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鸿博官網 目录共6679章

首页

鸿博官網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9084章 醒来后

鸿博官網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李小亮坐在回乡的汽车上,不悲不喜的样子心里却很是苦涩。李小亮今年二十一岁,大学生,他长的浓眉大眼,方方正正,身有带着农民特有的憨厚与老实的特性,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厚道,老实。本来他即将从师范学院毕业,留校任教的事情也差不多确定下来了,前途本来一片光明,可因为得罪了一个无聊的人,毕业时曾信誓旦旦让他留校的上江师范再没了声音,曾经拼了命向他伸过橄榄枝学校也是有多远跑多远,生怕与他扯上一点点关系。就连毕业证都拖延没有给他,这情况更象是他被学校开除。只是学校没有发出公告,拒给他毕业证时也是婉言相劝。可不管态度再好,事实上他与开除没区别。这一切都是因为某一位张姓教育局局长说了几句话。汽车一边缓缓的前进中,售票员站在车门边向路人吆喝着“玉江到平罗,玉江到平罗快点上车走拉。”李小亮吐了口气,心中突然豁然。自己以往只是低头做学问,真的是对现实生活欠缺了好多。如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反正学到了想学的知识,做些别的,或许有更好的出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家人说。也许他们会很失望吧?汽车突然嘎的一声停了下来,车门大开。一个上身穿着小碎花短袖布褂,下身深青色直桶裤的女人上了车。女人三十来岁,短发齐肩,五官清秀,皮肤白皙,不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感觉漂亮的人,但要仔细看时,却发现这女人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漂亮,她上车后张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看也不敢看众人,找了个座坐下,样子有些拘谨。这趟车是从玉江市开往平罗县的。上江是中江省的省会,玉江在上江的西南,属内陆,中江省最穷的市。平罗县又是玉江的西南,是玉江市最穷的县。所以,平罗到玉江的车次不多。每次发车,车上的人都不少,空位子没有几个。这女人坐的地方李小亮前面的一个位置。其他人看倒这些感觉非常平常,但无意中抬看到这女人的李小亮却是一愣,因为他突然想到这个女人是谁。李小亮的家在上林乡的下林村,而这个女人正是下林村的一个有名的寡妇,名叫林玉芳。林玉芳虽不是下林村唯一的寡妇,却是最有名的。因为她是下林村三个寡妇中最漂亮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过门当晚死了丈夫的女人。很多人都说林玉芳虽过了门,但没有被破身,也有人说她是白虎,天字一号大克星。可不管怎么说,下林村光棍不少人惦记着林玉芳。李小亮看看林玉芳的背影,心说,这从来没出过上林乡的林寡妇这次居然到了玉江市,这事怪啊。林玉芳这小寡妇是出了名的老实,走在街上都是低头快步,说话都是低声细语有个人在边上说话就听不见的那种。这样的一个女人会一个人跑到玉江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小亮都不会相信是真的。就算人会变,但半年功夫性格大变,这不可能的。记的上次放假回家时,他还记的林玉芳坐在大门的门槛上任由她的那个恶毒婆婆又踢又打一动不动。是什么事让这样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来?李小亮突然对这事有了心思。林玉芳身上穿的是那件小碎花布褂是那种圆领短袖衬衫式的女式衣。在李小亮的印象中,林玉芳没有穿过T恤类的短袖衣,就是夏天也是长袖衬衫。李小亮猜测,这衣服应该是林玉芳新买不久的。不过这青色小碎花圆领短袖衫,还真的挺配林玉芳。素雅的颜色与图案,衬托出林玉芳宁静、贤淑的气质。小圆领与发际之间娕白的脖颈隐隐透着光洁,林玉芳没少干活,肌肤却比那些天天摸美白霜的女人们更好。那一小截与黑发相衬托、曲线隐约的脖颈,竟让李小亮心里有种想看到更多的冲动。吸了口气,李小亮自嘲自己这是要得失恋综合症了,居然会有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收回视线的刹那,他看到了林玉芳的侧脸。虽然低着头,林玉芳的目光却在偷偷的看着左右,有些惊慌的神色,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鼻尖上隐约有汗。那汗肯定不是因为追汽车,她在紧张,在害怕,为什么?李小亮皱皱眉,就算第一次出门,也不会紧张成这样子,而且,她没有带行李!难道她是从刘安家偷跑出来的?!李小亮提起了警惕,默默地窥探着林玉芳。其实李小亮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被开除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也不小。只所以有心思管林玉芳的事,其实也有些原因。林玉芳比李小亮大不几岁,嫁的刘安同李小亮在一个胡同中。刘安倒不是从小体弱,李小亮记的小时候被村长家的儿子欺负时,刘安还教训过村长儿子李大鹏。不仅这事,在吃穿用上,刘安也没少帮过李小亮,两人感情好的很。李小亮到上林乡上初中时,刘安去矿山打工了,等李小亮上高中后,刘安就回来了。虽然刘安带回来的钱不少,但却得了肺病。一开始都以为是小毛病,刘安家里人也没太在意,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看,谁知越来越重,后来一检查是肺癌。刘安家这才慌了。刘家就刘安这一个独子,家里人就想让刘安赶紧结婚生子。谁知刘安结婚当天死了,刘安的父亲一气之下,也病倒,不久后去世。只留下了林玉芳与刘安的老娘范翠红。刘家男人一死,这家就不象家了,范翠红性情也大变。她感觉林玉芳就是扫把星,把她家害成了这样。一个很温和的妇女变的尖酸刻薄,林玉芳没少受了打骂。不管是乡村邻里还是刘安的关系,李小亮都对刘家有感情,所以他很关心刘家。其实,就算不是刘家的林玉芳,是下林村的其他人,李小亮也会关心。李小亮是个孤儿,并不是父母双亡,是不知道父母是什么人,他是下林村的老支书捡来的。老支书家里的条件并不好,可以说李小亮从小吃下林村的百家饭长大的,所以李小亮的感恩心比较重。诸多原因在里面,李小亮对林玉芳的出现,不由自主的关注起来。可看了一会儿,他发现了不对,这是回去的车!如果是从刘安家偷跑出来,她不会坐从玉江到平罗的车了!李小亮直直身体,向车厢里扫视了一圈。乘客们千姿百态,有的在交谈,有的在看风景,有的看手机,还有的在闭目养神,看起来都很平常的样子。对林玉芳关注的人,似乎也没有……不对,有一个,是一个穿着迷彩装的家伙。这人留着平头,看起来很壮的样子,目光有神、锐利,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他明显在关注林玉芳,一分钟内看了三次。李小亮心中一突,如果这个人对林玉芳有歹心的话,自己好象大概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拼命的话,只有五成把握让林玉芳逃走。“你的到哪里?买票。”售票员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打断了李小亮的思绪。李小亮不由的哑然,自己是不是真的与现实脱节太多了,竟然会想到这些事。这是法制社会,大白天的,怎么会有人敢做抢妇女之类的事呢?那个迷彩装估计是被林玉芳的相貌吸引了,自己想的太小说了,现在可不是什么古代江湖,有拦路好汉,采花大盗什么的。。我嗯了一声,老婆的回答,让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希望她能主动交代昨天晚上的事。突然老婆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了电话,我隐约间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不动声色的吃着饭,过了一会她走过来告诉我,医院有事要她过去,看她的举动,现在就要过去。我皱了皱眉,问她还吃不吃饭了?她告诉我说,来不及了。我有些疑惑,今天老婆是休息的,他们加班是会提前一天通知的,联想到昨天的那通电话,我心里一惊,难道又是昨天那个男人?老婆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米色的连衣裙十分匹配她白皙娇嫩的肌肤,纤细的腰身不堪一握,细细的高跟鞋她穿起来非常的有女人味,笔挺的双腿,更显修长了。去医院值班,有必要打扮得这么漂亮吗,还特意穿一双黑色的裤袜?是为了给那个混蛋助兴吗?那条裤袜,好似提醒我什么一样,感觉很扎眼。我很随意的问她怎么打扮那么漂亮,她笑着不经意的说,你不喜欢自己的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吗?我心里冷笑,看来是那个男人更喜欢吧。我心犹如刀割,感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和挑衅,那个男人不但占有了老婆的身体,还占有了她的心,让她这么无耻的顺从和配合。我送老婆出门后,顾不得吃饭,我面色阴沉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我的手心有些出汗,我内心深处其实是很怕触犯法律,但是想到那个男人竟然破坏了我的家庭,敢搞我老婆,我就恨不得捅他几刀。这一切,我在昨天就想好了。我出了小区门口,看到老婆上了一辆公交车。我为了追上她,打了一辆出租车紧紧的跟在公交车后面。老婆果然没有去医院,在市中心下了车,下车后东张西望的,看上去还挺谨慎小心的。我心里冷笑,下了车戴上墨镜,紧紧的尾随着老婆一路来到了一个大型综合商场,这里人流量多,还有酒店。我一想到她吃完饭,很可能直接和那个男人在楼上开房,我对她的怨恨更浓了,她原来是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一早抛弃老公,饭也不吃,打扮漂漂亮亮,就是为了和奸夫约会。我紧咬着牙齿让自己保持克制,小心的跟着她。想到昨天那个男人一个电话,老婆就直接离开了我,一直到半夜才回来,裤袜上竟然还留有那男人的污物,她竟然一点也不考虑我的感受,一定是很爱那个男人吧。我想到老婆,很可能不止一次的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不止一次的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子,我心里的怒火越发的旺盛。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她进了一家内.衣店,不大一会,一个男的也走了进去。我眼神一紧,攥着拳头,满腔怒火的看过去。老婆和那个男人攀谈了起来,看得出来两人很熟悉,男人拿着一条黑色内衣,嘴巴靠近老婆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我看到她脸色刷的红了,神色也有些扭捏,两手紧抓着裙子的部位,眼神却有些迟疑和羞涩。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家伙想让老婆穿上试一试,或是逗弄她的。我很快认出了那个男人,是老婆医院的一个主任医生。我去接老婆的时候,有碰到过,他个不高,三十多岁,挺着大肚子,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其貌不扬,在医院有些小权利。我想到老婆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如果出.轨,很可能对象就是他?这个混蛋结了婚,还敢勾搭我老婆?她竟然也这么不知廉耻,和有妇之夫勾搭在一起,难道就不怕别人知道吗?我看到老婆和他说笑的样子,笑的是那么开心,我就更愤怒。她穿着黑丝裤袜的美腿,足有一米七的身高,腿部线条以及包臀裙下的柔美,显得身材更凹凸有致了,即便是我,站在远处,也情不自禁的盯着看上几眼。我一想到,旁边那个秦主任,昨天更有可能那个男人,我就粗重的喘了几口气。秦主任突然借着路人多,拉了她一下,两人就并肩站在了一起,样子显得更亲昵。我望着对面的老婆,发现她正脸露羞涩,一副很顺从的样子‘依偎’在秦主任身边,我的心生出一股恨意,看来他们早就有一腿了,应该不止一次这样逛街了,我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风流吧,放荡吧,总有你们后悔的时候……”我心里暗暗发狠,在屈辱和愤怒的刺激下,我双眼开始变红,仿佛看到眼前的这对狗男女已经倒在妖艳的血泊中。滴滴滴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吓了一跳,我竟然忘记关静音了,掏出手机的时候,发现竟然是老婆打过来的。我突然有点紧张,手一抖急忙打开静音,转身躲在了一个店铺的门后面,难道我被发现了?我望着老婆正在不断打进的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店铺里,感觉她应该没有发现我。我冷笑一声,接通电话,想要看看她想搞什么幺蛾子。我刚喂了一声,那边老婆的声音就透着埋怨,问我在干吗,是不是偷偷的干坏事竟然不接她的电话。我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还好意思说我干坏事,我正看着你们这对狗男女在偷.情。我不动神色的编了一个理由,随后问她在什么地方的,她竟然谎称在医院里。“我怎么听起来,你那边挺乱的。”我突然脸色一沉,哼了一声,抬头看着对面的老婆,面不改色和我交谈,还对着那个秦主任打眼色,似是让他暂时不要说话。老婆竟然当着我的面,在撒谎。女人变了心,真的很可怕。“老公,刚刚有家属在,哎,我知道今天周末你休息,我也想和你在一起过,可是你也知道,医院有时候忙起来连吃饭都顾不得,亲一下,我晚上回去陪你。”“我知道了。”我握着手机的指头,咯吱咯吱作响,已经记不得她后面说的什么,抬头望着老婆挂掉手机后,她脸上丝毫没有欺骗我的愧疚感。我想到老婆有时借故加班,时常不回家,看来就是和这个混蛋在一起。我想起刚去医院的时候,老婆很羞涩,安静,才刚刚大半年过去,她竟然学会了撒谎,在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慌神的功夫,我再抬头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坐电梯朝着楼上走去,等我挤过人群冲过去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他们了。我想到楼上就是酒店住宿区,他们两个来这里,肯定是为了方便开房。我心如刀割,好似被重重击打了一下。印象中,老婆很贤惠,待人接物很有分寸,我从来没想过她会出.轨,而且还是和有妇之夫。我心乱如麻,同时加快脚步,左右环顾,想要尽快的找到她的身影。一想到老婆现在很可能已经进了房间,那个混蛋刚刚看她的眼神就饥.渴的很,肯定一点前.戏都没有,一进房间就脱光,把她扑倒在床上。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老婆会不会被逼迫的,此时很不情愿的在反抗,被秦主任强行发生关系,在呼喊我去救她。。  刘华平点了点头,丢了一支烟给他,懒洋洋地道:“说的是这个理儿,出来混的要讲义气,老大平时对咱们可不薄,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哥几个要顶来,绝不能掉链子。”刀疤脸点香烟,狠抽了几口,悻悻地道:“华平,你倒是说说,这次的谈判有希望吗?”“估计没戏!”刘华平摆摆手,掂着手里的匕首,低声骂道:“那个徐海龙,是一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整个青阳市的公丨安丨系统里,这个家伙不开面,专门跟老大对着干!”刀疤脸皱了下眉头,冷笑道:“他算再牛逼,也有弱点,现在他老婆、孩子都在咱们手,他还敢不听话?”刘华平点了点头,把匕首插在泥土里,望着远方,冷森森的道:“不好说,那家伙张狂的狠,也爱出风头,据说他发誓要把咱们都一打尽呢!”刀疤脸嘿嘿地笑了起来,有些不屑地道:“这个徐海龙,还真是不识好歹,凭着老大现在的势力,在青阳完全可以横着走,有哪个敢招惹?”刘华平吸了口烟,嘴里吐出几个烟圈,淡淡地道:“话也不能这样说,最近这半年,日子不太好过,场子经常被查,下面的弟兄也被抓了十几个,老大有点沉不住气了,要和他徐海龙摊牌。”刀疤脸点了点头,脸现出一些忧色,叹息道:“华平,等咱们这趟活做完,得分道扬镳了,你打算往哪边去?”“北边!”刘华平吐了口唾沫,盯着地的匕首,轻声的道:“我肯定往草原那边跑,那里地广人稀,便于躲藏,过几年,等老大把事情摆平了,我再回来。”刀疤脸闷头吸着烟,有些郁闷地道:“我是不想回来了,要能保住一条命,以后做点小买卖,不管道的事情了。”刘华平冷笑了一下,一撇嘴,道:“黑子,瞧你那点出息,真是不用啊!”刀疤脸笑了笑,把烟头抛出去,轻声道:“华平,手机在这里有信号吗?”刘华平点了点头,从兜里摸出手机,扯出长长的天线,笑着道:“满格,这东西真是好,是贵了点,老大买了六个,当礼品送出去五个,剩下这个,赏给我了。”刀疤脸叹了口气,轻声道:“华平,老大对你真是信任,要是不接这个活,老大很可能会把夜总会那边交给你,那里可是肥得流油。”刘华平摆了摆手,有些不屑地道:“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老大对我有恩,这条命早是他的了,什么时候想拿去,是一句话的事儿。”刀疤脸点了点头,佩服的竖起大拇指,赞道:“华平哥,够义气!”刘华平站了起来,向远处观望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黯然道:“是有些担心我奶奶,她年纪大了,身子骨又不好,最近总生病,不过,老大说过了,以后给老太太送终的事情,他会安排的,叫我不必担心。”刀疤脸双手抱肩,恨恨地道:“我是没念想了,家里人都瞧不起我,每次回去,都没好脸子看,这下好了,大家一辈子都别再见面,也算清净了。”刘华平笑了笑,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小声嘀咕几句,挂断电话,轻声的说道:“再等等吧,老大还没下最后的决心,让我们再等半个小时。”刀疤脸转过头,盯着绑在树的两人,冷笑道:“次进去的时候,是徐海龙带人抓的我,那次可是好一顿暴打,害得老子半个月没站起来。这回好了,他老婆、孩子都落在我手里了,嘿嘿!这真特么是报应啊!”刘华平冷哼了一声,道:“他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刀疤脸走到树旁,伸手撩起女人的秀发,啧啧赞道:“还别说,他老婆真不错,已经生了小孩,身材还这样好,皮肤也白净,嫩得能掐出水来。”刘华平嘿嘿地笑了起来,转头道:“黑子,老毛病又犯了?”刀疤脸点了点头,笑着道:“这妞儿生得这么俊俏,这样死了,怪可惜的,不如玩一次,怎么样,咱俩谁先来?”刘华平摆了摆手,轻声道:“老大没发话,你别乱来!”刀疤脸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怕个鸟,算谈拢了也没事儿,这女人事后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会承认的。再说了,到了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刘华平的心思被说动了,笑着道:“那好,便宜你小子了。”刀疤脸大喜,忙解开一道绳子,笑着道:“我先,徐海龙他不是牛逼么,这次咱们俩玩了他的老婆,送他一顶绿帽子,也好出出心里这口恶气。”刘华平笑了笑,一摆手,道:“走远一点,别让那孩子听到,这么小的年纪,要走了,也怪可惜的!”“行,完事了换你!”刀疤脸眉花眼笑的推搡着女人向前走去。我一直躲在树后,观察着形式,发现动手的时机要到了,不禁有些紧张,手心捏着一把汗。我最担心的是动静太大,惊扰了刘华平,那样容易对孩子不利,假如对方先出手伤害小孩,他离得有些远,是没办法救援的。但从身处的位置来说,只能先对刀疤脸下手,否则,不等到了刘华平身前,会被发现,到时以一对二,更加没有把握了。要知道,这些混混,都是打架的能手,也是亡命之徒,异常凶悍,那个黑子的名头很大,据说他刚出道时,曾经一个人拿着擀面杖,砍翻了四五个对手,出了名的能打。至于那个叫华平的,更有名气了,据说在很多酒店,只要报出他的名号,吃饭根本不必付钱,要对付这样的人物,必须格外小心,稍有差错,都将功败垂成。刀疤脸推着女人,来到十几米外,把她放倒,恶狠狠地扑了去,一边解着女人腰间的皮带,一边笑道:“大美人,你长得真好看,刚看到你的时候,下面硬了,要不是华平碍事,在车里把你干翻了。”“呜呜……”那女人嘴里塞着抹布,双臂被牢牢按住,没法抵抗,却兀自扭.动腰身,连蹬带踹,不肯范。刀疤脸更加兴奋了,解开对方的腰带,低声笑道:“这小腰扭的,真特么带劲,大美人,你可够骚的,来吧,扭起来,让咱们俩都好好爽一爽。”女人正死命挣扎间,忽然看到了从后面摸来的叶庆泉,她面露喜色,扬起脖颈,连连点头,眼里满是哀求之色。我走到几米外,立时发力狂奔,向前冲去,飞起一脚,将刀疤脸踹了个筋斗,随即扑了过去,挥起拳头,向他脸打去。刀疤脸却异常敏捷,左手一挡,抬起膝盖,顶向我的右肋,连磕了两下,一骨碌滚到旁边,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小子,你是混哪里的,少特么管闲事,不要命了吗?”我暗叫糟糕,却不答话,而是奋力扑了过去,想在最短的时间,把对方击倒。两人拳脚相加,打了几下,搂抱在一起,在地打着滚。这时,喊声惊动了刘华平,他从远处奔了过来,挥着匕首道:“快住手,不然,我杀了你!”我情知不妙,一边和刀疤脸厮打,一边喊道:“你快跑啊,到山下的村子里去喊人!”那女人听了,赶忙往下面跑,只奔出几米远,停下脚步,回头张望,眼眸里噙满了泪水。刘华平见状,心里有数,大声威胁道:“别跑,站在那里,你敢动一步,我捅孩子三刀。”女人浑身一震,站在原地,不敢再动,绝望地道:“别伤害孩子,千万别伤害孩子。”。“爹,我要出去闯荡,我一定会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胡耀祖跪在久病不起的父亲面前大声说。胡家是老式的三间瓦房,胡耀祖和哥哥胡立业分别住两头的房间,父母亲住在堂屋香火后面的小屋子里,此刻,胡老爹躺在床上不停咳嗽,虚弱地说,“我们就是老老实实的乡下人,现在兵荒马乱的,出什么头啊?待在家吧。”大哥扶父亲坐起来,给他轻轻抚背,“耀祖,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听爹的话。”“现……现在,饭……饭……饭都……都吃……吃不……不饱,呆……呆在家……家……也……也是饿死。”胡耀祖小时候生了一场病,发烧很久,好了以后,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紧张,说话就打结。“你说话不利索,找媳妇都困难,还能干什么大事?”父亲侧过身子看着他。“我……我命中注定,我……我一定娶个漂亮的媳妇回来。”胡耀祖铁了心要出去闯荡。父亲看拦不住,也不说话,对大哥点点头。大哥说,“爹同意了,你走吧。”胡耀祖给父亲磕了三个头,转头看已经开始抹泪的母亲,拿着早已收拾好的背包,微微弯腰给大哥鞠躬,“哥,爹妈就拜托给你一个人了。”“二弟,拿着。”胡立业拿出一块大洋给胡耀祖。胡耀祖知道,这是他家全部的财产,“大……大哥,我……我不要,你留着给爹抓药吧。”“你拿着,爹没药我们可以到山上挖,你出门在外,没盘缠怎么行,我们在家,挖点野菜能填饱肚子,你在外面,什么都得花钱,没钱难道你去抢啊?”大哥说。“大……大哥,”胡耀祖擦眼泪,“我一定混个人样回来。”“实在混不下去,要想着还有一个家,日子过得苦点,也是家。”胡立业说。“我知道了大哥。”胡耀祖接过大洋,仔细放到包里最隐秘的地方。“外面和村里不一样,什么事多留点心眼。”胡立业嘱咐道。胡耀祖告别大哥,拿上母亲备好的干粮,挥泪出发,走了三天三夜,才到了广州,包里带的干饼子早就吃完了,他饿得头昏眼花,在路上任何地方看到水井,他都去喝,就是怎么喝都饿。可是实在舍不得花那块大洋,现在他头发凌乱,衣服鞋子都很脏,鞋头甚至已经走破了,大拇指都漏出来了,全身脏兮兮的,像极了叫花子。“兄弟,买馒头吗?”胡耀祖站在包子铺前,站了很久,直咽口水,手里紧紧拽着大洋,却不舍得用,“老……老板,你需要伙计吗?我不要钱,管吃就行。”“兄弟,对不住你,我也想去当伙计,找个管吃的地方,现在生意难做,”老板没再理睬胡耀祖,转头对着人群大声吆喝着,“包子、馒头!”“老板,你能不能先记账,给一个馒头,我挣钱还你。”胡耀祖声音很小,说话还没有打结。“你饿啊?”老板看他。胡耀祖点了点头。“那地方,管吃管住,关键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胡耀祖顺着老板手指的地方看,有一张桌子,两三个穿军装的年轻人坐在后面。他上了几天学,认识几个字,“黄埔军校报名处。”老板诧异地笑起来,“你一个叫花子,还认识字?不错,那你去碰碰运气。”胡耀祖走了过去,呆呆地站在桌子前面。年轻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友好地问,“你干嘛?”“我……我……我来……来报名。”胡耀祖说。“就你?”穿军装的年轻人笑了。“我……我……我怎么了?”胡耀祖慌忙看自己,除了脏兮兮的,没什么特别。“你认识字吗?”年轻人问。“认……认……认识几个。”胡耀祖点头。“写的是什么?”年轻人用指头敲着桌子旁边斜立着的纸板。“黄埔军校报名处。”胡耀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呵呵,你还知道是军校,我们是在招特殊人才,”穿军装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推着胡耀祖,“不是收留逃荒的,你离远点。”“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特殊人才?”胡耀祖赖着不走。“怎么回事?”一个像军官的人走了过来。“报……报……报告……”年轻人受到胡耀祖的感染,说话也打结。“长官。”胡耀祖帮那年轻人把话接上。年轻人瞪他一眼,对军官说,“报告长官,他说话都说不清楚,也要来报考军校。”“你……你……你还不是也说不清楚。”胡耀祖看向年轻人。“你……”年轻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被军官一个手势制止了。他转头问胡耀祖,“你有什么本事吗?你知道黄埔军校吗?”“你需要什么本事,我就有什么本事。”有时候,胡耀祖讲话也不结巴。“你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军官被他的憨样逗笑了。“我……我……我特别能跑,跑得很快。”胡耀祖比划着手脚。“是吗?你跑一圈给我看看。”军官说。“我都三天没好好吃饭了,而且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三天都在赶路,现在跑不动了。”胡耀祖实话实说。军官没理睬他,转身要走,胡耀祖急了,拦住军官,“长官,我跑。”军官笑起来,指着前面,“如果你真跑得快,那包子铺的包子我管饱。”“你说话要算话。”军官点点头,胡耀祖放下背包,脱下已经快要掉底的鞋子,准备开跑。“看到没有,前面有两个穿军装的人,你把他们的帽子摘下来交给我,当然你不要被他们抓住。”军官说。胡耀祖看过去,两个军人正在前面两百米的地方并排走着,他再确定一遍,“说好管我的包子。”然后拔腿就跑。他速度非常快,一眨眼工夫已经到了,“这小子还真的能跑。”年轻人都看傻眼了。他们说话的当儿,胡耀祖已经摘下两个军人的帽子,转身往回跑。军人转身,看到自己的帽子被一个叫花子拿着跑得飞快,他们追了过来。当然,两个人都追不上胡耀祖,其中一个人掏出枪,“叫花子,你站住,我要开枪了。”说完还真的朝天上放了一枪。把胡耀祖吓坏了,抱着头,拼命跑到军官面前,“帽子,帽子!”“你就不怕他们真的开枪把你打死?”军官拿到帽子笑着问。“把帽子交给你有包子吃,还……还……还有活着的希望,要不我也会饿死。”胡耀祖害怕地转头看着跑过来的两个军人。“长官。”两个跑得差点大喘气的军人站直了给军官行礼。“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走吧。”军官把帽子给了那两个士兵,带着胡耀祖去包子铺,坐在一张桌边。“老……老……老板,包……包……包子。”胡耀祖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他已经几乎饿了三天。“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军官看着他。“我……我……我们村有一个举人,有钱,他家天天都有包子吃,我常常去顺几个。”胡耀祖憨厚地笑着。,在得知苏笑嫣是人的时候,我心里很是惊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是不是我很丑啊!”苏笑嫣察觉到了我在主意她顿时脸色有些羞红,但是很好看,让我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不,你狠漂亮!”我一紧张,说出了心里话。“噗呲!”苏笑嫣被我逗乐了。离开郑道天的家,苏笑嫣硬是拉着我去市里,说要带我去散散心。说实话,这段时间确实让我心情很郁闷,幸好我心理素质还比较好,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现在早就精神崩溃了。苏笑嫣一会小鸟依人,一会古灵精怪的,和她在一起,我很开心。只是我现在的裤兜空空如也,还没发工资,所以在外面吃饭逛街什么的,都是苏笑嫣出的钱,让我非常尴尬。中午,我们在一间餐厅吃东西,我一时好奇,便询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可苏笑嫣总是敷衍,似乎不想告诉我,我也不再多问。“小嫣,这个诅咒真的会跟我一辈子吗?”“嗯,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解除这个诅咒的。”一听这个诅咒会一直跟随我,我顿时没有任何的食欲了,这段时间已经快把我搞疯了,本来是奔着七千块的月薪去了。现在想想,七万块一个月,我都不想干了。但是苏笑嫣告诉我,已经签订了契约,是不能反悔的,必须要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诅咒解除。“韩源,你不必这样苦恼,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会尽快查出这诅咒背后的阴谋,让进今早脱离这个诅咒。”苏笑嫣眼神坚定,我没理由拒绝,只好点头。“嗯,我相信你。”在市里玩到了下午,才和苏笑嫣分开,临走时,苏笑嫣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离开收费站,而且现在诅咒刚爆发,暂时不会有危险,让我放心。一路上,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感觉这就是一场阴谋,周天元是收费管理所的所长,前几任收费员已经出了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还让我来这里上班,简直是居心不良!回到所里,我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来到周天元的办公室。“你怎么来了?”周天元有些惊讶,说了一句,又继续低头看文件去了。我心中憋了很久的怒火,实在是没处发泄,直接上前,抓起他桌上的文件,就扔了出去。“靠,你发什么神经?”周天元也被我惹火,起身就要对我动手。我已经忍让很久了,所以也没有客气,率先抬脚踹了上去,一脚将周天元踹的坐回椅子上。“我不喜欢闹事,但是不怕闹事,你费尽心思让我来这里上班,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一点我并没有吹牛,可能是因为出身的原因,从小就练出一身健硕的肌肉,想周天元这种满身肥肉,根本不够我打。“你他妈敢打我。”周天元气的满脸通红,再次起身,我又是一脚踹上去,然后用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你最好老实告诉我,现在我被诅咒了,反正迟早得死,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杀了你。”“兄弟,冷静,你先冷静!”我的疯狂吓到了周天元,他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嚣张,而是满脸惊恐,害怕我怕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连忙劝道我。还别说,经他这么一说,我顿时也冷静了不少。来之前心里确实很生气,但是刚才那种冲动实在是太可怕了,他长这么大,还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那种感觉好像不是自己一般,我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差点就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我坐到椅子上,周天元递过来一杯茶,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韩老弟,这件事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也只是一个打工的而已,如果真有什么古怪我肯定不会让你去的,何况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会相信那些邪祟之事呢,可能你最近心情不太好,要不这样,我放你两天假,好好休息,再回来上班,怎么样?”我冷静过后,心疼很是忐忑,觉得周天元说的也没错,或许是我想得太多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诡异的事情,就像做梦一般。所以没有拒绝周天元的建议。而且看他那样,似乎也不知情,就算打死他也没用。终于不用去收费站了,我早早的就回宿舍睡觉,这一晚是我睡得最香的一次。第二天一早,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是郑道天打来的,他让我过去一趟,有事重要事和我说。去了才知道,原来这段时间,郑道天一直在调查大洼湖收费站诅咒的事情,这诅咒就是段家在背后一手策划的。当然,我根本不知道段家是什么东西,我也不关心,只想知道自己如何才能摆脱这个诅咒。“经过我辛苦的追查,终于查出了段家祖宅的所在之地,而段家祖宅有一把钥匙,可以解开这个诅咒。”“真的吗?”我顿时惊喜不已,做梦都想解除诅咒。“以我目前调查的结果是这样的,具体还得找到那把钥匙才知道。”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只有一丁点的希望,我也不愿意放过。居郑道天后面所说,这个段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世代都是很厉害,不过为了能延续段家的荣耀,段家才让人在大洼湖收费站布置了诅咒。只要催动诅咒,每隔一段时间取人一命,就能逆天改命,让段家的繁荣永远的延续下去。段家祖宅在东阳渡。东阳渡是在一个和偏僻的山村,不过那里早就无人居住了,有一百公里的路程。本来还以为搭车过去的,岂料郑道天告诉我,那里不通车,全都是山路,也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一辆摩托车,带着我直接上路了。路上,我给苏笑嫣发了条短信,告诉她,我和郑道天去东阳渡了。不过她没有回信息,她总是神出鬼没的,可能在忙。别看郑道天一副骨瘦如柴的样子,年纪也不小了,但是精神非常的好,一路上除了解手和吃东西,全程都没有休息过。因为都是他在骑车,我困了就趴在他的后背睡觉。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山路奔波,终于在凌晨三点多抵达了东阳渡。和我想象中有很大差别,如果不是熟悉这里,还真不可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任何人烟,只有虫鸣,时不时传来几声乌鸦叫,很是渗人。刚到村口,就感到一股阴气袭来,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这里久不居人,阴气重,说不定还会有邪祟,把这个戴上,免得被冲撞到。”郑道天拿出一窜黑珠给我,我也没有多看,直接挂到了脖子上。刚戴上,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本来有些寒意,突然消失不见了。“大师,我们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你辛苦一整天了。”我一片好心,却惹来郑道天的白眼。“来了就赶紧办事,等回去想怎么睡都行。”既然他都不在意,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耸了耸肩,连忙跟了上去。这个村子不大,只有零散几栋房子还保存的稍微像样,大部分的房子都因为无人检修,全都坍塌了。《魔法师叶星》《田园农女致富日常》《岳两女共夫》《奇妙主角的人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鸿博官網》。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61089_954620.html
鸿博官網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