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钱二八杆 目录共2558章

首页

真钱二八杆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9673章 醒来后

真钱二八杆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x-stm.com

我却皱起了眉头,她的服务很专业,我心里却很难受。我感觉她像是一个足疗小姐一样,特别那暴露的穿着,像是故意用来吸引人一样。她难道在外面就这样的吗?一想到她穿着白大褂的时候,胸前黑色的罩/杯,若隐若现的在那个秦主任的面前,我就止不住的一阵愤怒。“老公要不我买个电瓶车吧。”老婆一边帮我按摩,一边和我商量着道。“为什么突然要买电瓶车?”我皱眉有些不解。“有时候公交车上很拥挤,我知道你关心我,不想我被别人占便宜,就像今天电梯里一样,那些人贴的那么近,其实我也挺讨厌的。”老婆解释道。“那些人贴着你,你很讨厌,那你为什么不反抗?”我蹙眉反问道。“可那么多人,我总不好和他们吵架。”老婆解释道。“人多怕什么?你是不想和他们吵架,还是根本不在乎那样的接触,认为无所谓。”我想到早晨老婆的无动于衷,就感觉不爽,想到一个电梯的龌龊男都能占我老婆的便宜,在医院还有那个秦主任,还有那两个电话号码的主人。她难道骨子里是非常随便的女人?不知道老婆是在家里的缘故,还是外面也是如此,她半蹲在那的时候,裙内都被我看光了,那一抹黑色性/感内/裤包裹住丰盈的臀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里或是公交车上,上下班的时候。老婆的身材又这么好,一想到她会被人,随便的去碰触她的屁股或是……。“老公你说话好冲人,我们和他们毕竟都是邻居,我不想闹的太难堪,所以我才没有吵架。”老婆轻哼了一声,挠了挠我的脚心,表示出对我言语的不满。“那你以后不要坐电梯了。”我皱了皱眉很生气,老婆的性格一直是这样,我过去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也不全是她的原因。我一想到她很可能被很多人摸过,我就压抑的难受。我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好像一些男邻居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特别我和老婆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打招呼过来。难道这些家伙,趁我不在的时候,曾经对老婆动手动脚,甚至更进一步,用过我的专属领地?望着老婆温顺柔弱的样子,我越发觉得,她肯定被别人占过便宜,只不过她没敢告诉我,我才一直不知道。我感觉我快给这件给逼疯了。想到老婆可能被很多人用过,我再没心情再泡脚,抽出脚来脱掉衣服直接去了卫生间冲澡,清凉的水有头而下,感觉凉爽了许多,等我快洗好的时候,突然卫生间的门推开了,老婆突然走了进来。我望着她只穿了一套黑色的单薄睡衣,轻手轻脚带走了进来,我之前让她一起洗澡,她总是扭捏不愿意,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走进来。我望着老婆一件件把自己脱的光光的,我竟然立即有了反应,她容貌精致,皮肤很白皙,足有一米七的身高,D罩杯的雪峰,一把难以把握,修长而浑圆的双腿,她脸上带着一抹酡红,羞答答的样子,长发披在肩膀上,俏楚楚的走进了淋浴下面。她轻喊了一声老公,就从后面抱住了我,用她的身体帮我轻轻的搓起了泡沫。她慢慢的从后面到了我的前面,我感觉她的眼神水蒙蒙的,说不出的娇羞欲滴。“老公别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会保护好自己,我不想你因为我而生气,你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老婆主动亲吻了我的嘴,有一些撒娇道。我有些情动,我心里却明白,老婆是在用她的身体来让我平息对她的不满。如果是其他事情,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但是她的一个个谎言和那些秘密,让我压的胸口闷的难受,特别今天短信上那句绿帽男。我的呼吸都有一些困难。我粗重的喘息了一下,没有理会老婆,而是毫不怜惜的一手摁着她的秀发,慢慢的往下面压。老婆明白了我的意思……。老婆的顺从和努力让我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我的心却是凉飕飕的。这样糟践的举动,让我脑海里萦绕着,她应该不止一次用嘴帮别人做过,如此的熟练,如此的谦恭,我脑海里冒出医院矮胖的秦主任,变态的短信男,还有那个神秘的高大鹏。我的心越发的凌乱,越发的愤怒。我有心不想再去折腾她,不过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手机上留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名字,却是被她备注成女性的名字加以掩饰,我感觉到深深的背叛,我一想到原本属于我的地方,被很多人使用过,我就止不住的想要惩罚老婆。从卫生间一直到了卧室床上,等我昏昏睡过去之后,第二天醒来我看到老婆还有一些疲惫的面孔,以及我身上盖的毛毯,我才慢慢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老婆看到我醒了,光滑的手臂挽着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胸口上撒娇道:“老公,你昨天好凶。”“你不是挺喜欢的吗?”我呵呵一笑,心底竟有些自豪。我一手伸进了被窝里,在她的臀上摩挲着,望着她眼神微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手上的力道就情不自禁的下手重了一些。老婆也只是揉了揉我的下巴,并没有抗拒我的举动,反而配合这我,慢慢的弓起了身子,丰满的臀部贴近在我的手上。我望着老婆的举动,突然感觉索然无味,收回了手。没想到昨天晚上连番两次,她一大早竟然还一副欲壑难填的发春模样。我拍了拍老婆的翘臀,突然问道,那个胎记除了我,还有谁知道?老婆愣了愣,扑哧一笑说道,说是我岳母知道。我又问她,除了父母以外呢?我的神色有些发紧,我很想知道这个答案,老婆没有发现我的表情很凝重。老婆就摇了摇头,等我再想问的时候,她一双手已经在我的腰身下摩挲,抚摸了起来,慢慢的钻进了被窝里,在我的身上亲吻了起来,我感觉到她慢慢的往身下滑去,她的身子很柔很软,在我粗糙的身上游动着,非常的舒服。老婆的一举一动很熟练,让我感觉她好似做了很多遍一样,而在之前我和她的姿势都很传统,我和她结婚的时候,那天喝醉了。老婆第二天洗了床单,告诉我她还是第一次,我当时很爱她,根本没有怀疑。因为第一次,我也更爱她了,因为她是纯洁,干净的。我皱眉回忆,只记得那天晚上我喝得很醉,已经忘记第一次是什么感觉,忍不住有一些后悔,如果当时没喝醉就好了。在老婆慢慢的亲到我腰身下的时候,我突然制止了她的进一步的举动。“怎么了,老公?”老婆有些不解道。“今天学校还有些事。”我嗯了一声,转身直接走下床,其实是我不想配合她,看着她主动并一脸享受的样子,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老婆不回答我的问题,更让我感觉莫名的烦躁,更加确认了她肯定出/轨了。老婆哦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跟着下了床,帮我去找衣服。老婆光着身子,完美的身材尽显无疑,饱满的雪峰微微颤抖,让人忍不住望过去,她前胸上和屁股上一道道的淤青指印,看来我昨天下手还挺重的,心里多少有一些歉意,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有良知,懂怜香惜玉的男人。。我说:“你好好翻翻。”“没有,都是破瓷片了。”虎子说,“指不定从多远的山上冲下来的,打了无数个滚儿,不可能有好的了。这家人也是,怎么不弄点金子放里面呢。”虎子在周围用脚来回踢,始终没有找到一件完整的东西。他显得有些失望,不过紧接着,他就把撬杠伸向了里面的棺盖。棺盖比椁盖要轻薄很多,棺钉也要短上三分。虎子几下就把棺盖也撬开了,我俩用双脚踩着椁板,一弯腰,直接就把棺盖给抬了起来。然后我俩喊着一二三,将棺盖扔了出去,噗地一声就砸在了河床上。我俩迫不及待地举着手电筒朝着棺材里照了过去。这一照之下,首先看到的是一头乌发下面一张惨白的脸。这张脸可是比雪花粉蒸出来的馒头还要白,身上穿着褐色长裙,长裙上有白色的梅花图案。她看起来雍容华贵,躺在这里非常的安详。她的头发挽了一个很高的发髻,一根金簪子在头发上闪闪发光。但是看到这情况,我和虎子都有些怕了。那女人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死人呀?分明就是一个在睡觉的人一样。虎子我俩连滚带爬出了这棺椁,出来之后,我俩一前一后跑出去有三十几米之后,虎子突然停下了。他喊了句:“老陈,别跑了。”我俩停下脚步之后,转过身,用手电筒照着那棺椁的位子。我骂骂咧咧给自己壮胆说:“怕个屁,死人有啥好怕的?这人死了,和一条狗死了没啥区别。”虎子说:“可是那女的看起来就像是活的,不会是僵尸吧。我可是听老辈人说过,遇上僵尸千万别对着它的鼻子喘气,一旦被它吸走了人气,就会跳起来咬人了。谁被僵尸咬了,就会也变成僵尸。不过即便是这僵尸活过来也不要慌,你不要跑直线,要拐着弯跑。僵尸跑得快,但是拐弯不灵活。尤其是遇上沟,人是可以跨过去的,但是僵尸不会,它不会过沟的。”我说:“这么说,我们先挖一条沟,要是这僵尸活了,我俩就跨沟跑。”虎子点点头,我俩接下来一步步小心翼翼走回去,在棺椁边上挖了一条一米宽的沟,深有一米。按照虎子说的,只要是这女尸活过来,我俩立即跨过这条沟,这僵尸追到这里,身体就会直接栽进去,我俩就地把它埋了。沟挖好了之后,我俩慢慢地爬到了棺椁旁边,举着手电筒照进去,那女尸还是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我俩爬到了椁板上,然后慢慢下去。虎子说:“我下去拿东西,老陈,你给我照着。”我说:“小心点。别对着这女尸出气。”虎子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开始用右手摸索,先是拔下来这女人头上的金簪,顿时这头发哗啦一下就散开了。这头发散开之后,被风一吹,突然都竖了起来,在头上飘着。这个变化令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我身体就像是过电一样,脑袋嗡地一声。虎子也是吓坏了,那头发飘起来的时候,刚好刷到他的脸。他吓得往后一闪,一屁股就坐在了棺材里面。这一下,不偏不倚,坐在了女尸的肚子上,这一坐,女尸竟然直接张开了嘴巴,从嘴里吐出来一个金光闪闪的长方形的金牌。手电筒的光,照在牌子上,闪闪发光。虎子这时候慢慢地探出去身体,然后把手伸出去,抓住了这块金牌子,慢慢往后拽,根本拽不动。于是他逐渐加力,这一用力,愣是把女尸给拉了起来。虎子说:“老陈,咬得紧。你下来拿斧子砸断它的牙。”拿斧子砸尸体的牙这种事我有点干不出来。我下去之后,把手电筒夹在胳肢窝里,然后伸出去双手,捏住了女尸的腮帮子,用力一捏,这牙关就打开了。虎子直接就把牌子给拿了出来。他把牌子在身上蹭了蹭,然后扔进了挎包里,他说:“是金子,老陈,我们发了。”我嗯了一声,松开了捏着尸体腮帮子的手。本来以为这女尸的头会倒在棺材里,但是我松开之后,这女尸并没有躺下,而是坐得直直的,而且眼睛这时候也睁开了。它眼睛里一片灰白,给我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怕注视它的眼睛。虎子还在继续摸索,而我这时候再也不想在里面呆一秒钟了,开始往外爬。我好像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当我爬上了棺材,抓住椁板往上爬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我本来以为是虎子呢,我说:“虎子,你拽我干啥!我上去给你打手电。”我回过头去,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虎子正打着手电筒在里面寻找宝贝呢。而我的脚脖子上,有一只惨白的手。我顺着那只手照了下去,这只手后面是小臂,此时小臂从衣服里露出来一截,在光照下颜色如同白纸一般。我再往后照,这条胳膊连着的就是那具女人的尸体,此时她披头散发,就坐在棺材里,抬着头用那灰蒙蒙的眼睛看着我。我顿时吓得大叫一声,一双胳膊用力抓住椁板往外爬。我这么一喊,虎子似乎反应了过来,我还没爬上来,这虎子先跳了出来。跳出来之后到了外面,抓住我的一只胳膊用力往外拉我。他半蹲在地上,用脚蹬着椁板,这么一用力,竟然把我和那里面的尸体都拉出来了。虎子大声说:“老陈,坚持住,我们这是遇上血葫芦了。”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血葫芦,我只是觉得我遇上鬼了。这时候我脑袋里除了害怕,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我一只手抓着外面的椁板,另外一只手拿着手电筒,手腕子被虎子抓着。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把我的身体拉出来。但是那血葫芦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虎子刚把我拉出一点来,这血葫芦突然一用力,直接就把我拽进了棺材里。我的身体直接就压在了这血葫芦上。手电筒落在了一旁,刚好就照在了血葫芦的脸上。这血葫芦这时候眼睛不再是灰白色了,而是变成了纯黑。她的头发散乱,它晃了晃头发,露出了那张惨白的脸来。而我这时候,不偏不倚,就压在她的身上。它也是用力过猛,平躺着重重地摔在了棺材里面。我转身就要跑,这血葫芦一把就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裤腰带,我用力过猛,这血葫芦竟然把我的裤子给拽下去了。这下麻烦了,这裤子要是全脱了也还算有利于逃脱,无非就是冷一些。偏偏这裤子褪到了脚脖子那里,我可就迈不开步子了,脚下一绊,直接就倒在了棺材里,我转过身的时候,这血葫芦已经扑上来,张开嘴就朝着我的脖子来了。我一双手猛地就推了出去,死死地抓住了它的脖子。她张着嘴,对准了我的脖子就要咬下来。我大喊:“虎子,救我。”我扭头看看上面,哪里还有虎子的影子啊!我这时候也顾不上骂虎子不够义气了,心里全是绝望。很明显,这血葫芦力气非常大,我坚持不了多久的。就这样僵持了有十几秒,我的胳膊发酸,眼看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下雨了。这雨这么下来之后,这血葫芦突然惨叫起来,然后身体竟然一软,就像是触电了一样趴在我身体上颤抖了起来。。  八月过半,天气还比较热,山城的男女老少吃过晚饭,大多数都会出来逛逛街、散散步,呈现着新时代人们幸福欢乐的景象。晚上八点三十许,福宁县城宁阳镇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晃动、热闹非凡。县教育局美女局长吴秀清笑眯眯地走出福宁县常委会会议室,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嘟”了好几声才接通:“姐,有事儿啊?”正在聚精会神地埋头读《资治通鉴》的赵倩被电话铃惊醒,便握着手机笑容满面地说。“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啦?你在干嘛呢?”吴秀清故作严肃的语气说。“当然能啦!局长姐姐,有啥指示啊?我在看书呢!”赵倩还是笑盈盈地说。吴秀清有点儿兴奋道:“勤奋读书是你的好习惯,我喜欢!倩儿,你上啦!”“姐,你说什么?我上什么啦?”赵倩不解地问。“倩儿,你当上教育局副局长啦!这下好啦!你开心吗?”吴秀清笑着问道。赵倩的手有点儿抖动,激动地笑嘻嘻地说:“当然高兴啦!谢谢局长大人的提携!”尽管赵倩官欲不是很强,但从一个学校中层干部一跃成为教育局的副局长,不激动那也是假的。“有什么好感谢的?是党需要你,人民需要你,工作需要你!”吴秀清半开玩笑地说:“对了,还有我更需要你!”吴秀清说自己需要赵倩倒是真的。自从认识赵倩之日起,就被赵倩的综合素质深深的吸引着,尤其是赵倩对教育的独特见解和热爱之情。从此她们在私底下便以姐妹相称,关系特别融洽,没有一点儿上下级的距离感。这位基层教育和党政工作领导经验丰富的教育局长吴秀清,感觉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赵倩这样的人才。吴秀清非常需要人才,渴望更多的优秀教师,尤其需要能干的管理干部。因为要在贫穷落后的山区县把教育工作抓好,为广大人民群众教育好儿女,为当地多培养几个大学生,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她苦思冥想,如饥似渴的寻找人才。吴秀清提拔赵倩的目的有二:一是想告诉人们,只要有能力,教育教学成绩好,都有提拔的机会,甚至都能提拔;二是赵倩综合素质高,教学能力强,情商智商都不错,德才兼备。福宁县的教育需要赵倩这样的管理人才,吴秀清自己需要这样的助手。赵倩笑嘻嘻地说:“姐,那都是因为你对我的厚爱,教育系统人才济济,不是你当局长,哪会轮到我提拔呀?”赵倩还有一个特别的优势,就是她的嘴巴很甜,很有亲情,与人相处恰到好处。不仅吴秀清喜欢她,就连县委分管教育的常委、宣传部长卓仕清也很喜欢。吴秀清笑了笑说:“你的确是个人才!教育系统需要你这样的优秀干部!”赵倩十分谦虚地说:“姐,我哪里是人才啊,你才是人才呢!是你偏爱我呀!”“你不是人才,我怎么会推荐你呢?常委会怎么会同意提拔你呢?”吴秀清满脸笑意地反问道。“常委会上领导都怎么说我的呀?姐,我想听听!”赵倩好奇地探寻道。吴秀清一本正经地说:“今晚常委会上,的确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说你太年轻,资历太浅,无法驾驭人才云集的教师队伍;有人说你只是个连副股级都没有的学校教研室主任,直接提拔为副局长不太符合常理。”“啊!那怎么还会上呢?”赵倩疑惑不解地问道。吴秀清不紧不慢地说:“有些领导提出质疑,是因为不了解你,他们对事不对人,完全正常啊!”“嗯嗯!”赵倩点头笑道:“后来怎么又表决通过了呢?”吴秀清嘴角微微一翘说:“傻妞,当然是更多的领导认同教育局党组的推荐意见呀!比如分管教育的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卓仕清,还有县委二把手赵书佳县长,特别是政法委书记周祖康,对你劝退一帮原代课教师的上丨访丨队伍十分满意,认为你为县委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肯定你解决问题的能力强啊!”“那是你推荐报告写得好!不然,常委们怎么知道我一个一线教师啊?”赵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狭小的房间里边走动边笑道。吴秀清把手机换到左边耳旁满脸笑意地说:“卓仕清你也熟悉啊,她老婆是你的闺蜜,你不是叫他姐夫吗?你和他们家的关系不一般吧?他对你很了解,知道你是个特别有才气的女子。作为县委领导,他也是爱才的啊!当然会为你说好话啦!”“姐,你怎么知道卓仕清的老婆是我的闺蜜呀?卓常委的爱人李秀芝是我们一帮女教师的大姐,她要我做她妹妹,我们就这样成了好姐妹啦!”赵倩毫不掩饰道。吴秀清微微点了点头说:“哈哈,我当然知道啦!不过你的确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女人,长得又非常漂亮,性格又好,男男女女都喜欢和你相处!”“姐,你才漂亮呢?你当女孩子的时候是不是追求者排成队啊?呵呵!”赵倩开玩笑道。俩女人刚认识的时候,赵倩并不敢和吴秀清如此随便,不敢直呼“你”字,更不敢开玩笑。是吴秀清自己要和赵倩“称姐道妹”的,没外人的时候不要局长来局长去的叫着。吴秀清收回笑脸,略带严肃地说:“你就别开玩笑了!没有结婚的时候,我是一个老土的姑娘,哪有现在的你那么光鲜亮丽啊?倩儿,你的确非常漂亮,你的眼睛特别迷人。但是,容颜易老,性色易蜕。女人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谋求生存的。”“局长大人,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小女子记住啦!我一定会好好修炼自己,将来就像你一样气质可人。”赵倩笑着恭维道。吴秀清又把手机拿回右耳,边迈开脚步走着,边笑道:“倩儿,你别开玩笑了,姐是在跟你说正经的。”“谢谢姐的提醒和教导,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赵倩道。“你提副局长不是因为你漂亮,而是你有才华。赵书佳县长对你的文采就充分肯定。”吴秀清满意地笑着说。赵倩一脸疑惑道:“姐,赵县长怎么知道我的文笔啊?我的笔头有那么好吗?”“赵县长说看过你写的调研报告,说你文采好啊!我也有同感,你的确读了不少书!阅读可以帮助一个人构建完整的精神世界,呈现其受教水平。”吴秀清眼神中露出赞许之色说。赵倩满脸喜容道:“我太开心了!能得到赵县长的表扬!谢谢姐给我表现的机会!”吴秀清故作严肃地说:“倩儿,你不要高兴太早了,还有更重的任务交给你呢!”“姐,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我做啊?你尽管下指示啦!党员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只要我做得来,你尽管把任务交给我!”赵倩语气坚定地说道。吴秀清一本正经地说:“倩儿,你还要兼任边洋中心小学的校长。你是知道的,这所学校的工作是很难做的,前几任校长都没把工作做好,甚至可以说都是以失败告终。你有信心做好吗?”“姐,你曾经和我说过啊!我知道边洋中心小学学生数多,教师敬业精神不够,学校管理混乱,教育教学质量低下,而且告状信多,人心不稳。当地群众不重视教育,地方派系林立,社会关系复杂,总之不好做!”赵倩清晰地分析道。。“放开我!有种单挑!”李信双眼通红道。“呵呵!还单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哪怕在这里,我想弄死你,也是轻而易举!”陈卓靠近李信小声说道。“有种就弄死我!要不然等着我弄死你!”李信眼神冰冷的看着陈卓说道。陈卓眼神微变,他想要动手,但林璃几女都还在,所以不好意思。“把他的包拿下来!看里面有什么东西!”陈卓命令旁边的人说道。李信一听,开始挣扎起来,但还是被旁边的人把书包拿了下来。林璃四女都很意外,李信应该是没有这个包的,而且他这身衣服好像也换了。那人拿下李信的包,然后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五六包零食掉在地上,还有一套湿的衣服和一套干的衣服。“好啊!你居然私藏食物!”陈卓冷笑起来,然后直接安排了一个罪名。“那是我找到的!”李信挣脱开压制,站了起来反驳道。“我们现在在这里不能得救,应该共同团结起来,而你,不仅私藏食物,以前还做过一些违法犯忌的事,所以为了在场女生的安全,我决定把你踢出去!”陈卓直接一通罪名安了上去,然后不让李信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同意!”张钰琪率先第个同意,她早就看李信不爽了。紧跟其后还有一些女生同意,男生也在陈卓小弟带领下纷纷同意。“我不同意!你们为什么要欺负李信!他明明是个好人,你们实在太过分了!”赵雨凝实在忍不住站了出来说道。“你也想和他一起离开吗?”陈卓虽然也有些贪婪赵雨凝,但有欧阳静雪在,所以他根本成功不了,所以对赵雨凝并不是特别好的态度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欧阳静雪站了出来冰冷的说道。“我说的不对吗?她一个人要反对我们所有人,难不成我们要听她一个人的话?”陈卓直接带动群众,让欧阳静雪无话可说。欧阳静雪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她不可能让赵雨凝因为李信被别人孤立,所以拉开赵雨凝说道:“她说的话不用听!”“为什么!李信明明就是好人!”赵雨凝很不理解的说道。“够了!就因为半条鱼!你就这么相信他,如果别人给你一条鱼,那你就不得跟人家走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他是什么人,别人看不清楚吗?你非得要为他和这么多人唱反调吗?”欧阳静雪冷冷的说道。赵雨凝显然被欧阳静雪的态度吓到了,但她依旧倔强的说道:“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说李信,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好人,或许是因为那半条鱼,或许也不是,但现在我就相信他,不就是一起离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雨!你……”欧阳静雪显然因为刚才的语气有些后悔,所以看着赵雨凝欲言又止。“呵呵!你……”陈卓冷笑两声,正想开口说话,但却被欧阳静雪打断。“你给我闭上嘴巴!”欧阳静雪眼神冰冷无比道。陈卓被欧阳静雪吓到了,一时间居然真的没有开口,但反应过来之后的他立马又恼羞成怒起来,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阴霾之色,看着欧阳静雪突然有了些想法。换在以前,陈卓肯定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今时不同往日,在这里,只要自己掌握了话语权,到时候总有办法让欧阳静雪服软。“小雨!我知道我说的有些过分,而且你说的也是有些道理,所以我觉得还是让李信留下来吧!”欧阳静雪安慰了一番赵雨凝,然后对着陈卓说道。陈卓思考片刻,觉得倒是可以留下李信,在他看来,李信特别容易拿捏,想要对付他,随时都可以,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让李信留下,他也没有损失什么,还能更好的折磨李信,而且不仅可以买一个人情给欧阳静雪,也可以让赵雨凝对自己的好感大幅度提升,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买卖。“既然欧阳校花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但我们要时刻监视他,不能让他有作恶的机会,而且李信还要出力,为我们去寻找更多的食物,以此来赎罪!”陈卓十分恶毒的说道。这哪里是让李信留下,而是想控制而且还榨压李信,完全比一些无良地主还恶心。“哼!不用了!”李信冷哼一声道,他才不会留,更不会答应陈卓的要求。“你要知道离开了我们!你还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吗?”张钰琪在一边冷冷地说道。“没有我找到的食物,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理直气壮说话?”李信嘲讽的说道。“你……”张钰琪突然有些底气不足起来。因为李信说的确实没错,自己是吃了李信的食物,但李信也太令她讨厌,而且张钰琪本身也看不起李信,所以才会一直和李信过不去。“小雨!你看!我们也让他留下了,可是他自己要走,所以你也不用再为他说什么话了!”欧阳静雪见赵雨凝似乎还想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说道,直接打断赵雨凝的念想。李信也很感谢赵雨凝,但他也知道没必要因为自己而被其他人疏远,所以直接走到旁边,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然后衣服放到里面,时候正准备捡起一包零食,但却被别人拦住。“怎么?这可是我的东西,你们还想硬抢不成?”李信冷笑两声说道。“呵呵!只不过是几包零食,放手,让他带走!”陈卓冷笑几声说道,在他看来,既然李信这种人都能找到食物,他们这么多人还怕活不下去吗?陈卓在学校就比较得人心,哪怕在这荒岛上,他依旧表现得比别人优秀,所以他的话,大多数人都还是会听的。李信把零食抽了出来,然后一包一包的放进去书包,随后背了起来,撇了一眼陈卓等人,然后离开。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张钰琪见到李信落寂的背影,心中不由想到。张钰琪赶紧摇了摇头,嘴角露出几分自嘲,她怎么能关心李信呢?林璃的眼神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赵雨凝倒是显得有些生气,鼓起嘴来不理会欧阳静雪。欧阳静雪眼中微微失神,但随后又坚定下来,她欧阳静雪做事,没有后悔之言。陈卓看着李信的背影冷笑两声,在他看来,李信到时候吃完那几包零食,就会灰溜溜的跑回来求自己,所以对于李信,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先把树上的椰子摘下来!我们要把一切的资源收集起来,然后再进行分配!”陈卓立马开始下命令,他已经想好了,要一步一步来,慢慢成为这些人当中的领袖,到时候自己就能伸手来对附林璃她们。李信离开陈卓他们,来到藏东西的地方,见红酒那些东西还完好无损的放着,于是准备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而且最好离陈卓他们远一点。李信把书包放了下来,然后坐在旁边,摸了一下口袋的烟,抽了一根出来,然后点上。“咳~咳!”李信吸了一口烟,忍不住咳嗽两声。他虽然抽过几次,但还是有些不适应,他完全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那拉提山如一块绿色的翡翠横卧在巩乃斯河畔。山势高大雄浑,威而不猛,秀而不媚。位于那拉提山东侧的大东沟是公园的主景区,沟深近公里左右,这里山清水秀,草甸林灌相间,错落有致。临河之处是旅游者落帐之胜地。山涧峡谷幽深,两岸峭壁陡立,怪石嶙峋,天造石门高耸入云,洞壑神秘莫测,瀑布飞流,水落深潭,溪流淙淙,充满大自然的神韵,是难得的探幽寻胜之佳境。”张凡快起来,快看草原到了“。肃省来的李辉第一次见如此大如此漂亮的草原有点激动,正在系统学习的张凡被李辉打断了。虽然草原漂亮可张凡没啥心情观赏,昨天一顿酒下来还没缓过劲来,进入系统学习的时候体会不出来,结果一出来不行,又累又饿,张凡感觉现在给他一头牛,他都能吃的下去,给他一张床他能睡到昏天暗地。现在不是学生了,不能随便任性。张凡咬着牙跟随着大部队,巴图很会做宣传,他来之前已经让办公室主任做好了一个大红色的条幅”夸克县医院大学生下乡活动“。午前,巴图让新来的大学生们拿着条幅拍照,这要用来做宣传,当然了这种宣传是让领导看的。没系统前张凡肯定会和院长几个主任拉拉关系,套套近乎啥的,现在有了来历不明的系统,巴结领导的心思了也熄了,全都放在系统了。终于熬到了吃午饭,草原的蒙人的帐篷里放着长条形的矮桌子,大家盘腿席地而坐,当然了帐篷里铺的是地毯。草原蒙菜是主打个原生态、新鲜、豪爽。烤全羊了两只,夸克县特有的熏马肠、大盘鸡、黄焖牛肉,菜一盘盘的朝端,张凡口水都下来。可当穿着民族服饰的服务员端着银碗开始挨个敬酒的时候,张凡再一次的懵逼了,这要饿死的节奏啊。昨天体会的白酒的刚烈以后,打击的他有一股对酒而死的心,真的喝不了。面对领导的劝酒张凡不好推脱,可几个民族小姑娘那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终劝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不是被张凡说动的,是被烦的。张凡那个嘴碎,叨叨叨、叨叨叨唐僧一般说个不停,豪爽的姑娘一生气咕噜一下吧给喝下去了,然后带着鄙视的眼光走向下一位。当然了鄙视的眼光是没办法影响张凡的食欲,不停的吃啊吃。草原民族,随便拉出来一个能歌善舞。蒙人的小姑娘不仅唱着歌,唱高兴了还拉着客人们跳舞。别人听歌的时候张凡在吃,跳舞的时候张凡还在吃。那些蒙人小姑娘看着张凡饭桶般的样子更加的鄙视了,没人请他跳舞,正好张凡也乐得自在。年轻能吃是正常的,可张凡已经吃了一个羊腿,一个羊尾巴。还是了不少的鸡肉、牛肉,反正每个菜都吃的很多。系统加身的时候已经强化了张凡的身体,强化的也不逆天。身体消耗增大摄入相应的变大,消化也加速,如果你不消耗,也对应的摄入变少。这也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太累,未来的科学家对应的一种程序保护。当张凡吃饱放下筷子的时候。场第三轮的银碗敬酒已经开始。不过居马别克已经醉了,他对象都拉不住他了,非要和人家蒙人小姑娘喝个交杯酒,估计酒醒以后他对象会好好的收拾他的。张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表演的时候,发现院长巴图也在观察着大家。张凡想了一想,端起茶杯走了过去,没牛逼之前一定要尊敬眼前牛逼的人物,这是张凡几年小贩生涯下来总结的。走到院长身边,张凡盘腿坐下,边疆省有个规矩是站着喝的酒不算数,所以一般喝酒敬酒都是坐着的,挺人性化的规矩。”院长,我以茶代酒给您道个歉,昨天您给我们接风,结果我丢人。“假不假的不管了,但是态度得有一个,”哈哈,张凡啊,男人喝醉不丢人,不能喝才丢人啊,以后要加强锻炼,来的几个大学生你是,更应该起带头作用,你说是不是呢,今天先放过你,我也拿茶和你碰一杯。我看好你啊“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和张凡碰了一杯茶。对应的张凡也诚恐诚惶的表示以后一定在院长的带领下迈向未来!给院长敬酒的人很多,张凡说了几句和对方喝了几口茶后,赶紧的让位置给后面等着敬酒的人,巴图说的话像风一样吹了过去,一点都没进入张凡的心,是一句不走心。周末两天,第一天喝的横七竖八,第二天都没啥精神去玩,去草原温泉泡了半天的温泉,打道回府。周一,张凡他们大学生各科主任再一次的来到院长办公室。今天要分科了,小医院的分科是院长一句话的事情,巴图结合学生们的意向综合大家的体质,两天来的表现做出了决定,像李辉的女友王莎想去妇产科,可她豆芽般的身材绝对吃不消,所以巴图把王莎分到了儿科。如居马别克,哈人,和当地少数民族容易沟通,而且性格较开朗,所以去急诊科。李辉去了内科,张凡被分到了外二科。外二科是骨科和脑外。主任努尔五十三岁,骨科副高,他带着张凡回到科室。开晨会的时候把张凡介绍给了大家,副主任石磊脑外的主治四十来岁,吐逊脑外的副高石磊岁数大点,陈启发骨科的住院医师,四十来岁还没执业证,护士长古丽,四十多岁,挺漂亮,不过有点发福了,维人妇女婚后如果不发福,哪表示着老公没本事,生活不好,所以一般维人妇女婚后都会发福。虽然这两天医院带着张凡他们出去玩,张凡也没落下系统的学习,这几天吃的好,精力足,外科基础已经学完,创伤骨科已经刷了一半。张凡也有自己的考虑,县级医院骨科,最多的还是创伤,关节置换之类的应该不多,算有也不会让张凡手的,所以张凡先刷创伤骨科。虽然在系统学习了,可人家系统是有要求的,每个对应的科目必须在实际生活有一定数量的应用才能进入更高一级。目前能看到的数量不少,如一个外伤缝合要达到三百例才回进入肌腱缝合,让后才是神经血管缝合。人家也是寻循序渐进的。熟悉了一周后,按捺不住的张凡开始频繁的跑急诊科,一周过去了,张凡他们科室还没做过一台手术,病号也是小鸟一两只,不是泡病号的是打架住院赖床要赔偿的,正经的病号一个都没。没手术没实际应用,进入不了更高级别的联系,天知道着系统会不会哪天忽然消失了,为了以后幸福的生活,张凡是抓紧一切机会的去实际操作,都有点不要脸了。他不仅去急诊科,还跑去人家外一科普外科去混手术,外一科胆囊、阑尾较多,要不是县医院的妇产科没男医生,他都有心去妇科给刨妇产去缝肚子。外二科主任努尔是哈人,因为快退休了,每天早晨开个晨会去喝酒不管事,天天摇摇晃晃的,副主任石磊脑外的,又不好说骨科的人,再说张凡也不是逃班。而陈启发看着张凡蹿下跳的只能自己嘀咕嘀咕,谁让他没执业证呢。这样,科里只要没事,他去其他科找活干,还抢着干。《救赎成长》《长瑾繁花》《岳两女共夫》《顾夫人又生气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真钱二八杆》。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x-stm.com/wapbook/12453_251954.html
真钱二八杆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