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法则修神 目录共4931章

首页

法则修神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5028章 醒来后

法则修神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火生了起来!”有一人突然惊呼道,他正是尝试了摩擦生热起火的人。众人看着眼前的火莫名兴奋起来,因为火总是会给人一种希望,看着眼前的火,他们都有了动力。陈卓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神微微冰冷起来,自己费尽力气弄的不得好,你倒好,随便弄了两下,就尽得人心,而且刚才叫我钻木取火的好像也是你。陈卓看着被众人众星捧月的那个男生,嘴角不经露出一丝冷意。李信已经回到山洞,手中拿了几个野果,没有办法,鱼没有抓到,零食还是留下比较好,所以现阶段只能吃吃野果了,就当是换口味了。野果瑟瑟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难以下咽,但李信硬着头皮咽了下去,只要不会死人,没有难吃到一定程度,一切都还是能够接受的。吃下几个野果后,肚子没有特别饿了。李信喝了两口水,尽量把口中干涩的感觉去除掉。衣服烤了好的一会儿,已经差不多干了,李信把简易版的晾衣架放到一边,衣服随便挂了上去。李信差不多感觉到一阵困意,于是躺在那一块巨石上面,因为别的地方也没有这里舒服。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夜也深了下去。陈卓这边居然还在举行篝火晚会,一人一条鱼,手中还捧着一个椰子,看起来哪里像是流落荒岛,完全就是来度假的。陈卓走到林璃身边,本想凑近说话,但却被张钰琪挡在面前。“靠这么近干嘛?赶紧往后走!”张钰琪嚣张傲慢的说道。陈卓眼皮微跳,心中开始冷笑,在这里,你还以为你是大小姐,还想拦我?“好!”陈卓苦笑的说道,然后往后退去,但眼神却瞬间瞄了一眼张钰琪的胸口。陈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以前根本不敢这么想,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居然能敢幻想起来。仅仅张钰琪的身份,陈卓内心都有些忍受不了,想到配上娇小的身体,如果张钰琪还用那个服侍自己,最好都是高傲的表情,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弄她一脸。陈卓想到这里,内心微火突起,为了防止出丑,身体忍不住往后弯,尽量隐藏一下。陈卓现在要消火,所以撇了一眼正在聊天的一个女生,女生见到陈卓的眼神,立马明白过来。女生长得也不错,倒是有分左右的颜值,化妆起来也能算得上是一个班花,但最主要的是,她的穿着太太过于暴露。上身红色露肚皮的短袖,下|身超短裤,雪白的大长腿让人浮想联翩,脚上的高跟鞋,让她更多了一丝魅力。陈卓已经急得不行,所以直接往丛林里走去,别人问他去哪,他也是笑着回答上个厕所。女生见陈卓离开后,和旁边同伴说了一句要上厕所,然后一脸歉意的离开。女生也走进丛林,倒也没有人会怀疑陈卓和她的关系。女生进到丛林之后左顾右盼,后面突然冒出一个人抱住她,女生全身一颤,但下一秒听到陈卓的声音,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陈卓一只手受伤,所以只能用另一只手开始游走起来,女生的脸色红润起来,反过头来吻向陈卓道:“主人!”“呵呵!果然很听话嘛!”陈卓淫|笑着说道。“主人!人家下面可是一直没穿,还不是因为你,搞得我胆战心惊的!”女生嗲嗲的说道,声音酥起来能软掉骨头。“你不就喜欢吗?嗯?”陈卓反问道。女生犹豫了一秒,但下一秒又笑着说道:“讨厌!你就知道欺负我!”“哼!赶紧脱了,我可不想浪费时间!”陈卓皱着眉头说道。“好吧!”女生本是听话的脱掉衣服。陈卓让女生靠在树边,摆好姿势,然后……陈卓口中喊的是林璃几大校花的名字,然后开始幻想,女生眼神闪过一丝幽怨,但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什么,所以内心开始嫉妒林璃她们。分钟过后,陈卓很是舒爽的走了出来,又过了来分钟,女生一脸羞|红的走了出来。陈卓过于太快,女生后面只能靠自己。女生莫名的脸红让其她女生还以为她生病了,还特意过问了一下。女生赶紧摇头说只不过是太热了,所以才有些脸红,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其她女生也相信了,因为她们也想不到短短分钟之内能干什么事。篝火晚会也结束了,众人也累了,差不多该去休息。男生负责轮流守夜,女生出是休息,男生都没有说什么,女生当然也同意。次日,李信慢慢醒来过来,打了打哈欠,看了一眼人远处的灰烬,然后揉了揉眼睛,来到滴水的地方,拿起旁边的酒杯,随意盛起一杯水,倒进口中,在嘴巴里翻滚了一番,然后吐在地上。没有牙刷和牙膏,所以只能这样简单应对一下。李信知道这么简单的冲刷是没有什么用,所以得想办法找到刷牙的东西,或者代替牙膏之类的。其实是可以用盐刷牙的,但现在手都没有盐,但这里旁边都是海,倒是可以提取海盐,现在就差了一些工具罢了。李信出了山洞,再次来到生长野果的地方,经过几次尝试,他早知道哪些是苦涩的,哪些不是苦涩的,所以这一次摘了一些并不是很苦涩的,吃起来的感觉比上次好多了。李信这次把书包带了出来,然后摘了许多不是很苦涩的果子,全部放进书包里,带了回去。李信在附近发现了一些藤蔓,他倒觉得可以编制一些捕鱼篓之类的东西,还有在岸边捡了好几个空塑料罐子,仔细的清洗了一下,然后赶紧全部带了回去。李信把找到的东西放在一边,然后又找了一些藤蔓过来,开始编织起来。李信以前学过,所以编织的倒是很快,在他手中,藤蔓就如线一般,开始穿插起来,然后形成一个鱼篓。做完个之后,又做了第个第个。李信拿着三个鱼篓选择了三个地方,在李信看来,这三个地方出现的鱼概率很高,所以放了下去,为了吸引鱼,还需要一些诱饵,所以李信忍痛割爱,拿出了一些零食,弄成碎片,放在鱼篓里面。三个鱼篓都放了下去,并且做好标记,只要等到时候能抓到鱼就好了。抓鱼是一个方面,但也总不能吃鱼,所以李信打算进丛林看一下,里面又没有其它食物,如果有的话,尽量把它弄到手。李信准备进入丛林,仅靠手中的一把小刀,实在难以有安全感,所以要再准备一点东西,来增加自身的安全感。李信找到一根比较粗壮的树枝,强度也有两米左右,握在手中重量也差不多,点了点头,然后把前端削尖,能够用来当做长枪使用,这也能让自己稍微增加一些安全感。准备好武器后,李信背上书包,拿了一些野果放在里面,口袋中放着小刀,然后手持木质长枪,缓缓走进丛林。丛林的树木遮天蔽地,只有稍微一点阳光照射进来,地上满是一层枯树叶,走在上面能够听到踩过树叶的声音,周围很安静,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只有少许鸟声响起。。张强提早上车,给赵倩留了位子,凝视着车窗外,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赵倩的到来。赵倩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披着秀美的长头发直挺挺地韵味十足地向大巴车走来。张强从位子上站起来,连忙跳下车,跨步迎上去,笑盈盈地说:“赵老师,早上好啊!让我帮你提箱子吧!”“不重,我自己来吧!”赵倩笑着说。张强接过行李箱,甜甜地看着赵倩说:“赵老师,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哈哈!”赵倩微微地翘了翘嘴角,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帅哥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张强同志!”张强提着行李箱爬上了车,赵倩跟在后面。此时,全车的人们都看着这对帅哥美女。但赵倩和张强却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张强和赵倩一起坐在第二排靠右的位子,赵倩靠窗。好像车上就他们两个人,靠得很紧,海阔天空地聊,无所顾忌地聊。他们似乎没有了距离感,相处起来如此自然。因为他们的心早已紧贴着,彼此都有强烈的期待感。张强转头看着赵倩的俏脸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听说你爸妈也是教师啊?”赵倩笑着说:“是啊,我们一家都是搞教育的!”张强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和教师一起,我爸过去也是教师,但后来改行了!”赵倩好奇地问道:“哦!原来你爸曾是教师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强淡淡地说:“和我同单位,他也在县住建局。”赵倩继续打探道:“那你妈妈也是干部喽?在哪儿工作呢?”张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在公务员局。”赵倩微微一笑说:“你们一家都是公务员啦!”张强专注地看着赵倩,假装一本正经说:“我倒是喜欢一家都是教师!要不,我和你同家吧?”赵倩听了张强的话语,有点儿紧张,张强是话中有话,明显是变着方式向赵倩表达爱意。赵倩却假装听不懂,便笑着说道:“你想的美啊!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和我同家呢?”张强调皮地笑了笑说:“就是男人才可以和女人同家啊!世界上有没有两个女人同丨居丨啊,有也是同性恋啊!哈哈!我嫁给你不就得了吗?”赵倩心砰砰直跳,红着脸温柔地说:“张强,你这是向我求婚吗?有那么直接的吗?好,你嫁给我,那是‘倒插门’,你可不能反悔哦!”张强抓住赵倩的手低声而又极其温柔地说:“可以吗?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赵倩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但语言上却说:“我不嘛!哪有那么快的?哪有在车里求婚的啊?咱们还不是很了解啊!”张强干脆把赵倩另一只手也握住,笑着说:“你可以考验我啊,我等着你!”坐在隔壁排的张秀,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对着张强点了点头,然后转回身子,和她同位的欧阳囡说:“哈哈,他们俩对上了!你发现了吗?”欧阳囡不明白张秀意思,便说:“什么对上啊?什么跟什么对上啦?”张秀轻声地说:“我哥和赵倩对上了!他们估计会谈恋爱了!”欧阳囡这才明白过来,笑嘻嘻地转头去看着赵倩。张秀和欧阳囡都是赵倩的同事,但赵倩却不知道张秀就是张强的堂妹。赵倩看到张秀和欧阳囡诡异的样子,便抽回自己的手,向右移了下屁股,故意离张强远一点儿。张强也跟着向右移去,他们的身体又黏在了一起。赵倩没地方移动,只好说:“张强,她们在看我们呢!保持距离,注意形象哦!”张强厚着脸皮,挤着赵倩笑哒哒地说:“没事儿,我不怕!”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你不怕我怕,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羞羞啊?”张强这才收回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便笑着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夫人原谅!”赵倩笑着说:“你不但身体上吃我豆腐,语言上也侵犯了我,你该当何罪?”赵倩口头上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的,因为她想张强吃自己的豆腐,渴望得到张强的爱。女人一旦缺爱,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男人的肢体暗示,甚至自己也会用肢体暗示男人,尤其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更何况她已经和第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提前了点儿,顶多是‘提前罪’哈!”“就你皮厚,一点儿都不感到害羞!都不怕被人家听到!看来你是恋爱专家咯?你告诉我,你谈了多少个女朋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倩故作严肃地说。张强继续调皮地笑着说:“我……我没谈几个,倒是很多女生喜欢我,你还不抓紧时间追我,后悔的人是你哦!哈哈!”赵倩故作鄙视的样子说:“彻!你好大的口气哦,等我来追你,你做梦去吧,哈!”张强笑咧咧地说:“你不追我,那就我来追你啊!哈哈!”赵倩说:“你追不到我滴,我会飞滴!哈哈!对了,张强,你是读理科的吧?”张强睁大已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读理科的啊!怎么啦?”赵倩瞟了一眼张强说:“你读理科的人,怎么也这么油腔滑调的啊?”张强被赵倩这么一电,心胸一股暖流直冒,笑着说:“是吗?按你说,咱们读理科的人都不会谈恋爱啦?”赵倩笑哈哈地说:“我觉得学理科的人,只会做题啊,怎么还会勾引女孩啊?哈哈!”张强盯着赵倩微红的脸蛋说:“我啊,只会勾引你,一个名叫赵倩的仙女!”赵倩双眼闪烁着亮光,笑盈盈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仙女啦?”“你不是说你会飞吗?会飞的女孩,长得漂亮的女孩,就是仙女啊!”张强得意地笑道。赵倩笑嘻嘻地说:“哇塞,我成仙女啦!太开心喽,我可以飞走啦!”说完伸出双手,拽着手掌。张强突然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我伴仙女双双飞……”赵倩哈哈大笑起来说:“张强,你疯了吗?车上有这么多人,你的皮实在太厚了,你羞不羞啊?哈!你有本事再唱一遍?”车上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出一阵狂热的笑声。教育局体卫艺股的股长邱松青站起来说:“张强同志,请再唱一遍,我们都支持你追仙女啊!”其他团员也附和道:“同意,张强再唱一遍,大家一定支持你追咱们的团花!”张强真的站起来把原来唱的改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夫妻双双把歌唱……”张强把车里的团员逗乐了,又是一阵掌声和笑声。张秀站起来说:“下面有请张强和赵倩一起把“夫妻双双”再唱一遍,大家同意吗?”齐声道:“同意,同意!”,掌声如雷。赵倩站起来,红着俏脸笑着说:“张秀!你怎么搞的啊?咱们是同事,你别恶作剧哈!大家看,到酒店啦,还是不要唱的好!下车喽!”。  穆婷婷皱紧眉头,一撇嘴,说道:“吃着饭还挠痒痒,真是的,好恶心啊!”这时穆婉兰慌乱的心才略微平静一些,斜睨着狠狠瞪了我一眼,眉目之意告诫我,看你还这么捣蛋不!我揉着有点酸痛的胳膊,对她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又去看穆婷婷,她还拿着手机在玩。突然,穆婷婷抬头与我目光交织,我帅气英俊的脸庞让一颗未成年少女的春心有点骚动,想起了那一夜我趴在她软瘫的娇躯肆意挺动时,她全身那种舒爽酥.麻的感觉,穆婷婷挺想再尝试一次的。但穆婉兰在场,穆婷婷也不敢与我有太多眉目传情之色,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她起身说道:“妈,我下午还有课,先走啦。”穆婉兰正等她这一句话呢,方才被帅哥摸了大腿,这会她都有点期待我能把她压在身下了,赶忙说道:“那好吧,婷婷,路慢一点啊。”穆婷婷颇为不耐烦的一摆手,说道:“知道了啦。”说着,她拉开椅子往外走去,到了门口时,突然回头撅起小嘴对我来了个飞吻,之后咯咯一笑,挥了挥手说道:“下次再见哦,大帅哥,拜拜!”我担心被兰姐看见,有些心虚的咳嗽了几声,眼睛飞快的看了兰姐一眼,见对方没有注意,这才笑眯眯的朝她眨了一下眼睛,挥了挥手说:“嗯!再见!”等到穆婷婷拉门刚一出去,穆婉兰瞪大妩媚迷人的双眼,恶狠狠的说道:“你个臭小子!我女儿刚才还在呢,你居然吃起姐的豆腐来了,胆子也太大了!”我嘴角浮起一丝坏笑,嘿嘿笑道:“兰姐,怎么啦?你也会害怕呀?哈哈!”穆婉兰娇嗔的道:“哼!还不知道谁怕谁呢!”说着,她伸手突然在我裤.裆里抓了一把,抿嘴一笑,嘲弄道:“都软着呢,刚才居然还挑逗我!”我心一荡,舔着嘴唇坏笑说道:“兰姐,它是软是硬,还不是你说了算嘛!”穆婉兰啐了一口,咯咯地笑了半晌,才横了我一眼,仰头吹了口香气,羞惭惭的说道:“小.弟弟,你好坏哦!”我从穆婉兰眉宇之间包含的风情,能看到这时她心里的渴望,知道她也是有点心痒了,摸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问道:“是吗,哪里坏啊?”穆婉兰羞愤交加,伸出手去,提着我的耳垂,轻轻一扭,吃吃笑道:“不和你胡扯了,你这个坏弟弟。”我笑了笑,伸手摸了她的翘.臀,轻轻捏了捏,闭了眼睛,满脸神往地道:“大姐姐,你的身子太迷人了,刚才在吃饭的时候,我有点忍不住了。”刚经过一次挑逗的穆婉兰,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在我的再次抚摸下,很快陷入了那条欲.望的河流,温热的身体再次灼热了起来,俏脸的红润迅速的变得如火一般,稍微平静下来的眼神,再一次变的迷离妩媚……穆婉兰走到门口,突然关门,手握着门把背靠在门,半眯着眼,一脸妩媚的凝视着我,性.感的嘴唇微微翘着,喉咙动了一下。我的心立刻也燃烧起来,走到穆婉兰跟前,目光紧紧盯着她。穆婉兰一颗骚动的心早已有点等不及了,她以为我会拥抱住她,但见我没动静,穆婉兰实在受不了那种浑身渴望被填满的感觉驱使,主动踮起脚,双手绕过我的脖子勾住后,将我的头拉下来,仰起脸,用性.感红润的嘴唇轻轻印在我的唇。我和穆婉兰很快抱成一团,靠在门耳鬓厮磨着。这一吻把我心头的欲.火彻底挑起,我憋的已经不行了,回过身来,掀起了她的裙子,将丝袜抹到了腿弯处,剩下一条细细的黑带子遮住了那地方,带子有一点湿,我暗自想,兰姐居然流水啦?穆婉兰吃了一惊,她虽然也是饥.渴难耐,但女人的矜持还是使她按住自己的裙摆,回头急道:“不行,你乖些,听姐姐的,要是你想做,咱们换个地方,别在这儿。”我笑了笑,吻着她的耳垂,环顾四周,见外面没有丝毫动静,把手放在她的酥胸,揉捏了几下,一脸坏笑地道:“放心,外面没有人,大姐姐,你要乖一些哦。”穆婉兰心如小鹿乱撞,啐了一口,红着脸道:“别胡闹,这里哪行呀?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我没有再说话,径直抱了她,躲到圆桌旁边的屏风后面,忙碌起来,连声哄到:“怎么不行,这包厢里根本没人会来,室内好多了,环境还好。”穆婉兰慌了神,按着裙摆,左顾右盼,语无伦次地道:“不行,小.弟弟,你坏死了呢,我、我不让你弄呢……哎唷……轻点……别刮坏了衣服。”看见实在拗不过我,她看了一下包厢的木门,忧虑的道:“小.弟弟,服务员不会途进来吧?”我笑着说道:“没事,我拉个凳子顶住行了。”做了一会前.戏,穆婉兰来了感觉,趴在椅子,撅起了屁股,吩咐道:“坏弟弟,把我的丝袜脱下来。”几分钟后,伴着一声婉转娇啼,喘.息声渐起,穆婉兰张着小嘴,羞恼地咬向我的肩头,忿忿地道:“小坏蛋,这大白天的,你怎么会急成这样!”“看见你这个风.骚的大美人,哪个还能忍受得了?”我怕伤到她,开始时动作颇为轻柔,饶是如此,仍然感觉妙趣横生,美不胜收。屏风后的阴影里,穆婉兰早已是云鬓凌乱,酥胸半裸,那张艳丽的俏脸,飞起两抹红晕,她仰头望着天空,脚下的高跟鞋有节奏地提起落下,抖动着朱唇,哼哼唧唧地娇.吟起来,那声音压抑到了极点,却更加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半晌,她忽地伸出双臂,勾住了我的脖子,哆哆嗦嗦地道:“没……没有关……系啦!”我心美到了极点,却明知故问的道:“什么没有关系了?”穆婉兰大羞,十指尖尖,都陷入我的肩头,颤着声,哆哆嗦嗦的道:“坏弟弟,你再……再加把劲呀!……真是……坏死了,别在逗……逗我……呜呜!”我登时心领神会,加快了速度,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只觉得那娇憨的神态,越发撩人,极尽诱.惑,也顾不得怜香惜玉,而是托起她的香臀,重重地冲击过去……也许是在公众场所偷.情,多了几分别样的刺激,两人都觉得异常兴奋。穆婉兰更是婉转承欢,极尽妍态,咿咿呜呜地忍耐良久,终于扬起纤长的脖颈,发出几声欢畅的清吟,那双美眸泛着醉人的波光,仿佛要滴出水来。我更不迟疑,只发力地撞击过去。在一下下的冲击,穆婉兰伸出双手,抓住我的头发,拉扯半晌,又有些心疼了,颤巍巍地向一旁摸去,扶住了旁边手臂粗细的椅子背,牢牢握住,再不松开。穆婉兰的身子在我的撞击之下,悠悠荡荡地摇摆着。不知持续了多久,她的身子突然变得异常僵硬,那张酡红的俏脸也变得扭曲起来,在令人惊悸的紧缩当,迎来了最猛烈的喷发,这一阵强有力的喷射,让她经受不住,又失魂落魄地媚叫了起来。良久,她缓缓睁开美眸,瞟了气喘吁吁的我一眼,羞恼地将我推开,回到椅子边坐下,打开挎包,从里面取出纸巾,擦了裙子沾染的污渍,轻吁了口气,摇着头道:“小坏蛋,万一被人进来瞧见,那真是没脸见人了!”。初夏,东北乡村的深夜。一户人家里面热闹了起来。院子里面站满了人,这些人都是紧张兮兮的样子,趴在窗户外面向着屋子里面看过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身后多了一个四五十岁的胖子,正在笑眯眯的跟着这些乡民们一起,看着屋里面的一举一动。这户人家也真是穷,屋子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摆设,最值钱的家电除了电灯之外,就是个老旧的半导体收音机,靠着窗户便是土炕。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痴痴坐在上面,土炕对面的地上站着五六个人。除了三四个乡民之后,还有一老一小两个道士。其中年老道士六十来岁的样子,一身破破烂烂的道袍,油渍渍的头发支棱着。一双眼珠子来回乱转,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人。那个年纪幼小的道士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稚气未脱的眼神有些惊恐地盯着土炕上面的女人。女人差不多三十来岁,满身的油污散落着头发,盘腿坐在炕上。痴痴呆呆的低头盯着炕席,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谁也听不懂她的话。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到女人的脸上、手上都长满了淡黄色的绒毛,嘴巴也有些前凸,两只耳朵支棱着,脸上一团黑气。这相貌眼神不好的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炕上坐在一只大黄鼠狼子。“这起子(模样)多少时间了?”老道士一边说话,一边单手扒拉手指头。没等身边的人回答,他转头冲着女人的丈夫继续说道:“她说过话吗?说的也不是人话吧”“大师您真是活神仙!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女人的丈夫连连对着老道士作揖,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上个月十三号,我们两口子叽咯了两句,这败家娘们儿赌气回了娘家。当时我在气头上也没拦着,等到十五号老丈杆子派小舅子来找。一问才知道她根本没回去,我这才害怕了,赶紧领着人一路找下去,最后在二十里外的野坟圈子找到了。”想起来当时的场景,男人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犹豫了一下之后,趴在老道士的耳边,低声说道:“那时候更吓人,她领着一群黄鼠狼子在扒坟吃死人”“上个月十三号到现在都快一个半月了,你小子才把道爷我找过来”听到男人说到吃死人,老道士一脸恶心的样子。他使劲压了压才没有把刚刚吃下去的酒肉吐出来。随后将躲在自己身后的孩子拽了出来,将他向着女人的方向推了一把,说道:“老儿子,你过去整两下。赶紧的整完了回家,我给你整猪肉炖粉安保员”这孩子看着女人的样子,也有点被吓着了。他本能的想要躲到老道士身后,无奈却被老家伙死死的按住。“你还瞅啥?直接上去整啊”说话的时候,老道士又一把将小孩子向前推了一下。他自己却向后退了一步,嘴里催促道:“赶紧地,不就是俩嘴巴的事儿吗?整啊”说来也是怪异,小孩子被动向着女人靠近的时候,原本痴痴呆呆的女人好像见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她有些慌张的向后躲了躲。眼睛惊恐的盯着面前的男孩,嘴里发出来野兽一样的嘶吼声窗外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有知道这一老一少来历的。当下给其他人做了讲解:“瞅见没有?这就是河东屯张郎庙的孔老道,小的那个是他徒弟。别看这孔老道士平时不着四六的,还有点真本事。方圆百里闹什么鬼啊神儿的,只要找到他就算平安无事了”身边另外一个人听到之后,有些怀疑的说道:“赵四儿你就胡说八道吧,这个老东西有那本事的话,还能是现在这样子?刚才我看见了,他是骑着自行车来的。真像你说的那样,怎么也得趁辆桑塔纳吧?”“刘哥你还别不信,孔老道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还最喜欢推牌九,老天开眼他没有财运,早上挣得钱晚上就输了。上次还输给我八百多,这次孔老道也是瞎了眼,老李三哥穷的都快光腚了,弄不好他要白干”“别瞎逼逼了,里面打起来了”屋子里面,就在外面的人说三道四的时候,小孩子听到了女人的吼声,原本还惊慌的脸上顿时变了模样。好像一只被激怒的孤狼一样,头发都炸了起来。一瞬间他竟然消失在了原地,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男孩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趴着窗户看热闹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这孩子是怎么消失,又是怎么出现在女人面前的。不过这时候已经没人关心这个了,十几双眼睛看着男孩一只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另外一只小手抡起来,嘴巴子不要钱似的对着女人的脸扇了下去。一边打一边叫喊道:“你瞅啥!刚才你个瘪犊子玩意儿敢骂我你才是没爹没妈,老道养的杂种。你们全家都是弄死你嗷”小孩子还没有到变声期,骂街都是奶声奶气的。说起来好笑,不过窗里窗外的人除了那个一直笑眯眯的胖子之外,再没有一个人敢笑出来。只见两三个嘴巴打过去,已经把女人打得满脸鲜血。就算亲眼看见,也想不明白就这小孩子几巴掌,会把一个疯疯癫癫的成年女人打成血葫芦一样几个嘴巴之后,女人也不嘶吼了。她好像斗败的野狗一样,别说反抗了,连躲避都不敢,只是蜷缩着趴在炕上,任由小孩子一个接一个嘴巴打在女人的脸上。最后也算不清打了多少嘴巴,女人突然低吼了一声,随后身子直挺挺的翻了起来。小孩子也没有准备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趁着小男孩后退的机会,女人张开了嘴巴,喷出来一口黑色的烟雾。烟雾变成黄鼠狼的轮廓,随后转身向着窗户撞了过去。别看只是团烟雾,却直接撞飞了窗户,向着门外的方向逃遁。窗外那些看热闹的人不少被碎玻璃碴子划伤,纷纷惊恐的跑开。只有那个中年胖子不紧不慢的躲开,笑眯眯的对门外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做了个手势。随后转头看向屋子里那个小男孩,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真是一块璞玉”再说屋子里面,黑烟遁走之后,女人便无力的瘫在了床上。这时她也变会到自己原本的相貌。她男人紧张的看了一眼之后,对着老道士说道:“活神仙呐这黄鼠狼子仙就算是跑了吧?可不能让它跑了,要不这个黄鼠狼子又要害人了。”“别瞎扯犊子了,这叫黄仙,胡黄白柳灰人家排老二。弄死它,你们家后半辈就别打算安生了。撵走就得了,要什么自行车去”老道士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去吧,看看你媳妇咋样了,完事咱们唠唠这一趟的香火钱。”听到女人没事了,男人和其他几个人这才过去查看。趁着这个档口,老道士取出来纸笔,写下来个药方子,递给了男人,说道:“这服药让你媳妇连吃十五天,差不多也能清干净她身上的妖毒了。还有,三天之后宰十只鸡,趁着天黑扔村外面。记住了,顺着一个方向扔。没隔两百米扔一只,把黄仙引出你们村就得了。”男人听了连连点头,冲着老道士一顿千恩万谢,说道:“多亏老神仙您了,要不我家里这倒霉娘们儿还不知道会被祸害成什么样子。您说这么天大的恩,我得怎么谢谢”,“你已经同意的事,本来不想说什么,不过这件事不说出来,不是我老朱的个性!”朱爱国后来说出的话,田主任不得不考虑很久。朱爱国说:“今天党组会上,刘大明提出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你知道我为什么摇头吗?因为,你没有回家,刘大明就开了动员会议,在动员会议开过的第二天,下面的人就私下问我,单位是不是已经决定推荐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我就很奇怪,我是党组成员,党组还没有开会研究,我作为党组成员都不知道要推荐谁,怎么底下人倒是先得到消息呢?”田主任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凝重起来,他冲着朱爱国抬抬手,意思让他继续往下说。朱爱国继续汇报说:“就在前几天的晚上,秦书凯到我办公室亲自对我说,刘大明早就跟他谈过话了,决定让他当挂职,我起初还不信,又找底下人打听了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得到的答案是相同的。下面的人对我说,书记,现在整个单位的人都在私下议论,说刘大明已经决定秦书凯做挂职干部,这种苦差事,为什么要派秦书凯去呢?原因很简单,秦书凯不是刘大明的人。还有的人说,最近因为王娟的时候,秦书凯得罪了刘大明,说王娟的离婚和秦书凯有关系,至于此事情的真实情况,我是不知的。不过得到秦书凯做挂职干部的时候,我就感到很不正常。即使刘大明是代管发改委内外的业务,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想让谁去挂职就是谁去,这是要经过党组会议研究的!朱爱国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他伸手弹了一下田主任的办公桌说,老田啊,你看见没有,在今天的党组会上,另外两个副职对刘大明的建议那是异口同声的表示赞同,老田,你也是老领导了,你认为这种现象正常?”田主任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眼睛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怒气,他伸手接过朱爱国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党组会上的过程,的确像朱爱国说的那样,整件事自己都是被刘大明牵着思路走,而另外两名副职竟然对刘大明相当的顺从,如果真像的确是朱爱国说的那样,自己这个发改委的主任岂不是成了光杆司令,这以后还怎么控制单位的局面?田主任心里很是不舒服,有些发狠的口气说:“老朱,你继续说下去。”朱爱国分析说:“如果刘大明在单位想调整谁就调整谁,你有没有考虑到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连这么大的事情都由刘大明一个人说了算了,以后谁还把你这个一把手主任当回事?秦书凯的事情只是个开头,当单位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刘大明才是真正掌握自己官运的时候,他们就会对刘大明产生畏惧,下属们想巴结他,另外两个副职也不愿意得罪他,刘大明这个副主任倒是成了发改委说话最管用的主了,到那个时候,还要你这个田主任坐在这里干什么?直接滚回家抱孩子去吧。”田主任一时无语,只是眼神有些愤怒的紧盯着朱爱国。朱爱国很不高兴地口气说:“你看着我干吗?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个性,你是最清楚的,反正今天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底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吧。”田主任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半根烟,低声嘱咐说,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给我在私下悄悄的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秦书凯被指派挂职的事情,到底是谁首先传出来的,这里头到底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猫腻。朱爱国点头说,行,这点小事费不了多少功夫,你等信就行了。朱爱国走后,田主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考虑了很久,眼前的形势已经相当危急了,一个单位的副职做出的决定,竟然在党组会上顺利通过,这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单位党组成员五个人,只有朱爱国跟自己是一条心,这种状况对于一把手的权威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挑战,更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夜色,如水般安谧。浓乳般的月光浇洒大地,蟋蟀的凄切声慢慢的透进水样的夜色,深夜的香气绕了很多圈如雾般弥漫空中,织成一个滑滑的网,把安静的景物都罩在里面。靠水而建的住宅区,显得很安详,一个房间内,亮着昏黄的灯光,荡漾着不一样的浪漫。一个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不停地起伏,后来,男人不知道为何叹了一口气,停止了进出,家伙不协调的从女人的身内滑了出来,短短的,软软的,如一段橡胶皮管,可怜的挂在裆部。女人失望的睁开眼睛,心里骂道,***,这时侯出来,不是要人的命吗?现实告诉女人,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有他,自己肯定不会如现在风光,所以把不满藏在心里,爬起来,妩媚的摸着男人的胸部,关切的问:“麻杆,怎么了?”麻杆是女人对男人都称呼,说男人瘦的像麻杆一样。为此,男人总是说,人瘦长吊,地瘦长草。男人歉意的嘟哝说,不知道怎么就软了?在一起多年,女人太知道男人的底细,虽然年纪也就五十出头了,到了关键时候不比小伙子逊色,这几次中途熄火,肯定有原因,她不满的说:“还不了解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了?”男人犹豫了很久,从嘴里憋出了几句话,骂道,都是***刘大明给害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人看出他对刘大明是深恶痛绝。“刘大明又怎么你了?再说,他想怎么你,能有那个能力吗?你才是单位的一把手,他不过是个副主任罢了?”“你可别小看了这孙子,这混蛋的野心可不小,手伸的还不是一般的长,恨不得把发改委内外所有的工作都抓在手里,我看他现在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孙子,他刘大明还真把自己当成发改委当家的主了。”男人很不高兴,嘴里就不干不净的骂道。身底下的女人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她循循善诱的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刘大明得罪你了?男人点头说,挂职的事情,刘大明竟敢不经过我的点头,私自做主,这也就罢了,他还在背后操纵党组会议的结果,把这件事给坐实了,如若不是老朱及时提醒我,我岂不是会成了被人耍弄的猴子?女人听了这话,伸手轻轻的抚着男人的后背后说,老田啊,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刘大明这个人要是再不好好的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可真是要上房揭瓦了。田主任纳闷的眼神看着女人,问道,怎么回事?刘大明还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女人伸手推了男人一把,男人从女人的身上缓落下来后,把女人顺势搂进怀里,就听见女人说,你是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刘大明整天假传圣旨,在单位里拉帮结派,依我看,现在这发改委里倒是有大半的科室长都成了他刘大明那条线上的人了。田主任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嘴里忍不住骂道,狗日子,敢跟我斗,他刘大明还嫩了点。《峥嵘皇妃》《萌学园之归来的使命》《岳两女共夫》《风起大秦》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法则修神》。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19457_154609.html
法则修神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