一米八,比我要高出一个头,他脸上稍稍有些怒意,但没说什么,而是先看向手里的手机屏幕,然后抬头对那两个长发女孩说:“不好意思,我没保存住!”声音里满是歉意。一个微胖的女孩说:“没关系,再重拍就好了,倒是你,额头有事吗?要去看医生吗?”我也看向那男子的额头,红红的,往外渗了一点红色的血液,应该是擦破了皮。但那个高瘦的女孩,立码大声吼起来:“哎呀,都拍了好多遍了,我脚都走疼了,好不容易录了段有感觉的,哎呀真是~”说着一个大大的白眼瞪给了倒走男。这高瘦女孩说完,倒走男迟疑了一会儿,迅速地转过身来,朝我骂到:“你踏马没长眼啦,没看到老子在拍摄!”我虽然我从来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但也从来不会怕事儿,谁敢犯我,我必让他自食其果(这种反应模式,恐怕与我与父亲的关系有关。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个人与父亲的关系,是以后他与权威相处的模型。)。我心里有点发怵,但并未退缩,而是朝他走进一步,说:这广场又不是你家的,你在这儿像开火车般地跑,撞到了我,你还怪我,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哎哟,你踏马还嘴硬,怎么着我都是被你撞倒的,你踏马就得付出代价,说着一拳向我挥来。我这人嘴巴虽然硬,但真的是没打过什么架,经验少,凭本能地向后一闪,竟然成功闪了过去,他一拳挥空,因为用力过猛,身子便往前一倾,差点扑倒在地。我朝右侧躲去,他顺势一个恶虎扑食,再次向我冲来,近两百斤的一跎肉向我袭来,我一个躲闪不及,被狠狠地摁倒在地,所幸在倒下的过程中,下意识地双肘往地面上一撑,要不然我后脑勺都要撞在了坚硬的地上。我双肘处传来钻心的痛感,身上的恶徒一下子坐起,骑在了我的身上,挥着右手拳头,向我脸上砸来,我哪里还能躲闪,只能任他攻击了,我下意识地闭上眼,任凭那一拳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所幸,这时那两名女子拉住了这恶霸样的男子,这男子便借坡下驴,放开我站了起来,我也狼狈地爬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这名男子,在我瞪他的过程中,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哇拷,这弱鸡还要干啊,当街跟人干架,这让我老娘知道了,还不气死,她老人家的音波攻击还不我给灭了,怎么办?要是不跟他干,我这面子往哪挂。我寻思着,跟他硬拼,激起他的狠劲之后,恐怕受罪的还是我自己,反正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我还是快点溜吧!我尽量装着凶狠的样子,狠狠地说:“好小子,有种你就别走!”,说着便大踏步地走开。。  刘老板看得一愣一愣,大呼高人,更是感叹道:“果然是专业的,随身都带着家伙走呢。”“那是。”闭着眼的王谦撇嘴道:“刘老板,我这些家伙什都是一次性的,所以费用你还得报销一下。你看我这白烛,那不是一般的蜡烛,是我们道门在三清面前供养了千百年烧下的蜡水做的。还有这木剑,更是传家的宝贝,刚烧的两张符纸我一年才能画五张……你之前那三十万,最多只能算人工费。”“好说好说……那个王大师,那这些大概要多少钱啊?”刘老板说话痛快,脸上还是透露出肉疼之色。王谦想了想,回道:“你也算老主顾了,收你五万得了。”“五万?好的好的。”刘老板松了口气,这个价钱还在他心理底线之内。王谦嘴角微微一勾,某宝全套一百块的物件,一下就翻了五千倍,看来回头自己得多买一些。又多赚五万后,王谦也终于做起了正事。手上的木剑随手一挽便显高人风范,只见他持剑往正门一刺,一道劲风就从门口冲来。“好浓的阴煞啊。”王谦皱了皱眉。这劲风之后,刘老板却觉得头重脚轻冷汗不止,胃里更是翻江倒海险些吐了出来。待风散后他才缓过气,后怕之余更忍不住问道:“王大师,你不是说我这风水好得很么,怎么会……”“单个拎出来确实是好。”王谦解释道:“不过万物相生相克,风水也是这样。你像那个金盆献瑞,放在屋后那就是个聚宝盆,可结果拦在了大门前,把财气全给落下了。还有这水榭中堂,本来也没毛病,但水主阴,这庄园原本阴煞就浓,估计以前埋过不少人。”“建国前这的确是个坟场来着……”刘老板喃喃道,浑身一个激灵,越发觉得心寒。“所以咯,这一盆一水,恰好就成了阴煞之气聚集的乐土。再配合上你这正好卡在中间的位置,好死不死还是个南北通透的样式,这阴煞在屋里头进进出出,住在这种地方,呵呵。刘老板,你命真大。”王谦一席话落,刘老板已经浑身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待反应过来急忙哀求道:“王大师,你可得救救我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搬走,当然啦,想必刘老板你也舍不得。”王谦安抚他后,取出狼毫鸡血,又摊开一张长三尺宽五寸的黄布条。狼毫沾血,王谦猛地一提气一跺脚,一手落下下笔如飞。不过刹那之间,黄布之上便被涂上一个符文,一个‘赦’充满着杀意,令人不敢直视。抬笔后,王谦才吐着气道:“好了,把这个符挂在跟前后门一条直线上,然后在后院五米的地方修一堵墙,不用太宽,和门对称就行。房子两边左右再各种八棵柳树,再把前门的台阶加高一点,保你日后无忧。”“多谢大师,多谢大师。”刘老板小心翼翼的接过黄符,心里总算是踏实了几分。而后王谦收了钱,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了。“诶,王大师您的传家宝不要了?”“我跟你有缘,送你了。对了提醒你一句,立这风水局的也是高人,整个青湖山庄就你这中了招,自己掂量去吧。”直到出了青湖山庄,王谦才急忙掏出银行卡,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阴煞风水局就能赚到三十几万,这钱来得可实在太及时了。说到底也得感叹那些神棍,都只会些皮毛没有真本事,这才能彰显出他‘王大师’的手段。哎,全靠同行衬托呀!而如今有了这三十五万,不但未来几个月的生活费都不用愁,也终于能把苏酥之前一吻亲掉的两个月努力弥补回来了。一想到三十几万就要这么没了,王谦禁不住仰天长叹。苏酥啊苏酥,你这嘴是真值钱啊……钱龙山,是王谦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曾经钱龙山上有一座道观,不拜三清四御、不供天地道祖,大殿之上唯有一‘人’字,悬挂了千百年之久。不过这些年城乡发展快,钱龙山那么偏僻的地方也开展了开发工程,准备建立生态度假村,那座小小道观终究是被推平了。好在师父死的早,没能看见那一幕,不然怕是死也不得瞑目。等道观被推平之前,王谦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在那张数百年不曾动过的‘人’字长幅后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纯阳无极功》,传自不知何年何月,不知出自谁人之手。当王谦下山之后,就兴致勃勃的修炼了起来。可造化弄人,他没有因此成仙成神,反而是一个不小心走火入魔,差点把这条小命给弄没了。不得已,他只好一边靠着跟师父学来的相面、风水知识混生活,一方面每晚去酒吧门口捡尸,倚靠女人的阴气来缓解自己经窍中时刻燃烧的阳火。然而最苦的是,在这个问题彻底被解决前,他都不能真正意义上的做那事儿。就算是动情,都有可能激发阳火燃烧,一个不慎就是被烧得神形俱灭的下场。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苏酥亲了他一下就让他俩月功夫白费。本来他都已经依靠积攒的阴气,让自己短暂的寿命续费了两个月左右。可如今估摸着又只有四五个月可活了。“哎,真是个妖精。”想起苏酥,公车上的王谦叹了一声,随后又挂起了微笑。“你他妈瞎啊!”王谦出神的时候,旁边忽然穿来一声厉喝。转头一看,原来是个辣妹打扮的妹子,同样是酒红色头发。可同王谦比起来,她不论长相还是气质就着实有点寒碜了。而她之所以叫骂,只因司机的一个刹车,让她后面的女生猝不及防撞到了她身上。再看那女生,扎着马尾辫十分朴素的穿着,精致的眉尖微微下垂,水汪汪的眼中写着委屈二字。她踮着脚很努力的抓着吊环,面对那个辣妹的喝骂只小声应道:“对不起。”辣妹低头扫了她一眼,不屑哼道:“死矮子。”女生低着头,不敢反驳。王谦打量了几眼就没有多看了,这世界上不平的事情多了去了,他又不是道德楷模,管那么多闲事干嘛。“喂,我说你让个座行不行?”王谦正继续想着苏酥呢,那个刺耳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扭头左右一看,最后落到了满脸写着嚣张的辣妹身上。“看什么呢,就是说你呢。好歹还一大男人呢,不知道女士优先啊?”辣妹嚼着口香糖,唾沫星子都快飞王谦脸上了。王谦愣了一下,随后哦了一声就起来了。辣妹得意一哼,正准备坐下的时候王谦却伸手一拉,把那个努力想抓好吊环的女生给拉着一甩就丢到了座位上。女生懵了,辣妹也懵了。“你到底什么意思?”王谦很耿直的解释道:“尊老爱*士优先啊,一看你就成年人了,不会好意思跟小学生争座位吧?”“那个,我不是小学生……”被王谦甩到座位上的女生举手弱弱道。王谦瞄了她一眼,三秒后转头对辣妹道:“就算她是初中生,你也得让着她不是。”“我也不是初……”。“爷爷,你下次说事儿能不能不打我了,你这手太重,你看看我脑袋上这包,好了一个又多了一个,吃不消呀。”“怎么滴?我打你不应该吗?”不怕爷爷力气大,就怕爷爷本事大,蓝昊靠蓝洪赚钱呢,摇头的事儿是不敢再犯了,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蓝洪这才捋捋胡子回到了吊坠里。张琦扭过头不看蓝昊,怕蓝昊不好意思,可他一直都没憋住笑,要不是捂着嘴早就出声了,他见过的老人不少,这么教训孙子的真不多。“张琦你说我是不是不近人情呀?”笑声憋回去,张琦才敢出声:“做好事是得做,我老爹活着的时候就告诉我帮人迁坟是积德行善的事,所以我才接了老爹的手艺,不过也看什么事了,积德行善把自己搭进去也划不来。”好话坏话都叫张琦一个人说了,等于一句话没说,决定权还在蓝昊手里,没办法蓝昊只能听蓝洪的,去虎庄冒险。天色渐晚,去虎庄已经来不及,出去买点饭,两人吃了之后月亮也升了起来,张琦眼睛抹上牛油,又开始了心惊胆战的活儿。昨天不太适应,今天虽说心里还有点恐惧,但缓和了不少,看到来买纸钱、香烛的灵人敢说上几句话了。蓝昊对这种小生意全凭张琦做主,卖了纸钱就在铁桶那烧掉,给钱的方式五花八门,有让张琦去集市捡钱的、有让张琦去文玩店捡漏的,能不能兑现张琦可不敢保证。不过蓝昊也不着急,纸钱花不了多少钱,兑现了就是赚了,兑现不了当赊账,有钱了再兑现。一晚上进账七八笔钱,蓝昊最看重的还是文玩店那对麻核桃,有点来头:“张琦,我们明天就去找南宫将军的骸骨,顺便去文玩店看看那个贵妇说的准不准。”“她说麻核桃带着原装盒子呢,表面上看盒子挺普通的,但盒子内藏玄机,垫子下有一块粘在盒子底儿的玉牌,玉牌可带着名号呢,具体什么名号贵妇没有说,可单凭麻核桃和玉牌就赚大发了。”想着好东西,蓝昊就没睡着,早早的就叫张琦起床,张罗着出发去虎庄,半路来到了文玩店。店面不大,上前一问物件,价钱够肥的,蓝昊这大部分时间都吃素的主,听到耳朵里差点没噎着。“老板,你这的物件太贵了点吧,每件都是天价,谁买的起呀?”蓝昊说上老板一句。“两位怕是不玩古董,穿的够素的,古董这东西真的就得好价,反过来讲,价低它就不值得收藏,你们要是有好物件卖给我,我也给你们好价钱。”老板几句话,把蓝昊和张琦憋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老板有见地,贵姓?”蓝昊心里有了点盘算。“我叫袁武,看上了什么我给你拿。”蓝昊指指角落里的黑色盒子,袁武笑了,取过盒子说道:“我店里就这盒子里的麻核桃便宜,八千块你拿走,我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年代的,赔了赚了都是你的。”袁武并不知道黑色盒子内有千秋,蓝昊装做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拿出来六千块放在袁武面前。“六千块不少了,袁老板这对麻核桃个头可不太大。”买老物件得挑毛病,即便是没毛病也要找出毛病来。麻核桃放在店里已经三年多了,买的时候花了三千块钱,一直都没有人买,袁武今天觉得碰到傻子了,可不能错过这机会:“虽说我亏了点,但我也要用钱吃饭呀,六千就六千。”“你可不能反悔啊,而且我以后有什么好物件都到你这来,明告诉你我是玩收藏的。”蓝昊以后能有多少好物件他自己都说不准,不过一定很多,得找个出手的对象,袁武是精明人,有好物件他舍得花钱。“只要有好东西,尽管给我打电话,只要在石头城保证一小时内上门收货,名片你收好了。”名片递给蓝昊,六千块钱袁武赶紧捏在手里,临走时候交代袁武他这人低调,上门大可不必。东西到手,袁武也成了蓝昊的出货对象,这次出来收获颇丰,带着张琦出了文玩店。“张琦把盒子收好了,我们现在去虎庄,赶紧的还能赶上公交车呢。”蓝昊穷习惯了,花钱从来都是精打细算,能占便宜就占便宜。张琦摇摇头,自己掏腰包打车去虎庄,虎庄这个地方张琦以前来过,帮别人迁坟,一天的时间找骸骨返回蓝家祖宅不太可能,迫不得已在虎庄开了一天的房。到了房间蓝昊对张琦没什么隐瞒,打开黑色盒子,翻出垫子下的玉牌放在张琦面前:“看到了吗?回去我们就把玉牌卖给袁武,贝勒爷的贴身玉牌怎么也能值个三五万的。”“那贵妇说是又玉牌,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好的货色,能值五万,一个贵妇就有这好东西,那南宫将军的细软岂不是更值钱,我们赶紧带着工具走吧。”张琦现在可比蓝昊积极,帮人挖了两年的坟,赚的钱少的可怜,现在转运了不睡觉都成。骄阳似火,两人可不怕什么毒辣的热,一路打听到了虎庄的鹰嘴峡,方圆两公里内都没有人家,在河边倒是有人钓鱼。“这位老哥钓多少鱼了?”蓝昊上前闲聊。“每天只能来这钓鱼两小时,你没看到外面打着来者止步的字样,你们还敢来?”钓鱼的人好奇蓝昊他们来做什么,鹰嘴峡可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们到这来看看是不是有真的老虎,天生的爱冒险,知道这有老虎就想来拍几张真的照片,回去在朋友面前特别有面儿。”钓鱼的人开始收拾渔具了,不再和蓝昊说话,蓝昊问他怎么了,他跑的更快,一边跑一边喊:“你们疯了!疯了!”此时张琦已经在蓝昊旁边学起了老虎叫,片刻之间钓鱼的人已经窜出了峡谷,蓝昊和张琦捂着肚子笑了半天。“别笑了,你那宝贝带了吗?”蓝昊盯着张琦背来的箱子。“放心吧蓝哥,我每次迁坟都带着这个金属探测器,迁坟后我都会复查一次,如果有宝贝我就能赚一笔,可这么多年来运气不佳。”蓝昊招手,让他放下箱子把金属探测器给拿出来,张琦把金属探测器拿出来,调到探测铁器的频率,南宫岩的骸骨带着佩剑,找起来比较容易。张琦拿着探棒,蓝昊抱着仪器跟在后边,从鹰嘴峡口慢慢的向深处走,路可不那么容易走,两人这腿没走多远就酸了。“蓝哥,鹰嘴峡可五六公里呢,我们这样探过去就得在这睡了。”“怕什么,有我爷爷在,老虎出来就办了它。”蓝洪是蓝昊的底气,动力就不用说了,只要能拿到钱,什么危险艰难统统都不是事儿,什么东西都没赚钱重要。心一横,身上就来劲了,两人一口起探了三公里的路程,不是一点没有收获,一把生锈的镰刀头看的张琦都想哭了。“蓝哥,我们顶着太阳来的,没必要披星戴月呀。”“不想披星戴月也没用,你看已经月明星稀,说点人话啊,别整那一套一套的,今天晚上就在这过夜了。”天晚了,肚子也饿了,准备吃点东西,他们肚子饿了,鹰嘴峡还有其它东西也饿了,一声吼叫,蓝昊和张琦手中的干粮都掉地上了。,穆婉兰估计身边没有人,她索性打了电话过来,我愣了一下,接起电话,穆婉兰道:“小泉,午陪姐吃个饭吧,我和女儿两个人吃饭,怪冷清的,你来吧,多一个人也热闹一些。”我惊讶的问道:“兰姐,你还有女儿啊?你不是没老公吗?穆婉兰轻笑一声,说:“我女儿都十七岁了,不过不听话,也不好好读书,你先来吧,姐的事有机会慢慢说给你听。?”我想了想,答应道:“那好吧,你在哪里啊?”穆婉兰见他答应了,开心的笑了起来,道:“解放路潇.湘会馆,快点来呀!”我嘿嘿一笑,说道:“知道啦,马到。”我挂了电话后,心里乐滋滋的,没想到这么个风情万种的少丨妇丨富婆这么快对自己有点依恋了,这让我多少有点沾沾自喜。飞快地从床跃起,我匆匆穿好衣服,把门锁好,‘腾腾!’地跑下楼,在小区门口打辆出租车,开门坐好后,轻声对司机道:“去解放路潇.湘会馆。”到了潇.湘会馆门口,一下车我看见了穆婉兰那辆奥迪a。我进入潇.湘会馆二楼,穆婉兰刚巧从门里面出来,我一脸笑意的叫了她一声。穆婉兰抬头一看,嘴角洋溢着一丝温馨的笑容,说:“菜都了,我看你还没到,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来啦。”我笑着小声说道:“兰姐,你女儿也在,不会很尴尬吧?”“她小孩子,不知道的。”穆婉兰精致的俏脸神情显得有点低落,缓缓地说道:“好不容易有时间跟她吃一次饭,她还不乐意。这些年我一直忙着做生意赚钱,从小也没怎么陪她,她和我的感情一直不太亲近,哎!不说啦,快进去吧。”我们俩边走边聊,来到了包间门口,穆婉兰推开了门,我随在她身后走了进去,等到看清楚里面坐着的女孩时,我惊了一大跳,那女孩竟然……是那晚在黑夜精灵酒吧泡过的那个小美女。难不成这个十七八岁的小美女是穆婉兰的女儿?汗,那我岂不是把她们母女两个都给那个啥了。回头要是被穆婉兰知道,她还不得找我拼命啊……我僵硬的站在门口,惴惴不安的揣测着,多少感觉有点自己有点惊慌失措的模样。穆婷婷正低着头在玩手机游戏,一时间还没有注意到我,穆婉兰也没发现我的表情异样,拉着我进来之后,笑着给我们俩介绍,说道:“小叶,这是我女儿穆婷婷!婷婷,这是我朋友叶庆泉。”穆婷婷漫不经心的随意抬起了眼帘,她陡然一惊,终于认出来我是谁了,是那个在酒吧喝酒之后,和自己开了房、天还没亮不见了的那个帅哥?一时间,穆婷婷瞪圆了眼珠子,满脸的惊讶,脱口而出道:“咦!怎么是你?”穆婉兰也十分惊的看着我们两个人,诧异的问道:“嗯!你们俩怎么会认识?”我的心跳登时加快,忐忑不安的佯笑着,说道:“噢,不是认识,只是有一次……我记得好像是在公交车站,我和你女儿见过一次,对吧?”我咚咚直跳,感觉到口干舌燥的,生怕穆婷婷在她妈妈面前说出了真相。穆婷婷瞅了我一眼,随即嘴角浮起一丝小狐狸般诡异的笑意,点了点头,道:“嗯!我还记得那次搭公交车的时候,你还踩了我的鞋呢,还不给我道歉?”“婷婷,你又淘气了。算别人坐公交车踩到你脚,这都什么时间的事情了,还要道歉呀?……”穆婉兰说完,朝我笑了笑:道:“小叶,这孩子挺皮的,你别介意呀!”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时才终于放了下来,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握了一下拳,感觉手掌湿乎乎的,那天和歹徒搏斗都紧张,也感觉更……刺激。穆婉兰大概以为我是被她女儿整蛊,才长呼一口气的。见状,她还朝我略带歉意的微微一笑。之后拉开椅子,招呼道:“小叶,快坐下来吧,准备吃饭。”我偷偷瞄了穆婷婷一眼,她正低头假装看着手机,但从她那不经意微微翘的嘴角,我发现这小丫头片子是在偷笑呢。我挨着穆婉兰坐下来,告诫自己,在她们母女俩面前一定不能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得要表现得斯一点才行,要不然,被识破了不好玩了。三个人坐定后,穆婷婷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扫了我一眼,向穆婉兰问道:“妈,你怎么和他认识的呀?”穆婉兰帮我把密封的筷碗碟拆开,对穆婷婷笑着解释,道:“他呀,在资源局班,我因为公司的事儿常要往资源局跑,一回生二回熟了呗!”我给自己斟了杯茶,抿了一口,压了压神儿,假装随意的扫了一圈包厢,笑道:“这里的环境不错。”实则我是偷偷打量了母女两人一眼,在心里做着对;穆婉兰成熟妩媚,像盛开的玫瑰一样娇艳欲滴,穆婷婷则是青春活泼,含苞待放。母女两在床,一个是风情万种、疯狂而激.情,另一个却是羞答答、娇滴滴、欲迎还羞,滋味各有不同。我突然感觉到老天爷也算是公平,这些年心里一直惦记着嘉琪姐,但始终是镜花水月,这不经意间却离的邂逅了一对母女花。不过我从内心来说,还是对兰姐这样妩媚的少丨妇丨,带着点情有独钟,但对于穆婷婷,纯粹是那天晚感觉有点空虚,才会和这小美女去开了房。吃饭时,我不时偷偷打量一眼穆婷婷,心想现在的小女孩也真是牛逼,才十七岁去夜店寻.欢,确实开放啊。这样一想,我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了,觉得那晚即便是我不找穆婷婷,夜店里那群虎视眈眈的男人肯定也不会饶了她,还不如让自己把她给那个啥了呢。我正胡思乱想着,穆婉兰夹了块排骨放在我碗里,问道:“小叶,前几天你们局里有没有下发什么件?是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事情。高启荣那儿没什么动静吧?”我想了一下,说道:“没有,这几天我不清楚,但前几天肯定没有下发过这一类的件。”穆婉兰点了点头,端起杯子抿了口饮料,说道:“那好,我还担心高启荣有消息了瞒着我呢。”我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兰姐和我们领导的关系毕竟非同一般啊。”穆婉兰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女儿在场,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亲密,她忍住了想捶我一拳的冲动,努了努嘴,说:“你目前正好在高启荣身边工作,要是有什么消息你可记得通知姐,这事情儿还真要靠你帮忙呢。”我笑着朝穆婉兰挤了挤眼,道:“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嘛,义不容辞啊!”日期:-- :《金凤仪》《我成了山海界灵》《岳两女共夫》《大都市的猫男猫女》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重庆百丽宫影城天地店》。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21736_983848.html
重庆百丽宫影城天地店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