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山里的故事 目录共8935章

首页

大山里的故事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5676章 醒来后

大山里的故事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多事之秋,每个人都不想惹事。金大洲是帮助秦书凯联系鱼塘的人,可能是主要的受害者,这个时侯有什么能力,肯定去联系摆脱责任了。张富贵,市里下来的干部,很有发展前途,因为秦书凯的邀请才参与钓鱼,是事情的一个被动参与者,肯定不想被牵扯进来,能躲避就躲避了。秦书凯,没有地方躲避,也无法躲避,只能如平常一样在镇政府上班下班,偶尔到联系的村去看看,等待县纪委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但是,秦书凯明显感觉到,这件事虽然还没有结果,乡里的很多干部看自己的眼光是怪怪的,就连那食堂的师傅和自己说话都是大声大气的。官场就是这样,得志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刻意巴结奉承,一副笑脸;失意了,谁都不会看重你,没有人愿意和不得志的人交往。一天晚上,邱科长打来电话,说:“小秦,最近流传你和别的挂职干部去钓鱼,发生了点事,县纪委正在调查,究竟怎么了?没有问题吧。”秦书凯听到邱科长的声音,很感动,如果邱科长在身边,他肯定忍不住要趴在她的怀里,痛哭流泪,诉说委屈,但是,现实告诉秦书凯,现实不相信眼泪,男人有泪不轻弹,弹泪也是成功时。秦书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很客观的把李成万过来钓鱼,请金大洲科长联系鱼塘,自己问金大洲科长鱼钱怎么结算,金大洲回答已经解决了,自己也就放心了。一个县委办的科长,说话肯定是有谱的。谁知道,竟然有人举报钓鱼的事,县纪委来人调查了,节假日钓鱼也不好追究,关键是金大洲根本就没有付鱼钱,纪委就抓住这件事可能要做文章。邱科长听了秦书凯的讲述后,沉默了良久,分析说:“金大洲这个人听说过,几起几落,不过这些年变的很成熟了,不应该犯如此的低级错误才对啊?”秦书凯有些愤恨的骂道,一定是金大洲那天头脑少根筋,才会阴差阳错的犯了这错误。邱科长摇头说,小秦啊,事情没到最后结果出来,别轻易下结论,你要多观察,说不定这件事还另有隐情。秦书凯没好气的说,还能有什么隐情?反正我这个黑锅是背定了,所有人都避开这件事,我这个当事人却根本无处躲避。邱科长问道,刘大明最近在干吗?秦书凯回答说,有段日子没见了,你找他有事?邱科长说,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感觉这件事蹊跷的很,随便问问。邱科长这么一说,秦书凯立即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难不成邱科长怀疑,这件事跟刘大明有关?想想也是,刘大明这种小人,一向最喜欢在背后对人下刀子,每个人想到此人的时候,总忍不住把他跟坏事联系在一块。刘大明这段时间一直陪着乡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在忙春节后的招商引资,完全把自己投入到乡里领导干部的角色之中,姜照光也很欣赏这样的人,到了乡里能服从调遣,那么肯定会放权很多。秦书凯在等待调查结果的时间,刘大明也来过秦书凯的房间一次,看到秦书凯一副落水狗的样子,很高兴,这小子在发改委没有把他弄倒,到了乡下还没有多考虑怎么对付,就怂包了。真是天助人,运气来了想挡也挡不住。刘大明幸灾乐祸的口气对秦书凯说:“小秦,每个人都会有不如意,要正确看待。就像我,本来在发改委里干的很好,谁知道竟然和你一起来做挂职干部,当时我也不能接受,但是还是调整好心态,勇于接受,积极投入到乡镇的工作中去,你看我现在干的不是很好。”刘大明继续说:“这么分析,不是看你笑话,是劝你不要想过分多,大不了弄个处分,机关被处分的人多的是,人家还不正常的生活工作,就像金大洲,这个人可以说是经常犯错误,把服侍的领导也牵累了,还不是提拔为县委办的科长,这次挂职干部结束,说不定也有可能被提拔为领导干部。”秦书凯听刘大明的话,知道***刘大明心里很高兴,如果在别的场合,肯定给刘大明两个耳光,现实告诉自己,这个时侯对人一定要客气,不能得罪,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于是尽量装出一副真诚的口气回答说:“感谢领导的关心,以后会按照领导的要求,认真工作的。”“不要考虑很多,该关心的时候我会尽力的,年轻人任何时候做事一定要多考虑,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多交流,虽然学历没有你们高,接受东西没有你们快,但是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刘大明来的目的很明确,一是看看秦书凯的落魄样,二是关键时候关心一下,到时候秦书凯会很听自己的话的,以后就好控制了。到了乡下,也没有必要对秦书凯记恨以前的恩怨了,重要的是利用,相互利用,或者说利用能利用的人,那才是官场不倒翁的真谛。这个时候,县委组织部召开了各乡镇的丨党丨委书记和分管农业的乡镇长会议,对挂职的管理进行了规定,以后挂职将由所在乡镇的书记、分管领导和每个乡镇的挂职干部工作队队长具体负责挂职干部的管理,按照考核细则进行日常考核。各乡镇回去后,立即组织在本乡镇的挂职进行了系统的学习考评细则,并以此作为年度考核重要依据;码头镇组织学习《普安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挂职干部工作考评细则》的那天,失踪多天的金大洲出现了,看到每个人竟然无事一样的打着招呼,解释说家里最近有点事,出去了几天,见到大家很高兴。市财政局的张富贵,也回来了,如以前一样很专心的听着刘小娟副镇长的讲话。学习结束后,乡里给每人发一份《普安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挂职干部工作考评细则》,说请各位领导带回去好好研究。从会议室出来,金大洲跟着秦书凯走进房间,很感激的说:“小秦,听说纪委来调查被人举报钓鱼事情的时候,你把主要责任一个人都担任了下来,看来我没有看错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小伙子。“秦书凯好长日子没见金大洲了,一见面听他这么说,只得无奈的说:“本来就是我个人的事,你能帮助联系就很感谢了,怎么能连累各位领导呢!”秦书凯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在暗骂金大洲虚伪,平常装出一副仗义的模样,一旦出事了,就如龟孙子一样躲起来不见了踪影,当然只好自己承担责任,经过了这件事,自己算是看透了这个家伙。金大洲不以为然的口气说:“话不是这么说,年轻人,发展前途很大,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发展,所以这件事我早就吩咐张富贵张处长帮助解决了,不过他单位有点事出差,无法赶回来,所以这件事就一直让你提心吊胆。”“解决了?周科长,是什么意思!”“有些事情现在无法对你说清楚,你只要心里明白,钓鱼这件事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就行了,等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不过,小秦,你有没有考虑这件事到底是谁举报?”瞧着金大洲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秦书凯有些激动起来,他一把抓住金大洲的胳膊问道:“真的没有事了?”得到金大洲肯定的回答后,秦书凯立即松了一口气。。我朝着他们默默的竖了个中指,还想在我面前装X,小爷我才是装X的鼻祖!这些家伙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然从身上掏出一柄桃木剑来。桃木剑是我以前在风水街上捡的,是别人丢弃不要的,因为这桃木剑最顶上已经断了一截。经理见状,大笑不止。他捂着肚子,眼泪都快下来了。“你能不能别搞笑,就这种桃木剑也想治我们?这都断了!”桃木剑是断了,不过断了它也是桃木做的,对付这些小鬼,就算是个桃核,也完全足够!“今天谁都走不了!”我沉声说了一句,眼中满是杀气。经理这下子受不住了,阴气似乎也吸的差不多了,一挥手,便让头牌先上。那些头牌可还没吸收完引起,但被经理一叫,她们都不敢放肆。一个个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手中桃木剑轻轻一挥,墙壁上一幅幅画应声断裂。就在这个时候,砰砰砰三声门响,外面传来了苏芮的喊声来。我丢!怎么这个时候上来,不是让她在下面等着嘛!这丫头,把我骗来这里,居然还不听我的话!“方易,你别出事,我来救你!”噗!你可别进来啊,你一进来可就不是救我了,那是害我!但我还没说话呢,苏芮狠狠就是一脚,直接踢在了门上。砰!门直接被撞开了。苏芮也从外面冲了进来,可刚一进来,经理一双蓝色眼睛就亮出一抹红光,大门直接又被轰然关上,一股强大的阴气在屋中弥散。苏芮看到,吓了个半死,想要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她没了办法,只好朝着我身边跑了过来,害怕的躲在我的身后。苏芮朝着周围东看西看,眯起眼来,突然看到了天花板上墙壁上出现了一团团黑色的污渍。污渍之中居然长出了黑色的头发来。“鬼!鬼啊!”苏芮惊恐万分,手抓的更紧了,绵软不停的压着我的后背,弄的我都有些心猿意马。“别叫!谁让你进来的!”我朝着她愤然喊了一声,也把她的叫声喊停了。她吓的想要朝着门口逃跑,可那些女鬼早已爬到她的面前,黑发缠上了她的脖子。“小心!”我狠狠一拉,抓住她的胳膊,想把她拉到身边。可是女鬼的黑发似乎力道更足,朝着苏芮的胸口而去。刚才我可给苏芮身上贴了上符的,黑发一触碰到道符,直接缩了回去,我这才有力气把苏芮护在身边。“让你乱动,给我滚到后面去!”我根本没看他,我的眼神一直盯着这些头牌,她们已经被小鬼附身,根本就不是人!而这些头牌面部扭曲,眼睛和鼻子里居然流出了污黑的鲜血来。“好强的怨气!”我后脊背一阵发凉:“这些女鬼肯定是的很惨!”头牌们发出一声嘶吼,在我说完话后,朝着我扑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苏芮的脖子上发出了一阵红白色的亮光,她胸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护身符,居然还是一个小玻璃瓶的样子。我定睛一看,怪不得她敢来这里,原来她在养小鬼!养小鬼是东南亚一些国家的一种巫术,法事将夭折或者还未夭折的小孩魂魄勾来,用特殊的手法炼制成小鬼,养在木偶之中。据说家里养这种小鬼能带来好运,港片的很多明星为了加入豪门,都会去请一尊小鬼回来。但一般的小鬼只是普通的阴魂而已,要养成恶鬼,那孩子必定是生生折磨死的,过程极度残忍。眼看着小鬼冲了上去,把其中一个头牌咬的四分五裂,我心里就一阵阵的恶心。那血肉横飞的样子,若我不是起了静心咒,恐怕真得吓个半死。但小鬼只有一个,又不是什么恶鬼,它根本敌不过这么多头牌的进攻。头牌们一个个的用黑发缠绕住小鬼,小鬼的挣扎也越来越小,虽然把头牌们杀了个七七八八,但依旧还是没能逃过阴魂消散的命运。苏芮胸口的玻璃瓶砰的一声破碎,随之而来的,便是小鬼消散在了黑发之中。头牌只剩下了两个,也已经被打的支离破碎,其中一个只剩下了半截身体。还有一个倒是完好无损,但也元气大伤,好不到哪里去。“怎么办,我……我的小鬼它死了?”“小鬼本来就是死的,没了就没了,他已经完成了保护你的职责!”我回复一声,手中断剑已然前摆。“跑吗?”“跑个屁!能跑的了吗?回头我再收拾你,养小鬼,呵呵!”我真是快被她给气死了,这丫头怎么这么笨,遇到鬼还想跑,不把他们弄死,就别想走!看来,今天只能死磕到底了!我的脑中玉尺经不断翻阅,想要从中看清楚什么才能对付掉眼前的这些女鬼。就在这个时候,玉尺经突然停了下来,翻到了其中一页之中。我仔细观察着里面的文字,嘴角慢慢上扬,这些女鬼,你们今天死定了!“我在给你们一次机会,从这些人身上离开,否则,我立刻斩杀你们!”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也不想杀人啊,这些女鬼不离开,我势必会伤到他们,就算他们不死,等这些女鬼死的时候,他们也必定会被反嗤,必死无疑。经理冷笑道:“就凭你?还想对付我们这些人,你要是跪下求我,我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条性命!”我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今天我就替天行道,解决掉你们这些人渣!”经理眼中满是蔑视,一挥手,嘴里呜咽一句:“给我把他撕成碎片!”头牌盯着我,发出了阴测测的渗人笑容,四肢并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我爬了过来。我立刻念出口诀,这时候,就看能不能起到效果了。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公电母,见此阴魂,立斩无赦,破!话音落下,原本就黑暗的天花板如同附上了一层粘稠的乌云一般,变的更加深沉。而在那乌云之中,电闪雷鸣,我一指头牌扑过来的位置,一团紫色的电光顷刻间击中头牌的头顶。轰隆隆!一声巨响,紫色的电光将头牌包裹其中,形成了一个球形闪电,头牌立刻就发出一声惨叫,霎时间被雷电电成了一团黑色雾气。在地上那个还没死的头牌看到这里,吓得脸都绿了,下半身早就没有的他用手不断撑着地面,想用这种方式来逃跑。可是,他又能跑的到哪里去,现在门关着,一个都跑不了!我朝着经理看去,喃喃说道:“现在轮到你了,有没有什么遗言?”经理虽然害怕,但肯定要比那些头牌来的强大多了,他并没有逃跑,但还是身体瑟瑟发抖。经理面如白纸,靠在墙上,惊恐的望着我:“你,你到底是谁?”我一脸高深莫测,冷冷道:“你不配知道!”经理愣住了,他估计没想到我连自己的名讳都不肯报。他哪里知道,我这种就只能算是半路出家,我根本没名没号啊,我总不能说我是瞎念的吧。。  秦书凯太知道胡丽丽说这些话的含义了,就是要让自己出面去求刘大明,在刘大明面前低头,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从心里说,自从和胡丽丽有了身体的接触后,对这个长的很漂亮,身体也很棒的女人,很有依赖。人说,女人抓住男人,是抓住了男人的下半身,从而控制上半身,控制了小脑袋,从而控制大脑袋。秦书凯时刻都认为这是真理,自从迷恋上胡丽丽的身体,下面的家伙进出有了感觉,那么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顺着胡丽丽的。牛大娟的事情,秦书凯知道对胡丽丽打击肯定很大,自从到码头镇做大学生村官以来,胡丽丽一直在争分夺秒的看考公务员的书,秦书凯知道胡丽丽就是想尽快的通过考试走出这里,改变现状,找回女人的自尊。秦书凯也知道,牛大娟和刘大明扯上关系,完全是吴龙的原因,吴龙整天如狗一样跟着刘大明,报之以桃李,刘大明就帮助吴龙的对象牛大娟调动了工作。秦书凯那段时间很无奈,要想改变胡丽丽的状况,只能向刘大明低头了,一个男人很多时候为了目的,是要低头做人的。官场,没有永远抬头的人。后来,事态的发展,逼迫秦书凯向刘大明低头。就在牛大娟和胡丽丽说过这件事的第二个周末,牛大娟又来到码头镇,吴龙就决定第二天请刘大明吃顿饭表示感谢,到时候请胡丽丽和秦书凯作陪。牛大娟就反对说,众人皆知,秦书凯和刘大明的关系一直很不好,是水火不容,请刘大明局长吃饭,把秦书凯带上,让他们两人在这个场合见面会不会影响聚餐的气氛,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吴龙胸有成竹的笑了一下说,这个时候秦书凯看到刘大明只有巴结,心里肯定会很感激我们给他提供和刘大明局长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在利益面前,不管秦书凯怎么傲,会很识相的向现实低头的。吴龙听刘大明介绍过秦书凯对象胡丽丽的事,也参加胡丽丽父亲来的时候请刘大明吃的那顿饭,为了女人,父亲都出面求人了,何况直接享受到以后利益的秦书凯,那可是为他的未来老婆在找工作。“男人的事,有的时候看不懂,明明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的人,坐到一起他们还能亲热的称兄道弟,就说秦书凯和刘大明,坐到一起吃饭怎么能和谐,除非不是人!”牛大娟对官场看的比一般的女人要透的多,但是遇到这些复杂的问题,还是感到力不从心。“男人进入官场就不是人,就是狼和老虎,都想控制对方,你明天尽管去请胡丽丽带着秦书凯参加,到时候秦书凯肯定会很高兴的前来的,除非他不想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或者又说除非他不爱胡丽丽!”第二天晚上的聚会,正如吴龙预料的一样,秦书凯带着胡丽丽准时到达约定的饭店。刘大明如很多领导人一样,到了很晚才姗姗来迟。刘大明刚进入宾馆,站在门口等待的吴龙和秦书凯赶紧迎进上来,吴龙接过刘大明手里的包,弯着腰,打着手势指引说,主任,餐厅,这边请。边说边在前面小跑着带路。刘大明在外面的时候早就看到站在门口张望的吴龙,还有站在吴龙身边的秦书凯,心里很得意,知道很多地方都正在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特别是这个秦书凯,如果能够尽快的被自己控制,那么很多事就好操作多了。自从贾仁达提醒刘大明挂职期间至少弄个队长或者副队长的称呼,到时候驻村结束也好为他打招呼的话后。刘大明首先将联系村解决了道理等实际的困难,取得了众人可以看到的成绩后,就想到如何把张富贵赶下来,坐上挂职队长的事。竞争队长失败的事,刘大明一直耿耿于怀。刘大明很不满意的是,张富贵现在确实老实多了,整天就是看报纸还有和乡里的干部吃吃饭。吴龙跟踪的事,吴龙汇报说最近一直在跟着,可是一直没有抓住张富贵和刘小娟**的证据,确实已经尽力了。刘大明当时就想到,肯定是吴龙跟踪不力,这个家伙自从跟踪被张富贵知道以后,胆子就小了很多,想一想也很正常,吴龙跟着自己混,没有实际的好处,心里也就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要想马儿跑,必须给马吃饱。于是就利用贾仁达的朋友,县委的蒋副书记完成牛大娟的工作调动。外人看上去很难的事,对官场上的人来说,有的时候就是领导一句话的问题。牛大娟被调到财政局,吴龙和牛大娟肯定非常感谢刘大明。吴龙就认为,刘大明的能量是很大的,只要跟着他,下面还会有想不到的收获,所以最近按照刘大明的指示,跟踪张富贵的步伐更紧了,认为只要抓住张富贵的什么把柄,才能对得起刘大明的恩情。刘大明知道,帮助牛大娟调到工作,那是一举多得的事,一是可以让吴龙以后贴近自己,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很多事,如跟踪张富贵的事;二是给秦书凯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自己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胡丽丽的事,只要自己想帮助,弄个事业单位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就看你秦书凯的态度,是不是如吴龙一样紧跟着自己,听从自己的吩咐;三是无形中提高自己的威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人做了好事,不用张扬,人们就会记住他。何况有喜欢张扬的吴龙,很多事不用自己说,身边的人都会知道刘大明做了一件善事。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准备想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刘大明就说,很好啊,正好找个机会,把普水过来的几个挂职聚在一起,到了乡镇大家都不容易。刘大明这么说的时候,就想到吴龙去请普水来的挂职,金大洲肯定不会参加,至于秦书凯,会来的,只要秦书凯来,目的就达到了。那天,刘大明在饭店门口,果然看到了秦书凯,于是就很高傲的走进饭店。聚餐的八方客酒楼,虽然饭店不大,但是每天都是客满,要定到包间,都要提前几天预定。几个人走进饭店的包间,吴龙赶紧把刘大明请到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刘大明很不客气的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和胡丽丽聊天的牛大娟立即给刘大明倒上一杯水,递了过去。刘大明接了过去,看着吴龙说:“人都到齐了吗?到齐就开饭!”听到刘大明的指示,吴龙赶紧对刘大明汇报,菜已经点好了,请主任审核,说罢,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了一遍。特色菜八方客馋嘴蛙、八方客醉虾、八方客鸭舌都上一份,同时把刘大明喜欢的软兜长鱼、洪泽螃蟹、盱眙龙虾等都点了。让服务员报菜单,这么做是告诉刘大明今晚有多少菜,菜是什么内容,让刘大明有个选择的机会,如果先上的不是谁喜欢的就可以少吃点,等后来感兴趣的上来就多吃点。如果不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一遍,除了几个喜欢的,不知道将有什么菜,以致上一个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吃,几个菜上来都吃饱了,后面的菜都没人吃了。如此,就是让每个人留点胃,碰到想吃的东西再下“狠手”。。王娟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说,我这次来找你,原本就是为了这件事,这是我以前跟刘大明在一起的时候录像下来的资料,我起初是为了防备刘大明跟我翻脸的时候用的,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正好给你能用上。秦书凯显然并没有明白王娟话里的意思,他皱眉问道,什么录像资料?你不会是……。王娟轻轻的点头说,秦书凯你是一个男人,以后还要发展,还要娶妻生子,只要能还你一个清白的名声,我付出点代价也是值得的。秦书凯终于明白过来,王娟这是要拼着牺牲自己的名声,也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对自己的这份情义实在是太厚重了,让自己怎么承受得起。王娟郑重其事的把录像交到秦书凯的手上,细声细气的嘱咐说,刘大明的老婆是有名的母老虎,刘大明能有今天的位置,全仗着老丈人的提携,所以,只要你把这盒资料交到刘大明老婆的手上,我保证她会闹出一番大动静来,到时候,你的名声自然就恢复了清白。秦书凯一时无语,王娟对他实在是太好了,她明知道这份录像带将会惹的刘大明老婆大闹一场,到时候免不了要伤害到她的声誉,可她却还是选择帮自己,她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兑现曾经的承诺,帮助自己恢复清白名声吗?想到这里,秦书凯的心里不由一沉,他头一次想到自己跟王娟之间的关系,他们两人并没有经过任何恋爱程序,直接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一层障碍,他们两人之间算是什么关系呢?情人吗?还是恋人?秦书凯一想到“恋人”这个词,心里不由一抖,这怎么可能?自己一个身家清白的男人怎么能跟王娟这样的女人成为恋人?敏感的女人察觉到秦书凯情绪的变化,冲他笑笑说,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再说,这也是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应该做到的,不是吗?秦书凯勉强笑笑,手里拿着那盒录像带,一时有些无所适从。王娟毕竟是个对男女之事经验比较丰富的女人,她明白此刻是自己该退避的时候了,有些事情需要时间和距离来让眼前的这个男人考虑清楚,毕竟以自己的身份来说,除了被动的承受结果,又能做些什么呢?王娟走了,秦书凯却对着她留下的录像带发起呆来,就在前几天,他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办法恢复自己的清白名誉,可是现在办法是有了,自己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看看天色已经晚了,秦书凯想到柳橙要自己保护的事情,于是就决定去接他,不管如何自己挂职也就没机会了,再说对这个美女,心里一直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出了宿舍,到了向政府去的路上的时候,想不到竟然遇到了王娟的前夫董云霄。因为上次和秦书凯打架,把秦书凯弄进派出所,谁知道柳橙出面,到最后董云霄反而被拘留了一段时间,出来后,到外面去放松了几天,今天刚回来转转,想不到遇到了秦书凯。想到秦书凯搂着王娟的腰的事情,董云霄心里很是不快活,***,这个秦书凯即使没有日王娟,但是当时搂着王娟的身体的行为也是不对的,自己找人教训这个人也是应该的。谁知道结果是自己被进去了,董云霄当然很是生气,看到秦书凯还是狂妄的走上前,说,小子,你***还有脸活在世上,一个大男人做事不敢承认,你说当时是不是搂着王娟的身体。秦书凯想到这个小子也是可伶的,娶了个女人,竟然是别人的二手货,同时还怀着被人的孩子,后来发现了,就被女人给果断的甩了,到最后这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剩下。秦书凯就说,董云霄,我该说的话都说了,再说,你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以前的事情为何要放在心上。董云霄说,秦书凯,不管什么时候,我会把你这伪君子的嘴脸给揭下来,让所有的人知道你诱惑有夫之妇,是个典型的小人。这个时候,真好柳橙下班回来,看到了他们的争吵。对于董云霄,柳橙当然也是认识的,听到他们争吵的内容后,开口说,董云霄,你不要诬陷别人,秦书凯还是个小伙子,还要找对象,还要发展,你这样诬陷是要负责的。董云霄看到是柳橙,想到这个让自己拘留的女人,心里很是害怕,也很是不满,***,为什么漂亮的女人会帮助这个男人。董云霄嘴上说,秦书凯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有评价的标准,对于这样的男人,我会让他臭名远扬。说完,董云霄很是生气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秦书凯那天晚上不得不想很多。那天,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道呆了多久,秦书凯心里终于做出了决定,王娟给自己的这份录像带还是应该送到刘大明老婆的手中,自己才二十出头,总不能背着难听的名声过一辈子,再说,这原本也是王娟在兑现对自己的承诺,不是吗?就这样,在下乡之前,秦书凯做了一件令他后悔终生的事情,他把王娟给自己的录像带亲自送到了刘大明老婆的手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陵水县再次爆出特大新闻。发改委副主任刘大明有小小的情人的事情在各部委办局传言开来,成了陵水县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凶悍的刘大明老婆不仅去发改委田主任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组织上为自己做主,还找到了王娟的家里,当着王娟父母的面,大骂他们的女儿是个狐狸精,勾搭了自己的男人。事情闹的实在是太大了,刘大明老婆的闹腾劲头,超过了秦书凯的想象,他的心里开始后悔,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了,为了一个所谓的清白名声,却让王娟再次承受这种千夫所指的痛苦,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无情的对待一个跟自己曾经有过床第之欢的女人?那段日子,秦书凯常常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的出门,来到王娟的住处附近溜达,他希望看到王娟住处的灯光再次亮起,自己好上楼跟他解释一下,自己当时真的是鬼迷心窍了,不知道怎么就去找了刘大明的老婆。可是,自从事情闹大后,王娟再也没回来住过,听邻居说,王娟已经搬走了。秦书凯于是又专程去了一趟王娟的家里,一对看起来忠厚老实的农村老夫妻接待了他,当听说他找王娟有事,老人的眼里闪过警惕的神情,只是一味的推说,不知道女儿去了哪里。秦书凯有些绝望的准备离开,老人却从身上摸出一封信说,你是秦书凯,那么这封信是王娟给他的。信的内容很简单:小秦,恭喜你总算是达成所愿,咱们两清了!王娟。看着这封信,秦书凯不知道该怎想。后来,王娟果然如愿到了市里工作,而秦书凯却只能认命的去了指派的乡镇报道,成为挂职干部。秦书凯帮助村所在的乡镇,名字叫码头镇,联系的村是黄河村。同到一个乡镇的县直部门挂职干部还有农业局的吴龙、县委办的金大洲、本单位的刘大明副主任。有了老婆的一闹,刘大明那是臭名远扬,而且收到了一个内部处分。,“血口喷人?”孟浩冷笑,“朱小姐,你一向骂我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我承认我吃软饭,但最起码我敢作敢当!不像朱小姐,明明做了却不敢承认!”“我有什么不敢承认,我……”朱笑笑气往上涌,差点就要点头承认,但很快回过味儿来迅速改口,“你别指望从我嘴里套出什么来,是你自己挪用了公款,休想栽赃给我!”“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让我妹拿着证据去找思思了!”“你说什么?”朱笑笑跳起身来脱口尖叫,“你已经昏迷五天,怎么可能……?你是在诓我,就凭你这窝囊废,百分之百是在诓我!”“就当我是在诓你吧,反正我妹妹很快就能见到思思,你就在这儿等着思思给你打电话吧!”孟浩始终四平八稳。反观朱笑笑一张美脸阵青阵红,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打开房门冲出去。一冲出去,她立刻扯起嗓门尖声大叫。“王八蛋,果然是在诓我!”她怒气冲冲回进病房。孟馨则胆战心惊跟在她身后。“是,我是在诓你,之前没证据,可现在有了!”孟浩淡然一笑,拿出枕边的手机,冲着朱笑笑晃了一晃。朱笑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王八蛋,你敢阴我,我杀了你!”她向着病床猛扑过去,企图抢夺孟浩的手机。孟浩扬起手来,一巴掌拍在朱笑笑脸颊上。“啪”的一声,朱笑笑翻倒在地,半边脸颊迅速红肿。“你敢打我?你个吃软饭的窝囊废竟敢打我?”“我打你都是轻的!”孟浩一字一句阴冷如冰,“你跟聂枫私相勾结处处为难我,甚至将公款挪用这么大的罪名嫁祸到我头上!我告诉你朱笑笑,我早就已经忍够了,从今天起,不管是谁惹到我,我都会以牙还牙以血报血!”朱笑笑万万想不到这个几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窝囊废软饭王,一旦沉下面孔居然如此可怕,禁不住浑身打个冷颤。但很快的,她就从地上爬起身来尖声叫嚣。“就凭你这个窝囊废,你吓唬谁呢?你等着,我要不把你这窝囊废胳膊腿全部拧下来,我就不是朱笑笑!”她明知她一个女人不会是孟浩对手,索性踩着高跟鞋飞快离去。孟浩冷眼看着她离开,右手五根手指飞快颤动,推算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这五天他表面上昏迷不醒,实质已经掌握了《星空算数》初级算法。而一旦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过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未来三五日内将会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推算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为什么他方一苏醒,就一口咬定那六十万公款挪用是朱笑笑在陷害他的原因。而且孟浩推算出先两年之所以干啥啥不成,并不是他当真不会做事,而是那位豪门公子聂枫在背后捣鬼。聂枫本来是想借由孟浩的蠢笨与无能,让向思思明白她的选择错得是有多离谱。却没想到整整两年孟浩一事无成,两个月前更是出了公款挪用这件大事,向思思却始终忍着不肯跟孟浩离婚。聂枫气急无奈,这才对孟浩狠下毒手。五天前孟浩从脚手架上轰然跌落,就是聂枫指使人干的。而这所有的一切,孟浩都已经了然于胸。“哥,那女人肯定是找人去了,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赶紧出院躲起来?”孟馨从病房门口走进来,满脸忧急看着孟浩。“躲?往那儿躲?有哥在,没事的!”孟浩说。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在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的同时,他的躯体也自然而然脱胎换骨,如今他的体质之强悍,已经远超一般的武道高手。所以朱笑笑找来再多人,都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当然这些话他不能解释给孟馨听,因为像“灵魂离体”这种事情,说出来一定会把孟馨吓死。趁着孟馨去找主治医生来给他检查身体,孟浩将刚刚拍的那段视频给向思思发了过去,随后又给向思思打个电话。向思思很快就接了电话,却在那边一声不出。孟浩很清楚向思思打心眼儿里瞧不起他,而且孟浩推算出向思思在大学的时候受到过严重的心理创伤,导致她内心深处极度厌恶与男人亲近。所以她选择与孟浩结婚,不过是因为孟浩跟她的身份差距太大了,更加上腿有残疾,在她面前自然而然会心怀自卑唯唯诺诺,只要是她不愿意的事情,孟浩就绝不敢对她进行任何强迫。而她却可以借助与孟浩的夫妻关系,将其他男人拒之于千里之外。不过知道这一点,并没有让孟浩对向思思有任何反感,反而心中充满心疼,发誓要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让向思思对他敞开心门。“思思,我发了一段视频到你邮箱里,你抽时间去看看吧,是关于我公款挪用的事情!”孟浩说。即便他现在身怀绝技今非昔比,可是面对着这个令他一见钟情的女人,还是自然而然便显得小心翼翼。“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并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还想怎么样?”向思思说,一贯的冷淡。“我没想怎么样啊,只是希望你能够了解真相!”孟浩谨慎回答。向思思稍微沉默一阵,才又问:“医生说你身上没有太大损伤,只要醒过来就会没事了,是这样的吧?”“是,我自己觉得随时都可以出院了!”孟浩回答。向思思便不再多说,直接从那边挂上了电话。两年了,向思思始终对孟浩冷淡如冰,但孟浩却从未对向思思有任何怨怼。他跟向思思本来就是名誉上的夫妻,两人会结婚不过是各取所需。然而只要是涉及到他孟浩的事情,向思思总是会不声不响承担起作为妻子的责任及义务。比如这次孟浩出事故,向思思虽然没有守在医院,但她不仅让孟浩住在最高级的病房,并且让她最信任的闺蜜朱笑笑留下来看护。再比如孟馨上大学,向思思亲自到大学附近帮孟馨找了一栋公寓住,一次性缴了四年房租,并且每个月都会主动给孟馨汇过去五千块钱作零花。更比如上次公款挪用,换个人向思思一定会报警抓人。可问题出在孟浩身上,向思思不仅没有深入追究,反而勒令公司内部人员不准再提及此事——只可惜有朱笑笑这个祸害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红山市上流阶层。而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足以让孟浩感恩一生。主治医生很快就来了,帮孟浩做了一下全身检查。那医生连连点头,说道:“没事了,你的身体并没有太大伤损,只要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小伙子,你可真是有天神保佑啊,从六七层楼掉下来,居然啥事没有,这真是一个奇迹呀!”孟浩也觉得他是有天神保佑,为此他打从心眼里感激上苍。等主治医生离开,孟浩将孟馨支了出去,关上房门脱下病患服,刚刚换上自个儿的衣服,朱笑笑便带着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闯了进来。孟浩一点吃惊都没有,索性重新坐到病床上,拉过棉被盖住双腿。《北漂回头是岸》《爆改大明朝》《岳两女共夫》《我在荒岛直播七仙女》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山里的故事》。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71513_446352.html
大山里的故事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