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国际开户 目录共8858章

首页

星际国际开户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3999章 醒来后

星际国际开户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我想我等我期待,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阴天傍晚车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向左向右向前看,爱要拐几个弯才来。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她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莲城的春天总是潮湿的,好不容易有个太阳天就显得尤为珍贵,严寒特别喜欢坐在学生公寓的草坪里晒太阳,月的阳光很温和,晒得人懒洋洋的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尽情地享受这难得的春日暖阳。冯斌在寝室里没找着严寒,就问小白和陈睿:“你们看见严寒了吗?”小白正专注地打着游戏,似乎没有听见。陈睿:“刚刚还在这里啊,一下子又不见人了,可能打球去了吧?”小白这时候说话了:“他去打球肯定会叫我,估计是到女生寝室泡妹子去了咯。”这时严寒回来了,还没进门就说:“你怕是都跟你一样,我们想泡妹子也没对象啊。”冯斌见严寒回来了,就抓着严寒说:“跟你说个好事情,要不要听?”严寒:“你有毛线好事情,有新的*****你看不看?”冯斌:“搞得我好像多饥渴一样。”严寒:“哈哈哈,你就是饥渴。”冯斌:“哎呀,跟你讲正事。去年非典不是学校里的各种大型活动都停办了嘛。我们院的新年晚会去年就没有办,你记得不?”严寒:“我记得个屁,你们学生会的破事我才懒得记。”冯斌:“院学生会计划这个月补办,今年的总策划是个大一的妹子,学舞蹈的,学生会破格让她当了企划部副部长,听说是个美女。刚刚我才开完会回来,晚会现在正好缺一个负责音响控制的,我当场就推荐了你,反正几个干部也认识你,但主要是给你一个认识美女的机会,你去不去?”严寒:“又喊我做苦力,我协会还一大堆事,刚办的协会,要策划活动呢,一个组织,没有活动就没有生命力。”小白插嘴道:“去咯!搞不好你就赚了。我靠!就是跟你说话去了,又被爆头……”冯斌:“反正你上次要我给你物色,我给你争取到了一个机会,要不要抓住你自己定啊。”严寒:“好吧好吧,你部长大人都发话了,我还能不从命?你们学生会的干部就是会抓壮丁。”冯斌:“呵呵呵,今晚点,时光书店,她要开个筹备会,到时候一起去啊。”严寒:“谁?谁开会?”冯斌:“就是那个妹子啊,企划部副部长。”严寒:“哦哦哦……”冯斌:“别紧张,别紧张嘛。”严寒:“人都还没见到长啥样,我紧张个屁啊。”小白又插嘴:“我跟你讲啊,严寒,你别老屁啊屁的挂在嘴边,到时候在别个妹子面前改不了口。”严寒:“你一天到晚痞话连篇,也没见妹子反感你啊。”陈睿放下手里的漫画书,凑了个热闹:“小白这种是女人喜欢的坏男人。”严寒:“是的是的,这个学不来的。”严寒扭过头去又对冯斌说道:“冯斌,晚上去的时候叫我啊。”还没到晚上点,严寒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儿在寝室坐不住了,严寒其实是很能沉得住气的人,但是今晚不知怎么的,有种莫名的紧张,时不时就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当然这些个小动作和心思,严寒都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他也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终于等到了晚上点半,严寒其实早就想走了,主要原因是时间也不早了,早搞完早回来睡觉,但是又不能主动喊冯斌,显得好像自己很迫切一样。过了几分钟,冯斌搞完自习了,冯斌站起身,拍了拍严寒的肩膀说:“走,哥带你见美女去了。”严寒:“我对你的审美标准严重怀疑,不过既然答应你了,就走吧,早去早回来睡觉。”冯斌:“不信我就算了。”时光书店不远,就在学生公寓的商业街里,从栋寝室出发,步行不到分钟就到了。书店一角,椅子已经围成了一个小圆形,先到的几个学生会干部正窃窃私语聊着什么,严寒找了个位置自顾坐下,又招呼冯斌坐他身旁,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翻,其实完全看不进去。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冯斌好像都认识,热情地打着招呼,然后有的没的打着哈哈,说着不着调的客套话。严寒小声地跟冯斌说:“你们都这么官僚吗?”冯斌白了严寒一眼,没有作声。晚点分,一个上身套了一件白色长袖t恤,下身穿着牛仔长裤,踩着白色圆头运动鞋,梳着马尾辫的女生径直走进时光书店。严寒只觉得这女生长相清秀,皓齿明眸,肤如凝脂,身材比例很好,但是由于她的不守时,让严寒感到些许烦躁。“你们好,我是叶小南,这么晚叫你们过来开会真不好意思。”叶小南手捧着一沓资料和几本书匆匆忙忙地找位置坐下,现在已经是晚上点,叶小南为了筹备下周的新年晚会每天都忙里忙外,只有晚上点才能召集到各个负责人在学生公寓旁的书店碰头开会,叶小南很礼貌地跟大家表示歉意,并准备快速对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做讨论。叶小南的室友王允也是导演组的成员之一,看见小南匆匆跑过来,对她挤了挤眼睛,示意小南快点开始,大家等得有些焦急。“今天我迟到了一点儿,大家久等了哈,我们这就开始。”叶小南话音落下后,对着镜子擦口红的刘露慢悠悠地将口红收起来放进她的包里,一旁吃着汉堡的胖子三下两下将手里的食物一并塞进嘴里,右边刚踢完足球回来戴着眼镜的男生小心地接过小南递过来的资料,公认的会跳迈克尔·杰克逊太空步的校园舞王将耳机摘下准备听从小南安排。大家似乎都很积极地配合叶小南的工作。只有严寒不耐烦地打量着这个看似很努力但在他眼里却效率极其低下的女孩。叶小南是院学生会企划部副部长,这是她上任以来独立导演的第一场大型晚会,初次接手这样的任务,小南既期待又紧张,在给所有人的分工表上,给严寒分配的任务是担任晚会道具组组长。严寒侧过去对冯斌小声说道:“嘿,不是让我管音响吗?怎么变道具了?”冯斌:“我也不知道啊,临时安排的吧。”严寒:“我靠,我又没管过道具,道具要怎么管?”冯斌:“哪个环节要用哪个道具你清楚就行了,喂,这个副部长怎么样?你问我道具怎么管,不如直接问她。”严寒:“你带我来的,你要负责。”冯斌用手指了指叶小南:“哈哈哈,让她对你负责。”叶小南好像看出了严寒的不情愿,但是叶小南并不认识严寒,筹备组的名单她也是汇总上来的,不过刚刚布置任务的时候已经对号入座了,现在也就算认识了。寝室点关门,此时没有办法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严寒的态度反而让小南觉得这个男生有些小气,所以干脆不和他计较,顺利举办新年晚会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很多干部虽然看出张富贵和刘小娟关系的不正常,但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话,否则,得罪刘小娟的公公,以后就永远了别想发展了。有的人心里虽然有着吃不到葡萄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眼睛是亮的,知道该说什么,就说这个问题是个人的私事,谁去注意,所以不知道。当然,刘小娟是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和张富贵在一起接触比别人多是肯定的,也许是有人借此来做文章。姜照光在和调查组谈话的时候,借上厕所的机会,给党政办主任赵大海打了电话,命令赵大海告诉被调查组找谈话的乡干部,如果瞎说,影响乡镇的形象,到时候会严肃查处,绝不手软。没有干部敢违背丨党丨委书记的意图。调查组找了很多乡镇干部谈话没有结果,就知道这样调查肯定是无果的,于是就找和张富贵一起到乡镇做驻村挂职的几个人来谈谈,整天在一起吃饭,住在一层楼上,了解的肯定比别人要多。刘大明是几个人级别最高的,第一个被找来调查谈话的人。刘大明的回答,让调查组很吃惊。刘大明说,关于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事,去年就听人说过,说在张富贵的宿舍两个人多次乱搞,被同来的很多挂职目睹,影响很不好,市里派人来调查,为对个人负责,我认为应该对当事人进行教育,有利于发展。调查组就问,你看到过吗?刘大明就说,我虽然没有目睹,有人看到过,并且不是一个人。如挂职的吴龙、秦书凯等人都亲眼看见过,如果他们不说,别人也不可能知道。有了刘大明的这些话,调查组又分别找金大洲和吴龙等人进行调查。金大洲听了调查组的问话,就知道肯定是刘大明所为,老家伙常玩的手段,看来是想把张富贵搞臭。于是,金大洲说:“肯定没有这回事,至于说几个挂职亲眼目睹,一句话,我是没有看到,也没有听人说。”到了吴龙,就是他举报的。吴龙于是就把那天晚上看到刘小娟进入张富贵宿舍,感到不正常,就去看看,听到不正常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到张富贵宿舍刘小娟和张富贵**的事,把当时场面进行了很详细的描绘,听的几个调查组的人下面都有了感觉。吴龙还说,那天晚上,张富贵和刘小娟**的事,不仅自己看到,秦书凯也看到了。如果调查组不信,可以去问秦书凯。秦书凯就成为张富贵和刘小娟**的关键人物。秦书凯那天正好和胡丽丽到了联系的村去开会,接到乡政府通知让他回来有急事,没有细问,赶紧往回赶,路上接了两个电话,不得不让他想了很多,所以很迟才回到乡政府,对于调查组的询问,显然是有备而来,他说的话,让调查组很意外。秦书凯说,自己和张富贵住的是隔壁的房间,他那儿发生什么事应最清楚,从没有发现张富贵有不正常的行为。至于说和刘小娟的事,一无所知,也从没有听人说过。调查组就提醒说,有人发现你在某天亲眼看到,是否有这回事?秦书凯就知道吴龙出卖了自己,想了想说,我没有看见,别人怎么能说我看见,难道我的眼睛长到别人的脑袋上面。所以说,这件事,没有看见,也不知道有这件事,至于说有人反映。我认为,是有人利用这种事来打击报复,谁都知道,做官的就怕出这种事,也怕别人举报这件事,因为谁都说不清楚。那天,秦书凯完全否定了吴龙的话。调查组就很难定性,因为只有一个人说看见,一个人说听说这件事,其余没有任何证据。调查组回到市区后,向领导做了详细汇报,最后认为举报证据不足,一个人证明不能说明这件事为真,此事就到此为止。组织部和市纪委的领导要的也就是这个结果,否则,得罪了张富贵的岳父,市委常委,那是得不偿失的。几天后,张富贵从市里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的办公室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说谢谢姜书记帮助自己洗刷这个举报,否则,肯定会背上不光彩的黑锅,对发展就很有影响,有机会一定请姜书记等人到市区好好聚聚。姜照光知道张富贵话里的意思,心里说要不是我帮你压着,你这次肯定完蛋了,操他妈一到乡镇家伙就管不住,把很多人想而不敢下手的女人压在身下,当然有人不服气举报。嘴上很大度的说:“到了码头镇,就是我码头镇的人,如果被人举报出事,对我的名声也没什么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后来,张富贵又到别的领导办公室走了一趟,最后回到宿舍走进秦书凯的房间,狠狠的拍了他的肩膀两下,感激的说:“小兄弟,够爷们!”张富贵有着岳父的背景,他知道调查组调查的所有情况,也知道乡镇和每个挂职说了什么,如果不是秦书凯刻意的瞒着,顺着刘大明的话,也许真的就出事了。“都是兄弟!”秦书凯回答说,知道为了得到张富贵这句“够爷们”的评价,他的代价是很大的,那就是胡丽丽工作的事,刘大明再也不会帮助了。自己在调查组来的时候说了什么,刘大明肯定会知道的,现在的官场很多时候要求保密,其实真的说了什么,不会被保密的。大到常委会、小到单位的党组会,没有一句话能够保密的。那天,秦书凯接到乡党政办主任赵大海的电话,让他尽快回来,领导找有事。于是,和胡丽丽打着招呼,就骑着车往回赶。半路上,接到刘大明的电话,刘大明说:“小秦啊,现在市纪委来人调查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事,本来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市里的人要我们实话实说,为了对党负责,对自己的职务负责,对整个挂职队伍负责,我说了实话,调查组肯定也会找你谈话,作为老领导想关照你几句!”秦书凯就说,老领导请指示,肯定遵照执行。刘大明就说,我也没有什么要嘱咐你的,就是希望你能把看到的事对调查组实事求是的说出来,不参与个人的任何感情。当然,这样做,也是人事干部说真话做实事的表现。至于上次和你一起联系胡丽丽工作的事,我也要和你说几句,肯定没有问题,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这个时侯,刘大明肯定要安慰秦书凯,胡丽丽工作的事一直没有实际进展,秦书凯也问过几次,最近也不问了,说明秦书凯心里已经没有积极性了,就不会顺着自己的。无所求,肯定无所欲。秦书凯知道刘大明和张富贵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挂职队长竞争失败造成的,现在有机会了,肯定想打击报复。就在秦书凯想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接到金大洲的电话,金大洲说的话,让秦书凯想了更多。金大洲说,秦书凯,刚才市纪委和组织部找我谈了关于有人举报张富贵的事,不用证明我就知道是刘大明或者刘大明指示谁做的,是这个家伙常用的招数,我和几个人身受其害。我知道,最近为了胡丽丽工作上的事,你和刘大明走的很近,但是刘大明做任何事目的很强。秦书凯就说,周科长,胡丽丽找工作是我求他的,很多事我会知道如何做的。金大洲就说,刘大明为了个人的利益,也许会答应,但是在这关键时候,作为男人要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你背叛张富贵,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以后官场就没有人敢用你。金大洲后来说,秦书凯,你怎么做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以张富贵的能力,肯定会给你更多,即使暂时不能。。  “医生说你的头颅收到外力撞击,CT显示为中度脑震荡,身体其他部位倒是没有损伤,具体其他反应要等你醒来再检查观测。”林文峰想着昨晚的她二人的龌龊事,此刻他不想理会周婷美,如果没有见到昨晚的丑事,林文峰肯定一五一十仔仔细细忍着疼痛向周婷美诉说如何撞车。林文峰不想让周婷美感觉出自己已经发现了她的丑事,只是对着起身弯腰扶着他手臂的周婷美张了张口并没有说什么,眼睛依然盯着周婷美的眼睛看。周婷美的眼神仿佛又在诉说:“不会撞傻了吧,难不成会失忆?”林文峰脑筋一转,暂时装失忆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不过为什么看上周婷美的眼神,自己意念中会出现对方的想法呢???“我去叫医生!”周婷美转身拉开病房的门就出去了。过了约莫十来分钟,一个身穿白大褂,带着眼镜,脖子上搭着听诊器的医生推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周婷美。医生看了看林文峰,顺手翻开了他的病历卡和检查单,边看边问:“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发生的车祸还有印象吗?”“我叫林文峰,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记得什么车祸。”林文峰轻声缓慢的回答,由于脑袋被绷带缠的有点紧,说话也不利索。不过他自己知道头部受到猛烈撞击,一般情况最起码是脑震荡,伴随着头疼头晕恶心,短暂性的失忆,而且现在的医学机器也辨别不出来。“那你能记得最近的事是哪些?”医生拿起他的CT影像,仔细的看着,然后扭头指着周婷美对林文峰问道:“这位是谁你认识吗?”林文峰盯着医生的眼神,自己眼睛深处隐约的跳疼了一下,医生的眼神给出了医生的想法:“CT显示,颅内未见明显出血,未见脑挫裂伤,急诊记录上只是头部左侧头皮有几道撕裂伤,应该是玻璃扎的,如果不记得他老婆了,肯定是脑干网状激活系统出现短暂性的功能障碍,有可能是短暂性失忆,也有可能是永久性失忆了,问题就有点严重了。”林文峰惊呆了,他的医学常识告诉他,自己肯定不懂什么是挫裂伤,什么是撕裂伤,更加不知道脑干网状激活系统是啥个系统,但有一点他确信刚才医生眼神传来的信息绝对是医生的想法。刚刚醒来的时候,周婷美的眼神传递过她的想法,只是自己没有根据,还以为自己是在瞎想,现在他明白了。只要对着他人的眼神,意念中就会感知对方此时的想法,他妈的,太牛逼了,以后谁人谁鬼还不是一目了然,出去谈业务创事业也是指日可待啊。林文峰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特异功能的强大,如果运用的好,事业钱财女人根本不在话下,这个功能他肯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地隐蔽起来,不会让第二人知道。现在的处境装失忆确实是最好的手段。“她是谁?好面熟。”林文峰假装不认识周婷美,眼神瞟了一下周婷美有对着医生说:“我记得昨晚酒喝多了回家路上摔倒了,怎么就到医院来了?”“昨天星期几?在哪喝的酒?和哪些人啊”“昨天周五,我和同事马良俊还有郭朝辉一道在钟山南路的大排档喝的酒。”林文峰想起四年前在原来的公司和同事一道喝酒,庆祝离职。后来晚上回家的时候摔倒的事情,这个事周婷美不知道,从这个时间节点后面的就是开始认识周婷美,再后来到了新公司。医生转过头问了一下周婷美“喝酒这事你知道吗?今天是星期四哎!”周婷美摇了摇头对医生说:“他说的二个同事好像是他原来公司里的同事,不过四年前他就已经离职了,早就不在那个公司上班了。”“除了头疼外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地方,比如恶心、头昏、眩晕、耳鸣等症状?”林文峰点了点头说:“头好疼,全身没劲,有一点点恶心,医生,我是不是脑震荡失忆了啊,会不会很严重?我怎么想不起来车祸前的事情了!”“可能是短暂的失忆症,身体其他部位没什么大碍,CT结果和脑电图都是比较正常的,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在医院观察观察稍微恢复后,再去做个核磁共振,如果确实是失忆到时候会建议做高压氧仓治疗。”医生指着周婷美对林文峰说:“这是你老婆,先休息好,再跟她聊聊以前的事情,慢慢唤醒丢失的记忆。”医生说完放下了病历,又随口对周婷美交待了几句注意事项后走了。林文峰头真的很痛,加上心里不想理会周婷美,他还得仔细琢磨他通过眼神读心的特异功能,所以只是对周婷美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慢慢合起双眼假寐起来,然而时间不长,是不是脑震荡的后遗症,林文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林文峰再次醒来时,病房已经开了灯,应该是晚上了,周婷美没有在旁边。他自小就是一个长相、智商和情商较普通的一个人,所以考上的大学也是比较普通,就在本市的河西大学机电工程专业,河西大学在江南省还是稍稍有点名气的,不过丢到全国范围内那是一点闪光都没有。大学时期林文峰没有进学生会,奖学金也跟他无缘,校花校草一茬一茬的更加和他没有关系,四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匆匆而过,整个大学期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段时光留给他的回忆不多。倒不是他不想有所表现,奈何经济条件和长相文采都不允许。工作后,想着得吃得上肉找得着合适的女人,所以在二家私企混了一年多经验,又跳槽去了一个很大的外资企业,就在进外资企业前的人才交流会上认识的周婷美。这个外资企业是前二年招商引资过来的,平时业务量不大,但福利比较好,五天八小时,基本没有加班,这样就给了林文峰大量的非工作时间,而他也绞尽脑汁把周婷美给娶到手。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可能林文峰的生活还会平淡无奇的过下去。倒不是他没有过梦想,他也曾做梦成为几千几万人的集团公司高管,或是成为机械方面无人能及的超级专家,又或是自己白手起家凭空打造了一个商业帝国,老婆一个红粉无数。他也知道这只是白日梦而已,凭自己的能力能维持好目前的状态,经营好自己的小家就不错了。但是就在此刻上天给了他一次转变的机会,有了“读心”这一变态的特异功能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还有什么完不成的白日梦?“想要事业取得成就,现在就职的振华机械设备公司还得去,一年多时间下来业务也比较熟悉,销售经理李大国可能成为公司负责销售的副总,也有意栽培自己成为销售二部的接班人。“所以这个平台不能失去,有了读心的功能,相信业务肯定会大放异彩,到时候成为公司的高管或是调到集团总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装失忆就矛盾了,不认识老婆却认识现在的同事,不记得和老婆之间的事情,却记得同事或业务之间的事情有点说不通。。白姐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说:“你说出你的观点,要是最后证明你错了,你就要跪在地上,给胡将军磕三个响头,承认错误。”我说:“要是我对了呢?”白姐说:“你对了,算你小子有一号,今后大家都认识你了。”虎子一听乐了,说:“我们稀罕你们认识我们,干脆这样好了,老陈错了,老陈磕头。要是老陈对了,你磕头。”“我磕头,知道我是谁吗?”虎子说:“我管你是谁,你要是没尿儿,就别出来拔横。你想巴结胡将军,就要付出点什么吧,想空手套白狼,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白姐看看胡将军,胡将军在那边点点头,一笑说:“行,要是我看错了,白皙小姐就给你们磕头。不过我不会看错的。”虎子看看我,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别怕,大不了磕头嘛,又不要钱。”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磕头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又不要钱又不要命的,我刚好试试我的《入地眼》灵不灵。我看着胡将军说:“那可不一定,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这次你真的看错了。”有人哼了一声说:“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哪里是不自量力,分明就是哗众取宠。”等这帮人说完了,我说:“胡将军,你先说吧。”我和虎子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无产阶级能失去的只有脚上的锁链。我们只是两个毛头小子,无名无分的,才不在乎荣辱得失。即便是这次输了,无非就是跪下给胡将军磕三个头而已。我和虎子都是从村里出来的庄稼人,受穷挨饿都经历过,甚至从来没喝过城里的自来水。也不知道要喝凉白开,不管冬夏,总是用水瓢从水缸里舀水就喝。为了几块红薯,我能把门口一堆粪送给别人。为了一口吃的,我能端着瓢站在别人家炕沿下说尽小话,只要能借给我一瓢白面,让我磕头也没问题。现在这点事,在别人看来是面子问题,是很严重的大事。但是在我看来,能吃饱穿暖才是最大的事情,面子一文不值,里子才最重要。我让胡小军先说,胡小军听了之后笑了,说:“我先说可以,我最担心的是,我说完了,你照猫画虎。”我说:“要是我和你说的一样,算我输。”有好事之徒又指着我说:“简直太狂了。”“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胡小军伸出手来,让大家不要说话了。随后他点点头,看着我不屑地一笑说:“好,我今天就和你较这个真儿了。我先说。”他这时候一指东方,娓娓道来:“这宅子的问题出在东面,这东面是一条小河,有青龙之势。但是一旦你出去看看,你就明白,这河水污浊,里面扔了大量的动物尸体,有小猪崽子,有狗崽子,还有猫。最关键的,这河滩里埋了很多死去的婴儿。凡是有孩子死了,都会来这里埋。所以,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青龙冲煞,正对着这宅子。两个办法解决,第一种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东边的大墙要加高,但是这大墙加高,势必离着房檐太近了,这就是以次为主了,不吉利。所以只能用第二种办法,那就是在院子里修一道影壁。挡煞。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立竿见影。”这番话一说出来,大家纷纷鼓掌。“好啊,太精彩了。”“佩服,简直就是精辟。”“我行走江湖数十年,也没能看穿这青龙煞。惭愧啊!”“是啊,我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那条河。”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尤其是那些女人,都对着胡小军露出了异样的眼神。那个叫白皙的女人,这时候到了我身前,说:“弟弟,你说说吧。”我点点头说:“我没出去看,也不知道东边有这么一条河。”白皙说:“这么说,你是认输了吗?”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身体和头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她又说:“弟弟,你要是认输,就乖乖跪下磕头。”我说:“我虽然没看那条河,但是这宅子和那条河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东边的院墙足够高了,青龙煞是水煞,不可能跨过那么高一道墙的,那墙有三米来高了吧,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院子的煞,是破军夹煞。”我看着四周说:“堂中最要象窝,穴后须防仰瓦。更看前官后鬼,便知结穴虚花。”白皙这时候死死地看着我说:“什么意思?”胡小军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穴?不可能,这阳宅之内怎么会有阴穴。平洋须得水,山谷要藏风,莫把水为定穴。”我说:“我能断言这宅子内有穴,而且我还知道,这穴里埋着的是一尸两命。两个孩子之所以哭,是感受到了里面的煞气。里面的婴儿成了血葫芦了。要想这宅子安宁,需要把这血葫芦拉出来,一把火烧了。”白皙顿时呵呵笑了,说:“开什么玩笑,能看出来有穴已经实属不易,你能看出穴里埋了个孕妇?还能看出来孕妇肚子里的婴儿成了血葫芦。我是闻所未闻。要是你真的看准了,我还真的要给你磕三个头了。”我信誓旦旦,把话说的很满。众人虽然有质疑,但是也都被我说傻了。一个个直目瞪眼看着我。有人说:“口说无凭,你能告诉我,穴在何处吗?”我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你看穴在何处呢?”胡小军这时候脸一阵红,一阵白。对我来说,这是再小的一件事,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他在这里折了面子,而且是被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给赢了,那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胡小军说:“没有穴,你不要故布疑阵了。我不会上你的当。”虎子这时候突然站了出来,说:“要是有呢?胡将军,我们打个赌吧。要是我们赢了,你把将军令交出来。”尸影这时候趴在了胡小军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随后她说:“要是你们输了呢?”“要是你们输了,我要你们说出一个秘密!”尸影随即连忙说道。我说:“什么秘密?”尸影说:“你们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我和虎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虎子随后拉着我到了一旁,小声说:“老陈,他们是想知道那块牌子的来历。明摆着,他们是想去盗墓。你想想,一块牌子就价值一万美刀,要是找到大墓,那里面的价值难以估量啊!”我嗯了一声说:“我知道。”虎子说:“老陈,你有把握赢吗?”我这时候趴在了虎子耳边说:“我没把握啊,那本书我就看了三天,这是我第一次试验。我也不知道灵不灵,但是我感觉八九不离十。对了,你要他将军令有啥用啊?”虎子说:“没啥用,我就是好奇,也许那东西能值几个钱啊!到时候他肯定不乐意给,会和我们讨价还价,我们可以敲他一笔。那可是祖传的令牌,他不敢输给我们的。”我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虎子是想讹一笔。不过这胡小军和尸影都不是傻子,提出来要我们说出秘密。现在我仔细想想,这大墓应该就在大龙沟上面了,顺着河道往上走,一定能找到的。,以前林默跟赫伯特买了一些欧洲科技介绍的书,便对那些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直让赫伯特帮忙买一些技术资料,可一直没买到,直到半年前给林默买到了几大箱电灯的技术资料,林默大喜之下就对他说道有多少要多少,可回去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小灯泡厂的资料,把林默给气了个半死,不过林默还是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些资料里还有一些电材的生产资料,总的来说并不亏,不过现在的林默可不会白白让这家伙再坑他,怎么说也要坑赫伯特一把。林默转念一想,不对啊,赫伯特说是大生意,不会他给自己找来了一大堆资料吧,林默知道可不是每次都会和上次一样运气好,那自己还不得亏死,连忙问道:“赫伯特,你不会搞了一堆上次那种资料吧?”看到林默盯着自己的眼神,赫伯特连忙解释道:“林,你听我解释,上次那资料是我通过在英国认识的一个贵公子买来的,他就是一个靠着他父亲的势力到处瞎混的,他听说我有多少要多少,便在欧洲和美国买了一大堆。”林默听着赫伯特越说声音越小,连忙打断赫伯特的话问道:“你就跟我说他到底买了多少?”“他昨天给我来电报说他在欧洲二条三万多吨和美国租了一条将近万多吨排水量的货轮来运货。”赫伯特小心的对林默说道。林默闻言吓了一大跳:“那总货物不得有万多吨了,他哪找来那么多技资术资料?”赫伯特连忙解释道:“没有那么多,只有二百多吨资料,其他的都是些破产企业留下来的机器,不过他希望咱们都买下来。”说着,赫伯特小心冀冀的看向了林默。一看赫伯特的眼神,林默就知道这其中肯定还另有隐情,便说道:“咱们去后面说,在这里说不太方便。”说完便带着杨海城三人跟着赫伯特向后院走去。走着走着,林默才注意到在赫伯特身边的中年洋人,高高的鼻粱,一头金发,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给人一种内敛深沉的感觉,林默认定这家伙肯定不是普通人。到了后院,几人依次坐下,赫伯特刚要解释,林默便率先问道:“赫伯特,不知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不给我引荐引荐。”赫伯特知道林默是不信任他的朋友,便连忙解释道:“这位是T.J.斯科特,是德裔美国人,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后来跟他父母移民美国了,前些年我们在上海相遇,不过现在上海做外贸生意的人很多,便来南京发展了,斯科特是非常值得信任的。”“林先生您好,我经常听到赫伯特提起你,能够认识您我非常高兴。”听到赫伯特介绍完了自己,斯科特立即跟林默打起了招呼,并向林默伸出了手。看到斯科特伸过来的手,林默也伸出手和斯科特握了一下,便向两人将杨海城三人介绍了一番,便让他们三人自己喝茶吃点心,便与赫伯特和斯科特交谈了起来。林默向赫伯特问道:“二百多吨资料那也很多了,就算是废纸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他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赫伯特听出了林默还没有拒绝购买这些东西的意思,便连忙解释道:“那个贵公子听说这边有人收这些,便联合了一群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低价收购一大批破产倒闭的小企业,打算把里面的技术资料打包给我卖了,赚上一笔。林,你有钱的话一定要帮我买下来,他们那个圈子虽然都是一群花花公子,但他们的父母都是各国的高官,不买的话我和你们林家可能会有麻烦。”林默听后沉思了一会儿,想到林家是做进口生意的,若真得罪了一伙这种人,还真说不谁会影响林家的生意,便对赫伯特说道:“如果价钱合适,我倒是可以买下来,不过你知不知道有哪些资料?买了咱们会不会有麻烦,以前你可是从来买不到资料的。不过那些机器又是怎么回事?”听着林默的一连串发问,赫伯特也是一肚子的苦水,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贵公子会这样不靠谱,也不知道林默吃不吃得下这么多的东西,不过还是连忙回答林默的疑问:“没有麻烦的,那些资料都是一些中小破产企业的,在我们那里根本不值钱,以前买不到是我找不到有这些东西的人,这几年我们那边到处都是破产企业,多的是,只要付钱,找对人,基本都能买到一些,不过普通人是不敢公开买卖的。有哪些资料那个贵子自己都不清楚,都是他交代手下去办的,前几天通电报,他说大都是一些造船厂,钢铁厂,水泥厂,机床厂,加工厂,冶炼厂,拖拉机厂之类的,反正各种各样的厂子都有,至于机器,是他们买了破产工厂后,想着你既然买资料,也一定会买机器,干脆把机器也装船运过来。”听了赫伯特的回答,林默也是头疼不己,心里对这群官二代也是无语至极,不过还是直接问道:“你就直说吧,他们要价多少钱。”听到林默的这个问题,赫伯特连忙回答道:“他们叫价万美元,不过我认为价格还可以降下来的,而且他们还在那些破产工厂里招了一批技工,那贵公子说只要你愿意全买下货船的货,他就把那些技工给送过来,不过薪酬要你自己支付。”听了赫伯特的话,自己打死他的心都有了,不过还是耐心的问道:“我就想知道那些东西的成本是多少,而且万美元的价格,己经相当我们林家的全部家产了,我不可能花这么多钱的,也没有这么多的钱。”林默并不会对赫伯特说这只是林家可以周转出来的资金,其他的商铺,古玩等固定资产并没有计算在内,当然了,这些钱也是林家能周转出来的全部资金了。赫伯特听到林家这么有钱,也是楞了一下,他还以为林默最多只能买下那些资料呢,便连忙回道:“那些破产企业不值钱,最多就一百万美元左右,他们买就更便宜了,花不了多少钱的。”听到赫伯特这么一说,林默也挺意外的,他还以为那些机器成本怎么说也要二三百万美元呢,转念一想,也对,那些贵公子也不是傻子,要是成本真那么高,光卖资料怎么回本,那些机器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个添头罢了,不过林默也不会因此就把价格压得太低,毕竟一群愿意出卖这些东西的人可不好找,说不定今后还可以从他们手上买到更多好东西,而且那些技工也是很珍贵的,若错过了今后想找可就不容易了。想到这里,林默对赫伯特说道:“我最多只能出到万美元,你帮我跟他谈价格,只要能把价格谈下来,我不会少你的佣金的,不过价格也不能太低,最低万美元吧,我和他们今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你看达不达得到?”听到林默的询问,赫伯特陷入了沉思,他平时并没有接触过这么大的生意,他并没有信心将价格谈下来。这时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斯科特对林默说道:“林先生给出的价格己经很高了,那些破产的工厂在西方并不值钱,对方明显是在欺负你们不懂行情乱报价罢了,林先生给的价格,我相信对方是无法拒绝的。”《夫人她是电竞大佬》《诸漫之旅》《岳两女共夫》《武神浩天》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星际国际开户》。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72994_346635.html
星际国际开户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