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腾王棋牌 目录共2678章

首页

腾王棋牌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7971章 醒来后

腾王棋牌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张强提早上车,给赵倩留了位子,凝视着车窗外,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赵倩的到来。赵倩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披着秀美的长头发直挺挺地韵味十足地向大巴车走来。张强从位子上站起来,连忙跳下车,跨步迎上去,笑盈盈地说:“赵老师,早上好啊!让我帮你提箱子吧!”“不重,我自己来吧!”赵倩笑着说。张强接过行李箱,甜甜地看着赵倩说:“赵老师,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哈哈!”赵倩微微地翘了翘嘴角,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帅哥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张强同志!”张强提着行李箱爬上了车,赵倩跟在后面。此时,全车的人们都看着这对帅哥美女。但赵倩和张强却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张强和赵倩一起坐在第二排靠右的位子,赵倩靠窗。好像车上就他们两个人,靠得很紧,海阔天空地聊,无所顾忌地聊。他们似乎没有了距离感,相处起来如此自然。因为他们的心早已紧贴着,彼此都有强烈的期待感。张强转头看着赵倩的俏脸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听说你爸妈也是教师啊?”赵倩笑着说:“是啊,我们一家都是搞教育的!”张强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和教师一起,我爸过去也是教师,但后来改行了!”赵倩好奇地问道:“哦!原来你爸曾是教师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强淡淡地说:“和我同单位,他也在县住建局。”赵倩继续打探道:“那你妈妈也是干部喽?在哪儿工作呢?”张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在公务员局。”赵倩微微一笑说:“你们一家都是公务员啦!”张强专注地看着赵倩,假装一本正经说:“我倒是喜欢一家都是教师!要不,我和你同家吧?”赵倩听了张强的话语,有点儿紧张,张强是话中有话,明显是变着方式向赵倩表达爱意。赵倩却假装听不懂,便笑着说道:“你想的美啊!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和我同家呢?”张强调皮地笑了笑说:“就是男人才可以和女人同家啊!世界上有没有两个女人同丨居丨啊,有也是同性恋啊!哈哈!我嫁给你不就得了吗?”赵倩心砰砰直跳,红着脸温柔地说:“张强,你这是向我求婚吗?有那么直接的吗?好,你嫁给我,那是‘倒插门’,你可不能反悔哦!”张强抓住赵倩的手低声而又极其温柔地说:“可以吗?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赵倩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但语言上却说:“我不嘛!哪有那么快的?哪有在车里求婚的啊?咱们还不是很了解啊!”张强干脆把赵倩另一只手也握住,笑着说:“你可以考验我啊,我等着你!”坐在隔壁排的张秀,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对着张强点了点头,然后转回身子,和她同位的欧阳囡说:“哈哈,他们俩对上了!你发现了吗?”欧阳囡不明白张秀意思,便说:“什么对上啊?什么跟什么对上啦?”张秀轻声地说:“我哥和赵倩对上了!他们估计会谈恋爱了!”欧阳囡这才明白过来,笑嘻嘻地转头去看着赵倩。张秀和欧阳囡都是赵倩的同事,但赵倩却不知道张秀就是张强的堂妹。赵倩看到张秀和欧阳囡诡异的样子,便抽回自己的手,向右移了下屁股,故意离张强远一点儿。张强也跟着向右移去,他们的身体又黏在了一起。赵倩没地方移动,只好说:“张强,她们在看我们呢!保持距离,注意形象哦!”张强厚着脸皮,挤着赵倩笑哒哒地说:“没事儿,我不怕!”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你不怕我怕,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羞羞啊?”张强这才收回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便笑着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夫人原谅!”赵倩笑着说:“你不但身体上吃我豆腐,语言上也侵犯了我,你该当何罪?”赵倩口头上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的,因为她想张强吃自己的豆腐,渴望得到张强的爱。女人一旦缺爱,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男人的肢体暗示,甚至自己也会用肢体暗示男人,尤其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更何况她已经和第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提前了点儿,顶多是‘提前罪’哈!”“就你皮厚,一点儿都不感到害羞!都不怕被人家听到!看来你是恋爱专家咯?你告诉我,你谈了多少个女朋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倩故作严肃地说。张强继续调皮地笑着说:“我……我没谈几个,倒是很多女生喜欢我,你还不抓紧时间追我,后悔的人是你哦!哈哈!”赵倩故作鄙视的样子说:“彻!你好大的口气哦,等我来追你,你做梦去吧,哈!”张强笑咧咧地说:“你不追我,那就我来追你啊!哈哈!”赵倩说:“你追不到我滴,我会飞滴!哈哈!对了,张强,你是读理科的吧?”张强睁大已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读理科的啊!怎么啦?”赵倩瞟了一眼张强说:“你读理科的人,怎么也这么油腔滑调的啊?”张强被赵倩这么一电,心胸一股暖流直冒,笑着说:“是吗?按你说,咱们读理科的人都不会谈恋爱啦?”赵倩笑哈哈地说:“我觉得学理科的人,只会做题啊,怎么还会勾引女孩啊?哈哈!”张强盯着赵倩微红的脸蛋说:“我啊,只会勾引你,一个名叫赵倩的仙女!”赵倩双眼闪烁着亮光,笑盈盈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仙女啦?”“你不是说你会飞吗?会飞的女孩,长得漂亮的女孩,就是仙女啊!”张强得意地笑道。赵倩笑嘻嘻地说:“哇塞,我成仙女啦!太开心喽,我可以飞走啦!”说完伸出双手,拽着手掌。张强突然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我伴仙女双双飞……”赵倩哈哈大笑起来说:“张强,你疯了吗?车上有这么多人,你的皮实在太厚了,你羞不羞啊?哈!你有本事再唱一遍?”车上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出一阵狂热的笑声。教育局体卫艺股的股长邱松青站起来说:“张强同志,请再唱一遍,我们都支持你追仙女啊!”其他团员也附和道:“同意,张强再唱一遍,大家一定支持你追咱们的团花!”张强真的站起来把原来唱的改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夫妻双双把歌唱……”张强把车里的团员逗乐了,又是一阵掌声和笑声。张秀站起来说:“下面有请张强和赵倩一起把“夫妻双双”再唱一遍,大家同意吗?”齐声道:“同意,同意!”,掌声如雷。赵倩站起来,红着俏脸笑着说:“张秀!你怎么搞的啊?咱们是同事,你别恶作剧哈!大家看,到酒店啦,还是不要唱的好!下车喽!”。已经出离老道士视线的奔驰车上,开车的大个子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胖子,笑着说道:“这老道士也是没遛儿,给徒弟起名字叫车前子。他不知道车前子是中药名啊,利尿的”“车前子”胖子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将目光转到了车窗外面。看着黑漆漆的夜色,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可是个宝贝疙瘩”清晨,一阵鸡叫声让迷迷糊糊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时隔与高亮的第一次见面过去了十年,车前子已经成年。他虽说是个小老道,却剃了个寸头,穿上宽大的道袍怎么看都像是个和尚。现在的车前子中等偏上的身材,原本还算清秀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刀疤,伤口留在左眼眼眶上,只要再深一分这只眼睛便要废掉了。因为这道刀疤,让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有些不好招惹的味道带着起床气爬起来的车前子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说道:“死瘟鸡!天不亮就瞎叫等着——今晚就把你炖了蘑菇”一边嘟囔着,车前子一边晃晃悠悠的套上了道袍。原本他是要去茅房方便的,可是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对面师父孔大龙的道房大门开着。“老登儿醒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车前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溜溜达达的向着老道士的屋里走去。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对着里面说了一句:“那个谁,小卖铺的李老蒯让你赶紧清帐。瞎子都知道你们俩明铺夜盖的交情,别紧着她一家薅羊毛。拢共就四百来块”说到一半的时候,车前子察觉到屋子里面有些异样。当下他直接走进了屋子,这才发现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柜子、箱子大开,里面孔大龙的俗家衣服已经消失不见。除了那几件衣物之外,所有值钱的物件和身份证件也跟着一起失踪了。“又他么跑路了,老登儿这次又输了多少”站在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车前子也是一阵的郁闷。这已经不是孔大龙第一次消失了,老道士有耍钱的毛病。只要一输钱他就会消失一阵子,可是过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他总能带着一大笔回来将赌债还清。问他哪来的钱,老登儿都是笑嘻嘻的说是赢回来的。车前子虽然不信这种鬼话,不过问了几次都没有问出实话,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现在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老登儿竟然连自己的身份证件都带走了,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就在车前子准备打电话找孔大龙的狐朋狗友,问问老登儿到底输了多少钱的时候,突然在凌乱的桌子上面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爱徒车前子亲启的字样“老登儿这是让我给他擦屁股”车前子不看也能猜到信里面写着什么,八成就是让自己看好道观,他去想办法化缘还债。不过怎么也要知道自己这位老恩师在外面欠了多少钱,躲在哪里了。就在车前子准备拆开信封看一眼的时候,道观大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姓孔的你给我出来!说好昨天还钱的,结果老子等了你一晚上!”“x你xx的别装死!出来今天你就算死也要先还钱再咽气”“孔老道你xxx!赶紧滚出来还钱!再不还钱的话,今天开始你这个王八窝就改姓了”道观门口停了七八辆轿车,从里面下来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光着膀子,露出来上半身描龙画凤的纹身。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到了道观门口,一个小混混正要上前踹门的时候,道观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留着寸头的车前子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还没等小混混反应过来,道士手里多了一柄铁锨。对着他的脑袋平拍了下来。小混混没想到这个道士敢直接动手,他连躲避的意识都没有,铁锨已经拍在了脸上。“嘭!”的一声,这人哼都没有哼一声,被打晕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见到自己的同伴挨打,其余的混混都不干了。一边咋咋唬唬的叫骂,一边抄出来出来砍刀、铁棒之类的家伙要过来和车前子拼命。眼看着车前子就要被围殴的时候,这些混混身后响起来一个被烟酒毁掉的声音来:“你们都给老子住手!临出门的时候老子怎么和你们说的?咱们正大光明来讨债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别动手”说话的功夫,一个皮肤黝黑的光头从众人身后走了出来。见到这个人出现,混混们纷纷让出道来。有了光头刚才这几句话,这些人并不敢造次。斜着眼看了看走出来的光头,车前子坐在了大门门槛上。他也不理会对面这些混混,一言不发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磨着那柄铁锨边缘。光头明显认得车前子,看得出来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些忌惮。走到了门前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小兄弟,今天这事不是冲你来的。你也知道你师父那德行,赌鬼托生的。”说话的时候,光头掏出来一摞欠条来放在了车前子的面前。欠条上面是孔老道的笔记,光头一张一张在车前子面前走了一遍,嘴里同时说道:“从过年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我这里拿钱。三千五千的帐我就不要了,过万的一共是十五笔帐。最大一笔二十万,最小的也有四万八。加在一起一共是一百八十八万,看在当初你们师徒俩帮过我的份上,我这个放高利贷的都没敢算利息老四、三哥你们过来,让这位小师父也看看孔老道欠了你们多少钱。”听说老登儿这一家就欠了小两百万,车前子很是有些意想不到。这老家伙怎么欠了怎么多钱?往常顶天了也就输个十万八万,这小两百万,把孔大龙他卖了都还不上。这时候,后面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也都走了过来。两个人分别掏出来七八张欠条,上面都是孔大龙的笔记,一个欠了八十九万,另外一个欠了正好五十万。看着车前子还是不表态,光头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按理说,你对我有恩。前年要不是小师父你,我那个被狐狸迷了的老姑娘差一点就废了。可是我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喂的,手下的兄弟都等着钱开响,人家也得养老婆孩子,孔大龙也太不像话了”说话的时候,光头又掏出来一张土地证明来和抵押文书。车前子扫了一眼,这个竟然是他所在道观的土地证明,老登儿竟然背着自己把道观抵押了出去。看着车前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光头跟着叹了口气,说道:“他从我们手里拿钱太多,拿了还不还,按着规矩我是不肯借的。最后你师父把道观的土地抵给我们了,说好了大上个月还钱,结果一拖就拖到现在”难怪老登儿这些日子一直魂不守舍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车前子心里已经明白了,当下心里一阵发狠,自己和自己起誓,等着找到老登儿的,让他想到耍钱就哆嗦。车前子也不理会这些人,当着他们的面。将孔大龙留给自己信封拆了,掏出来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上面写着:吾徒车前子,为师受原始元尊托梦,准备前往终南山渡劫成仙。现将道观衣统传与你,望你将道统发扬光大,为师我就算渡劫失败,碎尸万段也算无憾了。如遇钱财等俗物烦恼,可去名片所在之地,寻名唤高亮之人解惑。。  砍着砍着,在我左边的王哥忽然尖叫着跳起来,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看见王哥原本满头的黑发忽然间没了,成了一个光头,地上到处都是散乱头发。这还不算,接下来我们中的一个成员姓黄,硬生生的被一根树枝缠住挂在树上。他拼命的喊救命。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救下来,李队长的胳膊忽然靠在背上,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推到在地上。我们正在惶恐之时,那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仍然哭丧着脸,眼睛冒出血。我们当时吓坏了,赶紧扶起李队长,两个人架着他飞速的向山下跑。我们恨不得长了翅膀,接连摔了几脚之后,只能怨父母生我们时长的腿太少了。我们好不容易跑到山下住处,迎面正好碰到上级下来检查工作的领导,领导看着我们狼狈的样子,当时不分青红皂白训斥了我们,说我们不好好工作,在山上打架,并扣了我们几个人的公分。我们是有苦难言,有言难辨。领导走后,崔大队长知道我们的苦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地摇头叹气。今年注定我们要挨饿了。上级扣了我们分,我们就没有足够的粮食。最后大家商议后,一致决定自己开荒种粮养活自己,为此我们种了很多的马铃薯,还栽种了一些李子树。那时来林场拉木材的是一辆大解放牌货车,司机是湖南人,姓廖,说话很是幽默。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助手,因为当时政策规定,必须要有两个人一起才能来拉木材,否侧就是违规。当廖司机来拉货的时候,我看见他是一个人来的。李队长问他原因。廖司机说他的那个助手在半路上得了病,只好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里。崔大队长便让我和廖司机一起去松花江区送木材。我也很想暂时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躲避那个女鬼,求得一时的清静。当晚装完木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和廖司机上了路。货车从我们居住的左面一条山谷小路里开出去,然后进入大路。那时大路没有现在这么好,那时都是些土路。到了大约半夜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处小山坡前,车子由于装了很多的木材,非常沉重,上坡的时候像蜗牛一样慢腾腾的向上爬。听司机师傅说,这辆车是年产的,出自长春汽车厂,质量还是不错的。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这辆车子的性能和优越性。从他的说话里,我知道他是个很专业的司机师傅。车子终于爬了上去,从汽车的灯光里我看见下面的路还是比较陡。廖司机换了空挡,让车子自己自动向下滑行,这样可以节省些汽油,当时汽油是很珍贵的材料。当车子行驶到一座小桥边上时,车子忽然熄火了。廖司机有些意外,他咦了一声,然后重新启动。可是他试了很多次,还是没有成功。这下子可把他这个办事很有原侧的湖南人急坏了。他来的时候给我说,要在天亮前准时把这车木材安全送到木材加工厂,为此他还给领导保过票。我说很有可能是线路出了故障,他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手电筒,交给我,我们一起下车去检修。这里是一片荒野,今晚上没有月亮,四周黑漆漆的。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他准备打开前车盖,检查里面线路。这时从旁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深更半夜的,又在荒芜人烟的地方,哪里来的人。我急忙把手电筒照向那个地方。灯光照到之处,我看见有个新坟墓,在坟墓之上端坐着一个老太婆,眼睛闪着寒光,我看见她正对着我们咧嘴笑。我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惊叫了一声,慌忙跳上了车。廖司机尖叫了一声,紧随其后,跳上来。我们把车门关紧了,他又慌忙启动车子。幸好车子启动开了,廖司机立刻踩足了油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小桥。我见车子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心里稍微平静了些。当我们到了小桥中间的时候,我看见从对面忽然过来两个人,他们骑着车子。廖司机急忙踩刹车,可是无法使车子停住,车子好像失控了。我们撞了上去,一阵金属相撞的声音,我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对岸。这时车子缓慢下来,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更不敢下车去查看,停了一下之后,廖司机继续开着车子向前飞奔。大约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松花江区一个十字路口。这时路上已经有很多人了,打扫卫生的工人正在卖力的工作。前面有个交警向我们挥动旗子,示意我们停车接受检查。我们的车子停靠在路旁,我和廖司机下了车。这个丨警丨察指着车子的前部问我们出了什么事。我看见车子前面的保险杠被撞坏了,上面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这分明是撞了人。我们被带到了丨警丨察局接受询问。我们只好原原本本的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询问我们的丨警丨察满脸的疑惑,我知道他们是不相信的,最后他们说要勘察现场后再做结论。我们被临时关进了小屋子。过了几天,前去调查的人回来把我们放了,放得时候那个人脸色凝重,嘴里说这怎么可能。事后经过打听,得知我们撞死的那两个人皮肤早已经腐烂了,据当地人指认,他们是不远处村子里人,因为车祸死了已经快一年了,被埋在离小桥不远处一座树林里。我们把木材送到了木材加工厂,领导为此事大发雷霆。廖司机因没有按时送来木材影响了整个工厂的生产秩序被开除了,我只好自己想办法回林场。我去问木材厂的厂长,什么时候发车去呼兰林场。厂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是本地人,姓朱,都叫他朱厂长。朱厂长说要等到三天之后,我只好住在厂子里,等着他们。闲来无事,便到外面闲逛。我早就想买本诗歌的书籍看看,于是出去转转,在大街上书摊前,除了毛主席的诗词,没有发现别的书本。在呼兰林场的时候,工作之余,写一点小诗歌,同事们都亲切叫我“小诗人”。可是自从遇见那个可怕的粉红色女子,还有那个苍老的老太婆,以及那两个身子腐烂了却能骑车行走的僵尸以后,我的心里就有些改变。我在大街上闲逛了会,最终决定不买诗歌书本了,如果有可能,想买本佛学方面的书。我记得上学时曾接触过一点这方面书,叫做《金刚经》。《金刚经》据说是佛祖所写的,意义深奥,都是一些讲解世间万物变化的,非常神奇的一部书籍。我在上高中时曾听老师说过此书,只是一直没有看见过。学校的图书室里也很少开放,即使偶尔开放一次,也尽是些我不爱看的儿童性质的读物,看来毫无兴趣。这本书很难买到。我问了几个卖书的,都说没有这种书。最后我在一个小巷子里,看见有个年长的老头,估计有八九十多岁了,花白的胡须,坐在一个凳子上晒太阳。我过去和他攀谈起来。这个老头很健谈,我们说着说着,便拉到了鬼怪上。这个老头似乎对此很有兴趣,他歪着头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别人,便对我说他有本这方面的书,他说自己年纪大了,眼睛花了,如果我想要可以免费送给我。。缓了半天蓝昊才比比划划的说道:“没问题,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给你点线索,那一男一女穿着没袖的黑色皮衣。”没袖的皮衣把林语苏说愣了,大热的天怎么可能会有人穿皮衣,还黑色的,那不得捂死人呀,可她之前没说过收藏家怎么死的,蓝昊说的头头是道,由不得她不信。带着一点疑惑,林语苏先拿出来一千块钱预付款递给蓝昊,保证查到凶手一定兑现五万块钱。蓝昊巴不得林语苏快点找到凶手,五万块钱就能进入自己的腰包,但不能表现的那么强烈,笑呵呵的把林语苏送到门外:“林妹妹常来啊。”“事成了一定来。”林语苏身上打了个激灵,上车后一脚油门消失在老街尽头。蓝昊进屋还想着五万块的美事呢,见到蓝洪又坐在了椅子上,在向他招手,让他过去。脚下紧捯饬,刚刚靠近蓝洪,啪的一声蓝昊这脸呀又肿了一边,捂着脸很委屈:“爷爷我又怎么了,下次能不能先让我知道哪错了?”“满嘴跑火车我都不生气,生气是五万块钱就激动的心跳两百下,说你不争气,一点都没错。”蓝昊委屈的退后一步,不敢再向前:“五万块不少了,我这么多年赚的最多的一次是白天骗张琦五千块,爷爷你帮我感应到了凶手的背影,五万块赚的多简单。”见蓝洪依旧板着脸,蓝昊试探着问:“爷爷,你说我干点啥能赚大钱呀?”“你过来。”“我不去。”“我不打你了。”蓝洪发话了,蓝昊才敢到他身边侧过耳朵,蓝洪说道:“活人的钱不好赚,你如果赚活人的钱,很快就能花上死人的钱。”“爷爷,那赚死人的钱我也花不了呀?”蓝昊捂着脑袋就要往后退。啪的一声,蓝洪已经在蓝昊的身后给了一个大脑壳,疼的蓝昊蹲下喊:“爷爷你怎么又打我!”“你不动脑子呀,谁让你花死人钱了?要的是死人的陪葬品,为他们做点事回报相当丰厚。”蓝昊恍然大悟,他挖空脑袋也想不到赚死人钱呀,想去抱蓝洪又退回来重新站在了椅子边,他不想再次挨摔。赚死人钱对蓝昊来说很难,对蓝洪来说轻而易举,就在这祖宅开一家通灵商店,不光卖纸钱香烛,兼职迁坟寻魂。“爷爷,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说完之后蓝昊就往门口跑,被打怕了,再惹到蓝洪脑袋上又得多个包。蓝洪总算是放过蓝昊一次,没有出手,叫蓝昊照办,走过去给蓝昊开了天眼,道行深不可测。“天眼开了,陪我出去走一趟。”蓝昊想说大半夜的出去干嘛,话到嘴边硬生生憋了回去,屁颠屁颠的跟在蓝洪的后边出了门。开大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踏出一步腿上顿时凉飕飕,抬头一看家门口就像拍戏一样走着各种各样的灵人,还有灵人向他笑。“什么时候开始拍电视剧了,铠甲都有,真带劲!”蓝昊觉得挺好玩,再仔细看就不对劲了。“哎呀妈呀,这都是啥呀!”叫唤着就往院里逃,鞋都跑丢了一只。蓝洪回院里把他揪了出来:“没出息的玩意,给你通了天眼就为了看到你周围的灵人,不然你怎么做买卖?”“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开我吧。”蓝昊脚还没有沾地呢,被蓝洪放下后,对周围的灵人又点头又哈腰。行走的灵人不怕蓝昊,怕蓝洪这个道行极深的老头,蓝洪突然吼一嗓子,声如洪钟,召集过路的灵人到家门口来,在大门旁边的墙上,伸手画出一个方框,里面写出通灵商店四个大字。蓝昊上前摸索,四个大字透过自己的手指浮在墙面之上,非常神奇,聚集在通灵商店门口的灵人纷纷上前为蓝昊道贺。蓝昊见到就回礼,差点把腰给折喽,回家趴床上闭眼就着了,没等睡香呢,蓝洪揪着耳朵把蓝昊从床上拉起来。“出去锻炼,学道术不能偷懒。”“爷爷这才六点呀,你再让我睡会行不?”蓝昊困的都不怕疼了,愣是往床上拽。做爷爷的也不能太狠心,蓝洪微微一笑:“孙子,不想赚钱了?”蓝昊倾斜的身子,自动站直了,嘿嘿着往外走:“爷爷,做人就该早睡早起,积极上进。”腿比蓝洪还要快,那速度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就没了踪影,蓝洪看着蓝昊远去欣慰的点点头,觉得这个孙子还是可以教化的,移步跟了上去。蓝昊转过街角,发现有人蹲在背阴处打哆嗦,脚步停下来,上前问:“老伯需要帮忙吗?”“孺子可教。”咳嗽一声,打哆嗦的老伯在蓝昊眼前突然消失,消失的干净彻底没有一点痕迹留下。蓝昊看向身后,想问问蓝洪怎么回事,蓝洪早就回到了吊坠中,脑海中传出:“那老头身份很高贵,你走运了。”说别的蓝昊没精神,一提到走运,精神头十足:“爷爷,你就是我财神。”“脚别停,你这小体格再不练,等我走了你镇不住那些灵人。”蓝洪说的严肃,蓝昊身体一晃,脚迅速飞跑起来。跑起来精神抖擞,回家时连滚带爬,蓝昊长这么大也没有受过如此强度的训练,吃不消,张琦带着烧鸡、肘子来看他,他也没从床上起来。“你把肘子拿过来。”蓝昊在床上勾勾手。张琦小心翼翼的端着肘子到了蓝昊身边,满脑子的疑惑,不知道大师怎么起不来床了,嘴上不敢问,专捡高兴的说:“大师,你不知道呀,我把那石狮子挪了一次,运气就来了,去南村替人挪坟,捞了块银元宝,出手卖了六万,这是一万块我孝敬你的。”说话间就把一摞钱放在了床边,蓝昊心想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以前一次都没准过,还被人追着打,看看钱又看看张琦:“你给人家挪坟,懂风水吗?”“我不懂,我做体力活的,起坟、挪坟专门挖坑,大家都叫我掘墓人,赚点辛苦钱,在旧坟,他们本家人没发现有块元宝,我揣兜了,大师你给我破解霉运,我可不能忘了你。”张琦伸手给蓝昊掰了一个鸡腿。蓝昊突然觉得精神了,身上也不乏力了,坐起来吃着鸡腿对张琦说:“你懂挖坟、迁坟?”“做坟是祖传的手艺,谁家要迁坟动土,都找我干活,我做坟规矩,大家都信得过。”有祖传的手艺人,蓝昊就更高兴了,蓝洪给他开的通灵商店想赚钱就得有会迁坟的手艺人,蓝昊不会这活儿,眼前的张琦可不能放走了。下床拉着张琦,提着烧鸡和肘子到前厅让张琦坐好,蓝昊拿出来一瓶好酒,倒满两杯酒:“张琦,以后你跟着我干吧,保你挖不完的坟,钱少不了你的。”“大师,我就信你的,你不光给我破解,还给我找活儿干,以后我跟定你了。”张琦这次赚了五万块,已然把蓝昊当成了神仙,能跟着神仙做事,就是赶他走他也不会走。张琦成了蓝昊第一个员工,不过具体做什么蓝昊还不敢透露,怕张琦吓跑喽,再去找这么个挖坟的手艺人可就难了。吃点东西,蓝昊和张琦开始张罗购置香烛、纸钱等物品,办手续的事张琦比蓝昊还在行,营业执照很快就办了下来。,室友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的道:“那个,你知道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嘛。”季幼青点点头。她知道有这么个人,却没有见过。毕竟,她和室友也不是很熟,仅仅只是合租的关系,在生活上互相照料一下而已。“他……希望我去跟他一起住。”室友面露娇羞。季幼青皱了皱眉。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会不会太快了。据她所知,两人的关系确定才两个月不到。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私生活,她没有资格去说什么。第二个反应就是,室友要搬走,那这边的房租怎么办?季幼青二人合租的这套房,是一套二居室,大概有六七十平方的老房子。当初房东说,可以整租,也可以单间租。刚好季幼青来看房的时候,遇到了现在这个室友,两人都很满意这套房子,所以就决定合租了,但是如果以单间租的方式,一个卧室是的价格,整租的话则会便宜一些,为了省点钱,季幼青和室友合计后,跟房东签的是整租合同。这套房一个月的租金是,分摊下来就是一个人。季幼青现在的工资是一个月四千出头一点,除掉房租,刚刚够生活。可如果室友搬走,她一个人要承担整租的房费,那压力就很大了。室友见季幼青一直不说话,忙道:“你不用担心房租的问题。突然搬走是我的原因,我肯定会负责的。你放心,我已经在网上挂招租了,等找到新的合租人后,我再搬走。我现在就是跟你说一声,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季幼青见室友都把一切想好了,也没有说什么。对她来说,跟谁合租其实都是一样的,而且室友转租的是自己的房间,她也无权干涉。“好,我知道了。”季幼青点了点头,注意到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备上班。“幼青,不好意思啊!”室友赶忙站起来,表情还是有些窘迫。“没事。”季幼青微笑摇头,瞬间就安抚了她心中的愧疚。季幼青一到学校,就察觉到了办公楼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其实,具体说起来,也只是办公楼里变得比以往更安静了些,少了同事之间早上互相打招呼的环节。一般人不会觉得这有什么,毕竟谁也没有规定,一大早来到办公室,就必须要热热闹闹的。可是,季幼青心思向来敏锐,还是从这个看似平静的早晨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心理老师的独立办公室,是在教室大办公室的旁边。季幼青从大办公室外路过,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刚进来,把包放下,就有人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季老师。”季幼青转身,出现在门口的人是林璇。只是,今天林璇的脸色明显的不对,有些苍白,没有血色,精神也很差。“进来坐坐吗?”季幼青主动发出邀请。林璇迫不及待的点头,仿佛就是等着季幼青这句话似的。办公室只有两张工位,空出的一边,做了一个小型会客区,摆着沙发和桌子。关着的那道门,就是心理咨询室的门,一般只有在下午放学后,进入到心理咨询时间时才会打开。按照教育局的规定,每天放学后,心理咨询室会面对全校师生开放一小时。有需要的学生和老师,都可以来这里找心理老师聊天。原本,北阳一中高中部是两位心理老师,她们可以轮流值班一小时,但另一位因为产假的关系没有上班,所以就变成了季幼青一个人值班。林璇坐在了会客区的小沙发上,季幼青打开了饮水机的电源后,才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我刚来,水还没烧好,不能给你泡茶,请见谅。”“没事没事,我自己带了。”林璇说着,把一直握在手里的保温水杯放在了桌上。“昨晚没睡好?”季幼青看着她问。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林璇的精神状态比她还差,甚至连遮掩都没有做,眼睛下面的乌青很明显。林璇木然点头,“是啊!我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那个女生的样子……我……”“我理解,这都是正常的。”季幼青温和的安慰。林璇来找季幼青,不仅仅是因为季幼青的专业,更是因为,人是她们两个一起发现的,她本能的觉得,季幼青能更了解她的感受。“现在的学生,真是太脆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想不开,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林璇又生气又无奈。季幼青没有接话。她能感觉到,林璇并不需要开导什么,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来听她倾诉。“……你走之后,丨警丨察来了,问了好多情况。我也从别的老师那里打听到,那个自杀的女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在班级上的存在感很低,成绩算是中等,很文静,也不和同学交流。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自杀呢?”林璇越说越是想不通。季幼青及时的提醒,“幸好送去医院很及时。如果不是你,恐怕会更糟糕。”“啊!对,我听杨主任回来后说,人已经救回来了,也渡过了危险期。”林璇在说到这的时候,明显轻松了很多。她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自己没有临时想要去公厕上厕所,那结果……一想到这个,她就有些后怕,也有些庆幸。心中的阴影好像也淡了些。季幼青微微一笑,她觉得林璇今晚上就能睡个好觉。“我还听说,这件事咱们学校没压下去,女生的家长在医院闹得挺凶,说她的孩子是在学校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才会想不开自杀的,现在社会舆论还挺大的。”季幼青一愣。她倒是没有注意到网上的新闻和消息,这件事已经在网上传开了吗?听到林璇提及那学生的家长,季幼青脑海里就浮现出她母亲的样子,就她母亲那样闹腾,确实想不传开都难。而且……季幼青回想起当时学生家长在抢救室外的嚎啕大哭,她说的那些话,其实是带有刺激性的。如果被她女儿听见,会刺激到女生的情绪。不过,也许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家长才没有顾及到。很多时候,我们脱口而出的话,都是看不见的刀。“学校这边回应了吗?”季幼青问。林璇摇头,“不知道学校到底怎么处理。不过,昨天丨警丨察没有给你录到口供,可能一会还要来。”她话音刚落,季幼青办公室的座机就响了起来。季幼青起身去接电话,是校长室打来了,请她去校长室一趟。林璇紧张的站起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季幼青摇摇头,“我先过去看看。”林璇连连点头,还催促她快去。季幼青来到校长室的时候,办公室里除了校长和昨天见过的杨主任,还有一男一女两位陌生人。不过他们的身份倒是一眼明了,身上都穿着丨警丨察的制服。“两位,这就是和林老师一起发现自杀女学生的季老师,昨天也是她陪着那个女生去的医院。”校长主动替双方介绍。“季老师,这两位是派出所的丨警丨察,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梧桐蚀》《诸天之至强者系统》《岳两女共夫》《正气的龙神》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腾王棋牌》。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75765_524495.html
腾王棋牌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