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诚信在线会员帐查询 目录共5030章

首页

诚信在线会员帐查询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2114章 醒来后

诚信在线会员帐查询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尚庭松听了,眉头微皱,沉默不语,在这个话题,他很赞同我的说法,但处在他这个位置,却不太好表态,半晌,才微笑道:“在这方面,我们青阳市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我点了点头,笑着道:“这点我也确信了,自从看到章报之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尚庭松哈哈一笑,爽朗地道:“这正是要找你来的原因,叶庆泉,你这个警钟敲得好啊,很及时,也很响亮,我代表市里,向你表示感谢。”我笑了笑,赶忙说道:“尚市长,您言重了,感谢不敢当,不过,现在我可以坐了吧?”“快请坐,请座,哈哈!”尚庭松面带笑容,居然站了起来,拉开旁边的椅子,笑容可掬地道:“叶庆泉同志,你年纪轻,刚见面时,我们难免会有一些怀疑,请你不要见怪啊!”我坐下之后,笑着说道:“尚市长,您太客气了,我不过是平时喜欢阅读这些闲书,读的多了,有时候自己难免瞎琢磨一番,正巧碰到农机厂搞意见征集工作,所以我才试了一下。”尚庭松双手抱肩,有些感慨地道:“叶庆泉,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却底蕴深厚,见识不凡,真是难得的人才啊!”我笑着摇头,赶忙谦逊地回道:“尚市长,您太过奖了,不过是仗着年轻胆大,在领导面前班门弄斧而已。”尚庭松哈哈一笑,摆手道:“小叶,你过谦了。”“过分的谦虚,可等于是骄傲了啊!”刘先华端起酒杯,笑吟吟地道:“来,叶庆泉,我敬你一杯。”我赶忙推辞,笑着道:“刘厂长,我一会还要回单位班,您也知道,我刚参加工作,要是被我们领导看见我喝酒去班,怕是对我……”刘先华自己是农机厂的一把手,对我的话是深以为然。他愣了一下,随即脸露出理解的表情,连连点头道:“是我考虑不周,听了你一席高论,都快忘记你是个才工作的年轻人了。”尚庭松侧过身子,好地道:“叶庆泉,听说你还是前几年我们省的科状元?的是江州大学?以你当时的成绩,完全可以燕京、清华之类的,为什么江州大学呢?”我听了之后,稍有些犹豫……学时,我每次考试都排在学校的前三名,老师们认为以我的成绩,高考有很大的希望能进清华、北大。但我妈妈去世前曾叮嘱,让我以后不要去京城大学,所以高考报志愿时,我只填了我们本省的江州大学。当时老师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也为我惋惜。但我凭借儿时的记忆,隐约知道,我那素未谋面的父亲好像在京城工作,妈妈不想让他打扰我以后的生活,才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决定。但这些埋藏在心底的事情我没必要说,于是笑了笑,轻声道:“不想离家太远,考了江州大学了。”“不错,不错!”尚庭松展颜一笑,望着我赞不绝口,随即取出名片递给了我,微笑着道:“叶庆泉同志,你很好,是个相当不错的苗子,这是我的名片,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可以随时和我联系。”“谢谢尚市长。”我笑着点头,恭敬的双手接过名片,扫了一眼,郑重地收起来。我知道,能够绕过秘书,直接给尚庭松打电话,这已经是一种特权了,不过,这个电话非常重要,轻易不能打。散席之后,尚庭松作为领导先走,刘先华和周衡阳紧随其后,到外面去结账,三人离开包厢后,一直醉得不醒人事的宋建国忽然坐起,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悄声的道:“小泉,我们也快走吧。”我登时愕然,随即醒悟,咧嘴笑了起来,没想到宋叔叔这么厚道老实的人,居然也会装醉。不过,我还是扶着宋建国走出去,微笑着道:“宋叔叔,你没什么话想要问我的吗?”宋建国叹了口气,轻声道:“小泉,你写的那章其实我不太懂,但是你做的这么好,我看着也很欣慰,没什么好问的,叔叔相信你。”宋建国的价值观简单而朴素,没有什么大道理,可是这样简简单单的语言,却让我十分的感动。因为我心里清楚,换成别的人,是没有胆子把材料递去的,毕竟万一出了事情,是会受到连累的。刚参加工作的这段时期,我感觉是紧张又带着一丝悠闲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进入资源局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周五的下午,局里没多少人,高启荣从办公室里探出了一个脑袋,吩咐我道:“小叶啊,你去帮我叫办公室的小宣来一下。哦!对了,之后再顺便帮我去后勤处那边挑几个件夹回来,一定要挑仔细点啊,挑好一点的。”“好的,领导,我这去。”?我站起身,微笑着点头道“尼玛!件夹居然还要挑好一点的,你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啊?”走出办公室,我在心里暗自嘀咕。自从次穆婉兰对我说,高启荣与办公室的宣丽玲有暧昧关系,这段时间,通过我暗观察,发现每次只要让我叫宣丽玲去他的办公室,高启荣都会以各种理由打发我离开。我的招子也很亮,每次都故意磨磨蹭蹭的拖延很长时间才回到办公室里,所以高启荣对我这么识相的表现也非常满意。当然,有时候我不免也会寻思着,想偷看一下他那休息室的春.色美景,领略一下那高启荣的本事,看他到底有多雄厚的本钱,竟然这么厉害,隔三差五的在办公室里正法美女。下楼之后,我刚走到局办公室门口,见楼梯拐角处一个人影闪过,扭头一看,正好是宣丽玲从卫生间出来,准备进办公室。估计是这段时间宣丽玲去过几次高启荣的办公室,加局里多少有一些流言蜚语,宣丽玲也能猜到我多少知道一点她和高局的关系,。听到动静的龚启明和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龚启明上前从木仁两人手中拿过铜钱,擦了擦,看了几眼,说道:“这是乾隆时期的,看来这里确实会有不少好东西。不用着急,这应该只是来的香客掉下来的,不是埋藏起来的,大家不要灰心。”听了老师的话,木仁两人也恢复了过来。周围的同学看到了,也连忙找地方探测了起来。林默也沿着围墙再次探测了起来,龚启明也在旁边探测起来,两人在围墙两边探测着,不一会儿,两人的探测器先后都发出了声音,木仁过去帮老师了,林墨和刘毅轩两人也赶快挖了起来,不一会从土里挖出了一根钉子,两人大失所望。林默拿起探测器往坑里探了一下,发现还有声音,林默边挖边探,发现这东西很深,便拿铲子将坑扩大开来,便接着很下挖,挖了有半米左右,林默感觉铲子碰到了一个硬物,小心的把土铲开,看到了一块金黄色的东西。刘毅轩刚刚负责把林默挖出来的土移到另一边,不过一直注意着林默挖的坑,看到挖出了东西,连忙问道:“这是黄金?”“应该是吧,我也不是很懂,不过在土里埋了这么长时间还是金黄色的,应该就是黄金了。”林默边说边挖,金黄色的东西也显露出来,不过不是块状的,而是一个直往二十厘米左右圆形的小罐子,上面还盖着一个盖子,林默连忙将罐子周围的土清理出来,将罐子取了出来。这次林默看清了,罐子高约十厘米左右,罐口直径二十厘米左右,整个罐身光滑,没有刻划任何图案和文字,打开罐子,林默用手试了试盖子,发现并不是很紧,稍稍用了力就将罐子打开了,林默向罐里看去,里面是一些手饰和土,其他东西没有看到。林默转头对刘毅轩说道:“毅轩,赶紧找样东西垫上,我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看,去卡车那边,顺便拿个桶过来,装东西。”刘毅轩听了便连忙向车子那边跑去。龚启明那边己经结束一会了,看到林默这边又挖到了好东西,也凑了过来,看到老师过来了,林默把罐子递给了老师,问道:“老师,这是不是金的?”龚启明接过罐子在手里颠了颠,回道:“肯定是金子,这东西这么压手,你感觉不出来,这几年你学的东西都忘了。”林默听到连忙摇手回道:“老师,没有忘,只是对挖出来的东西不太懂,征求一下您的意见。”“哼。”龚启明冷哼了一声,对林默的辩解很不满意。“林哥,东西拿来了。”刘毅轩还隔着一段距离便叫道,林默抬头,刘毅轩己经跑到了跟前,林默连忙说道:“快把东西放下,我们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说着从刘毅轩手中接过帆布和水桶,把水桶放一边,把帆布在地上铺开,又从老师手中接过罐子,把里面的东两小心倒出来放在帆布上。里面多是一些黄金饰品,还有一些玉和翡翠,林默几人数了起来,把饰品挑出来放在一边,林默拿起一个翡翠手镯擦干净,整只手镯青翠不含一丝杂质,放在手上,就如同一件天然不经修饰的艺术品一般。不过林默对玉石并无多少研究,老师平时也没说过翡翠,林默对这个手镯的感觉也只是一种单纯的欣赏,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喜爱,并不清楚这个东西的价值。于是向老师问道:“老师,我觉得这个手镯不错,但我不大懂翡翠,你帮我看看。”听到林默的询问,龚启明抬头看了看林默手中的手镯道:“不错,眼光挺好。”说着便伸手接过林默手中的翡翠,仔细打量了一翻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冰种满绿的翡翠,很好。”“那龚教官,这东西值多少钱?”刘毅轩听到龚启明的话问道。龚启明听到后狠狠瞪了刘毅轩一眼,吓得林毅轩满脸尴尬,才说道:“你怎么就只知道钱钱钱的,这么好的东西是用来卖的吗?”刘毅轩听到龚启明有些生气,连忙回道:“龚教官,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想问问他的价值有多少。”林默和乌力吉木仁两人也连忙劝说,才让龚启明消了气,继续说道:“这可是个宝贝,能够做很多人家的传家宝了,至少值好几万大洋的,赶紧找东西来包上,省得碰坏了。”刘毅轩听了,连忙向车跑去。林默和乌力吉木仁听了兴致更高起来,连忙对剩下的东西挑拣起来,后面又路续发现了一些玉器,不过成色都没刚才的手镯好,便放在了一旁。刘毅轩从车上拿回了一个盒子和一块帆布,几人将帆布切成小块,把玉器包起放到了盒子里,经过几人清点,有十几件玉器,不过除了一件翡翠手镯为大件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玉烟嘴,玉扣,有的是和田玉,有的是翡翠,此外还有一堆人金银饰品,被几人放回金罐子里,一起放进水桶里去了。林默想起刚才老师也挖到了东西,便问道:“老师,刚才你们挖到了什么东西?”听到询问,龚启明回道:“只是一个铜印,生锈了,也不知道是谁的。”说完便让乌力吉木仁给他看看。林默拿过来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便抬头想问老师,可惜龚启明已经回去接着探了起来,林默也没了兴趣,把铜印放回桶里接着探了起来。经过刚才的发现,林默的兴趣也被钩了起来,原本以为除了后世新闻报道的那些宝贝不会再有其他大的收获,可没想到还能挖出这么多东西,看来后世的新闻也没报道全,想到这里,林默赶紧拿起探测器又探测了起来。林默拿起探测器又开始探测起来,探测器中间又响过几次,可惜不是钉子之类的杂物,就只是几枚铜钱,也没发现其他更值钱的东西。林默发现己经探完了一堵围墙了,又向另一堵墙走去,“林哥,快过来,我这边发现大货了,快来帮我挖一下。”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林默抬起头来,发现杨海城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叫自己。“老师,海城那边有发现,我们过去看看吧。”林默看到老师也将围墙另一边也探测到头了,便叫了老师,龚启明听了点了点头,几人向杨海城处走去。杨海城离几人有米左右,不一会就到了,只见杨海城围着一个老木桩在哪探测着,旁边站着与他一起的两个人,两人叫赵长泽和张希文,两人在军校里平时都和杨海城玩在一起,是杨海城的好朋友,和林默也很熟。林默走上前向两人问道:“老赵,老张,怎么回事?”赵长泽指了指杨海城面前那个树桩,说道:“我们刚刚探到这里,发现这树桩周围一探全是声音,希文觉得应该是挖到宝贝了,便叫了你们过来帮忙。”林默听了点了点头,也拿起探测器到树桩旁探了起来。“嘀嘀…………”才到树桩旁,林默的探测器就响个不停,不一会儿,林默把树桩周围探了个遍,发现树桩周围都响,看来是发现埋宝处了,可自已记得后世报道中是在墙下面,看来下面应该是其他的了,看来自己猜得不错,肯定还有其他的宝藏。想到这里,林默连忙招呼几人过来一起挖,说道:“咱们先从树桩周围开始挖,看看东西在树根上面还是下面。”。  我登时害怕了。我问这里是不是最近死了人。王哥小声的说:“上个月我们上山砍树,在一处大树下发现有个女子,全身裸露,已经死了。看上去是被人掐死的。我们在那里挖了个坑,把她埋了。”我问王哥是不是附近村子里的人,王哥说不是的,他们通知了附近村子,没有人认识她。我想那个女子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她死后灵魂没有消散,变成冤魂野鬼,附在了那兔子身上。又过了几天,我上山砍伐树木的时候,按照王哥指点,找到了那座坟墓。坟墓很小,没有墓碑,孤零零的呆在深山树林里。中午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一阵哭声从远处的树林深处隐隐约约传来。我们都吃了一惊。林青说我们要不过去看看。我们的队长姓李,是本市人,我们都叫他老李,他长得五大三粗的,有些胆量。他领着我们几个人向着那个声音走去。声音越来越近,我看见有一个人坐在那座孤坟上,耷拉着头,看上去是个女子,在哭。老李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来到她的面前。这时这个女子慢慢地抬起头来,我看见她就是我前几天看见的那个女子。她的嘴咧开了,向外流血,眼睛从眼眶里挤出来,用根筋吊着,挂在鼻子两旁。老李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向回跑。我以最快速度转身就跑,我边跑边想能在白天出现的鬼,一定是个厉鬼。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默默祈祷这个厉鬼千万不要追来害我。她要是敢害我,我操她祖宗,我要她八辈子倒霉,要她倒大霉。我看见其余人都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山下我们住的地方。老李的鞋子跑掉了,脚上磨出了血;老王把膝盖磕肿了,走路一拐一腐的。我把大砍刀也跑丢了。我气喘嘘嘘的看了看林青,他没有说话,而是喘着粗气默默的去喂那个大黄狗。这时大队长从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他带着一副眼睛,听说是刚派来的大学生,大约二十多岁的年龄,姓崔。崔大队长走过来,问我们为何回来这么早。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当时正在反对迷信,破除牛鬼蛇神,有许多信神信鬼的都被抓起来了。最后老李憋得脸都红了,只好说了实话,说我们在山上遇见了鬼。崔大队长一听这话,当时就把我们批评了一顿,说都什么社会了,还信鬼信神。这事要是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一定会处分你们的,还是赶紧回去干活吧。我们情不自愿的又回到了山上,我提心吊胆的继续砍树。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几个人围成一圈,脸向外,边砍树边留意四周动静。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我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山林回到住处。吃过晚饭,我们心有余悸的谈论着白天遇见的那个女子。半夜时分,门外响起大黄狗剧烈的狂叫声,我们谁都不敢起来开门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开门发现大黄狗死了。我们都说这狗死的蹊跷。最后崔大队长下令剥皮吃肉。下午我们从山上回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听伙夫说大黄狗身上一点血也没有,真是奇怪。我们看着一锅狗肉,谁也吃不下去。到了夜里,刮起了狂风。大风把屋门刮得正响。我们躺在被窝里,谁也不敢睡觉。过了会,门外传来敲门声。老李问谁,门外没有人回答。屋里盛水铁桶不知为何倒了,发出很大的响声。我吓了一跳,铁桶好好的没人推它为何倒了。我抬起头,突然看见在屋里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从头发里,隐隐约约看见她的两只流血的眼睛。我心里猛地一紧,不由得尖叫了一声。老李也看见了,也叫了一声,他胆子大些,稍后从身后摸来头枕,扔向那个女子。女子哭起来,然后慢慢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屋门边消失不见了。我一夜也没睡好。她为何来到我们屋子里,她和我们这些人有仇吗。这件事我们谁也没有对外说,说了也没有人信。接下来几天,我们不是在山上的树林里遇见这个女子,就是在晚上半夜时分,在屋子里的凳子上看见她。屋门关的紧紧的,我们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进来的。这个样子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我们都受不了了,有些精神恍惚了,最后商议了会,认为这个女子怕大黄狗。以前大黄狗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女子从没进屋过。我们决定到村子里买只狗养着,就这事我们告诉了大队长小崔。崔大队长说这事要请示上级领导。其实我们自己可以从附近的村庄里买到的,只不过没有领导的批示,谁也不敢去做,不然会被处罚的。白天我们无精打采的继续上山去砍树,晚上回来照样不敢睡觉,担惊受怕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在半夜出现,坐在我们前面的凳子上,向外流血泪。大约过了一个月,上级来了批示,说购买狗的理由不充分,没批准。那个时候人都吃不上,哪有粮食喂狗。这下子我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我们一下子都病起来,集体发高烧,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这一下子愁坏了大学生崔大队长,因为砍树是有指标的,每个月必须完成一定数量,完不成的要处分领导,下属也会被扣分。扣分意味着全年的粮食少了,要挨饿的。崔大队长成天呆在我们屋子里给我们端茶送饭,给我们熬制从山上采来的中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可是我们的高烧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是不退烧。其间那个女子也没有来过。最后把崔大队长愁坏了,秘密的派这里的小赵,在晚上去附近的村子里去请巫师。可是小赵一去就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他死在了半路上。这一下吓坏了小崔,他派了两个人在中午时候去附近村子里请巫师。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巫师来了,他是个七十多岁的一个老头,花白的胡子,背上背着一个破布袋子。他挨个翻着眼皮看,然后又问我们是不是看见了什么脏的东西,我们都点头说是。这个老头从背上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木碗,装上砂子,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插上三炷香,又让小崔装了一碗清水。随着香烟升腾,老头突然跳起来,满脸的怒气。他的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最后把一卷黄纸烧了,把灰放进水碗里。他示意崔队长把那碗放了黄纸灰的水挨个给我们喝了。我们昏昏沉沉的睡了。到了第二天,我们醒过来,感觉好了。崔大队长在没有领导批示的情况下,私自从附近村子里买来一只小黄狗。就因为这个事,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崔大队长后来被革职查办,还蹲了牢房,差点死了,这都是后话。我们好了,又都上山照样去砍树,这回我们换了地方,离那可怕的坟墓远了。可是有一天,怪事还是出现了。我们上山砍树时有意躲避着那个坟墓,尽量离的远些。有一天,我们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来到山上,惊异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的每棵树上都被用红色血迹画了一条长长地竖线。李队长知道这些红色线有些古怪,但是为了不影响上级交给的指标,还是硬着头皮干起来。。“各位团友,快一点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开始练歌了!”指挥老师大声地喊道。张强轻轻地推了推赵倩,笑着说:“团花,上去吧,指挥叫了!”“你说什么呀?”赵倩镇了镇说:“谁叫了啊?”张强微笑着说:“指挥老师叫咱们回去继续排练啊!走吧!”“哦,我没听到呢!走吧!”赵倩跟在张强的后面走上舞台。团友们回到合唱台上,等着指挥发话。张强不时地转过头去含情脉脉地看着赵倩,赵倩只对他笑了笑!两个人的心似乎开始贴近了,爱情星星之火慢慢地开始燎原了!指挥一脸严肃地说:“今天晚上,我们继续练唱《美丽的彩虹桥》。根据我们平常唱的情况,我发现‘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这几句唱的不够到位!赵倩老师,你来示范一下吧!”“好的!”赵倩从合唱台上走了出来,站到队伍的对面,声情并茂地唱着:“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指挥老师说:“赵倩老师唱得非常到位!她的表情和腔调高度融合,大家学着她的唱法再唱几遍!”赵倩站在田若琴的旁边和队员一起唱着。张强边张嘴唱歌,边向赵倩投去赞叹的目光,两人对视而笑!练唱结束后,指挥老师田若琴叫赵倩留下来,探讨一下如何把握这首歌的感情基调。过了半个多小时,赵倩走出戏院大门,发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广场上,车内传出熟悉的声音道:“美女老师,上车啊,我送你回去!”赵倩猛然转过身去弯下腰低头看车内,原来是张强坐在小车驾驶室里。赵倩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吧!谢谢你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啊?”“我在等你啊,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都十点多了,等你走到家要十一点多了,快上来!”张强笑意满满地说道。赵倩向张强投去感激之色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你啦!”赵倩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室上。张强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你在城南小学教音乐吗?你的歌真好听,能经常唱给我听吗?”张强已经开始发起攻势了。赵倩却明知故昧道:“不是啊,我教语文的呀!”张强有点不相信地说:“不是吧?我还以为你是大学音乐系毕业的音乐老师呢!你的气质就是艺术的气质啊,怎么会是语文老师呢?”赵倩笑了笑说:“事实上我就是语文教师啊,难道音乐教师有特别的标志吗?那你还是机关干部呢,你怎么也会来参加合唱呢?”张强故意放慢车速,摆弄着方向盘,笑着说:“哈哈,我也就是来凑个数的,五音都不全!”赵倩转过头去闪了去一个媚眼开玩笑道:“你过分谦虚了吧!你知道吗?过分谦虚等于骄傲啊,哈哈!”张强并未感觉到赵倩一闪而过的爱意,看着前方满脸遗憾地说:“真的,我不是学音乐的,连识谱都有困难。那个时候,学校的音乐课都被语文、数学老师挪用了!说起来有点遗憾!也怪老师,一周才一节音乐课都不上!”赵倩睁大勾魂眼说:“难道你是在乡下学校读书的吗?怎么连音乐课都没上呢?”张强摇了摇头说:“唉!我从幼儿园就在城里读书了,城关的老师也挪课啊!”赵倩笑了笑说:“那你们城关的学校还不如我们乡下的学校呢,我小学在玉壶中心校就读,我们学校很正规,啥课都上!”十分钟左右,车就开到城南小学了,赵倩摆摆手说:“张强同志,谢谢你啦!我先下车了,再见!”赵倩回到宿舍,带着疲劳的身子走进浴室,但她心情却非常愉快,便哼着:“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赵倩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正想躺到床上美美的睡一觉,就听到微信提示声了,打开手机一看,是张强。“赵倩同志,我到家了!”张强微道。赵倩回他道:“好的,谢谢你了!张强同志!”张强对着手机屏幕笑了笑问:“你在干嘛呢?不会是在想我吧?”赵倩迅速码了一个字答道:“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你的微信了,不是在和你说话吗?”张强试探说道:“我还以为你和男朋友聊天呢!”赵倩苦笑了一下,连忙说:“我哪里的男朋友啊?如今还是光棍一条呢!”张强发了一个激动的表情说:“太好了!”赵倩发了一个笑脸过去,说:“太好什么啊?”张强也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我有机会了啊!”赵倩故作没看懂他的话说:“你有什么机会啊?”张强笑了笑调皮地说:“你没有男朋友,我不是就有机会追你了吗?”“你不会这么快就喜欢上我了吧?哈哈!”赵倩笑哈哈地说。张强得寸进尺道:“是啊,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呀!一见钟情也可以啊!更何况,我们都一起合唱了好几个月了!也算老熟人了吧?”赵倩赶忙说:“张强同志,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晚安!”张强说:“好吧!为了给你休息,我只好梦里找你了!希望你也能来找我哦!晚安!”赵倩没有继续发微信给张强,但她有点儿兴奋,也有点儿饥渴,因为她已经三个多月没有男朋友了。张强放下手机,闭着眼睛,赵倩的影子爬满了他脑袋的所有细胞,尤其是赵倩勾魂的眼神和胸前鼓鼓的玉兔包,让张强无比震撼,被子突然被撑高了很多。赵倩把手机静音了,关了台灯,想静心睡觉,无论如何强迫始终无法入眠,不断的放映着他们相处的情景。赵倩想,此时此刻,若能依靠在张强健壮的臂膀,投入到张强偌大的怀里该有多好啊。张强强忍着膨胀想,这个时候如果赵倩在该有多好啊,时不时地把手伸向被子底下不断地搬动着玩具抢。这个晚上以后,张强每天都找赵倩聊天,偶尔赵倩也会找张强,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赵倩和张强都会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偶然间还会发出不由自主的笑声,犹如婴儿天使般的微笑,甜甜的,傻傻的。张强每天清早都会第一时间发微信给赵倩,变着方式向她问好!晚上到点总会道声“晚安么么哒!”“晚安好梦!”“晚安想你!”“晚安梦里见!”“晚安!记住梦中找我,我等着你哈!”……让赵倩常常心花怒放,找不着北。他们就这样聊了三个多月,但张强却始终没有提出单独见面的要求。其实,赵倩倒是很想找张强,或希望张强找自己,但女人毕竟矜持些,始终都在等着张强主动,也许张强是在“饥饿销售”。三个月之后,也就是九月,到了比赛的时间,县里统一派车,规定不准自驾,深怕出安全事故。,我微微一愣,扭头看向四周,然后急忙拉开左手臂上的衣服。七道淤痕依旧存在,仿佛是在诉说着昨夜的一切。那并不是幻觉。“苏笑嫣到底是不是人,她是什么意思?”我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头疼。“这么多未接电话?都是周元天的?”手机上未接电话足足有将近五十个,全部是属于周元天的。他仿佛是预料到昨晚我会出事一般,疯狂的电话只是为了确认我是否出事了。这周元天绝对不是好人,就是他把老子选成了祭品!我想起昨夜苏笑嫣说过的话,此刻肺都是快要气炸了,恨不得直接生吞了周元天。叮!不过就在这时,我手机铃声响起,有短信发了过来。“不要离开,诅咒已经形成,你必须继续待在大洼湖收费站,你的心我暂时保管,短时间内那些邪祟不会再对你下手。”短信内容很简单,落款是苏笑嫣的。“我的心?”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思索间,我将手放在了胸口上。这完全是属于下意识的动作,但下一秒却让我眼睛直接瞪大!我居然没有了心跳?!人没有心还能活吗?我愣在了原地,额头上冷汗噗簌簌的滴落了下来。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就在我呆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依旧是来自于周元天的。我回过神来,脸色不是太好的按下了接听键,但却没有开口说话。“小韩?”周元天试探性的问道,仿佛是在确定我的死活。“嗯。”我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了周元天。“你还活着?”周元天听到我的声音后惊呼了一声,非常的惊讶。不过在隐约中我又感觉到周元天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我要是死了,还能接电话吗?”我冷笑着,话语间尽显不耐烦。“咳咳...开个玩笑。”周元天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玩笑?有的玩笑,可是会出人命的!”“小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能是知道无法避开我的质问了,周元天没有再装疯卖傻。“什么意思?在我前面是不是还有几任收费员?另外,你认识李文华吗?”我虽然不准备辞去工作,但也没装备装傻充愣。“李文华?你怎么会认识李文华?!”周元天听到李文华后的反应很大,让我感觉到意外。他的声音在这一刻都是加大了几个分贝。“我认识李文华,这很奇怪吗?”我想到李文华出现的那晚,当时我还以为这是周元天的安排。但现在看来,周元天根本是不知情!“你来运管所,见面谈。”周元天深吸了一口气,几秒钟后才沉声说道。见面就见面,我还怕你不成?经历了那些脏东西的惊吓,现在我的胆子明显是大了很多。十几分钟后,我沉着脸出现在了周元天的办公室中。“你来了,先坐吧。”周元天看到我后,脸色明显是变化了许多,似乎是有些心虚。“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李文华的?”等我坐下来后,周元天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我上班的第一天,他来过运管所,是他和我一起去上班的。”我不以为然的解释说道。此时我还不知道这样的话语会引起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啪!周元天听到我的话后,直接站起身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你干什么?!”我本来心情就是不好,此刻更是直接炸了。“干什么?我是要打醒你!李文华已经死了整整一年了,你居然说见过他,你确定自己不是得了精神病?!”周元天指着我的鼻子叱喝说道。“李文华死了整整一年了?”我打了个冷颤,后背顿时生满了鸡皮疙瘩。李文华已经死了一年。那天晚上出现的又是谁?我身体在轻微颤抖。哪怕是见过了很多脏东西,但内心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是有人在给我开玩笑?还是周元天撒了谎?又或者那天晚上出现的,就是李文华死后化作的邪祟?”我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了很多念头。“这是李文华的资料,你不要认为我是在骗你。”周元天轻哼一声,此刻从旁边拿过了一份文件夹,扔在了我的面前。李文华,男,死亡年龄……很详细的一份资料,是关于李文华的。而且在上面还有李文华的照片!这让我直接确定了我那天晚上见到的,确实就是李文华!“不要想太多了,好好上班,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周元天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周元天办公室走出来的。李文华不是人,那苏笑嫣呢?为什么我没有了心跳,但却还可以活着。还是说我也已经不是活人?浑噩回到宿舍,我点燃一根烟抽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就在这时,我看到桌子上多出了一封信。我眉头微微一挑,将那封信拿了起来。“大洼湖村,找郑道天!”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八个字。落款处则是写着李文华的名字!我手掌一抖,将信直接扔到了地上。一个死人,居然给我写信?“老子心跳都没有了,还怕什么?我倒要看看你想要搞什么鬼!”抽完一根烟后,我暂且冷静了下来。将地上的信捡起来后,我咬牙走出了宿舍。半个小时后,我已经是来到了大洼湖村。这里距离大洼湖收费站很近,也是大洼湖收费站附近的三个村庄之一。“李文华是沙岗村的,离这里好像也不是很远。”站在大洼湖村外,我自语说道。不过因为这里是在山区,哪怕是两个村庄距离很近,但却不能用眼睛看到。“娃娃,你要找谁?”刚刚走进大洼湖村,在村口位置我看到了一个正在晒太阳的老大爷。老人家满脸皱纹,穿着黑色衣服,看上去应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了。只是看着老人家穿着的衣服,我总是感觉有些不正常。纯黑色的衣服,这很像是参加葬礼时的服侍。“大爷,我要找郑道天,您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我笑着问道,递了一根烟给老人家。“你说的是老郑啊!他可是我们方圆十公里的出了名的大师,我当然知道他住在哪里了。”老人家接过香烟,满脸笑容的说道。“大洼湖村号,那就是老郑的房子,不过老郑一般情况下可是很少出手的,娃娃你未必能请动他。”“啊?那可怎么办?”我微微一愣。老人家见状笑了。“我看你这娃娃还算不错,这个给你,老郑看到这个,怎么着也得给我周老四一个面子!”周老四将一块黑不溜秋的玉佩递到了我的面前。玉佩有香烟盒大小,看上去不像金属,更不像玉石。《葑魔》《别动有妖气》《岳两女共夫》《仙凡两难》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诚信在线会员帐查询》。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96274_542799.html
诚信在线会员帐查询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